郭文貴:明鏡的使命剛剛開始


陳小平 郭文貴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6月16日《法治與社會》直播節目裡,明鏡新聞執行編輯陳小平和郭文貴探討更多中南海政局的內幕。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權力者的禿鷲

所以你看看,他爆出Tony Blair這是我好朋友,又怎麼樣?中東的幾個國家的王子,那都是我們家族、家庭的私人關係,再加上投資。中國領導人去了,(人家說)這是我兄弟,先說這是我兄弟,然後是我合夥人。你們說的都不是真的,我看到的跟你們說的不一樣,我為他願意做一切,專門飛到北京去啊。

還有跟我投資人都是上萬億美元的現金,都是國家的現金,你跟那些老闆,多大老闆能跟國家比呀?為啥現在基本上是盜國賊呀,咋不說盜錢賊呀,他盜了國才生的權力了嘛。所以說這事實已經證明,哪些人不攻自破的謠言,妖魔化郭文貴的可憐可悲之處。

胡舒立女士的下場會極慘極慘,她是一個權力者的禿鷲。同時他也是個謠言,黑八哥,黑的八哥,天天說謊話,天天說假話的,她一定死在黑夜之中,也死在自己的這個謊言之中,一定是這個結局。說老實話我不願意攻擊她個人,我現在一看她樣子我就做噩夢,你知道嗎?

陳小平:不,不……

郭文貴:我一回憶她那個視頻,我看了以後啊,很多視頻我現在都做惡夢。說老實話,有個侮辱我的三邪視頻,這本來我不早洩,我看她東西真可能早洩,真可能有毛病。說實在話,現在好了,我太太來了,證明不是,還沒受到那麼嚴重的傷害。

陳小平:郭先生,詼諧。

郭文貴:所以說現在我太太那天我問她,我太太說我還真沒看那個視頻。我說人家說我怎麼樣怎麼樣,她在那兒笑,我說哪天咱倆是不是語音一下子,證明證明。所以說,胡舒立這個人幫了我,博訊韋石也幫了我。我發現李友也幫了我,為什麼?我一直在問一個問題。昨天我告訴我太太,我說如果沒這些敵人和沒這些災難,我會決心去追求我內心想追求的理想嗎?就這三年的事兒嗎?我說因為我貪婪享受,貪婪更多的財富,和懼怕更多的風險,我可能真的就不追求了。

是上天讓這些盜國賊們,然後胡舒立們,韋石們,所有的這些人,把我推向了海外三年,讓我思考,讓我準備,讓我走向這條路。我說這就是上天給我的使命,所以我告訴我太太,你必須做好準備,這個過山車,你繫緊保險帶,咱就要往前衝下去。因為上天給了我使命,我深信,得道寡助,這個詞兒是真實的。我相信我是有上天的使命的。

還有,我認為我郭文貴今天做的事情裡邊有一句話很重要,就是真真正正的,就是物無美惡,過則為災。我的財富不能再多了,我擁有的不能再多,再多就到災了。現在我缺的就是現在我今天要追求的,責任、擔當、還有理想、還有實現、還有利他。你滿意嗎?小平先生。

陳小平:高大上,真好

郭文貴:我這是真的啊,不是,你跟何頻先生老講高大上,不往外掏錢啊。

何頻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