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蔡奇與和商界大佬們對話,了解官方治理北京思路

 

《中國密報》特約記者 周斌
 
 陳希的老部下沾光
 
  陳吉寧所學的專業與履歷都是跟環境科學密切相關的。當年,他剛上任環保部長,柴靜的《穹頂之下》的環保熱聞在同一時間發生。陳吉寧的回覆非常積極,甚至多次聯繫柴靜本人。蔡奇給他所作的就任説明時,也強調陳吉寧的“環保身份”,如“堅持以改善環境質量為核心,以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為重點,大力推進環保督查問責,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等。顯然,中共在未來希望陳吉寧把北京發展的核心轉移到“生態人文環境”領域,北京的發展方向就是宜居的大城市,以“人本”為中心的城市建設理念。
 
  陳吉寧曾任習近平母校清華大學校長,是習近平當年的同宿舍同窗、現中組部常務副部長的陳希的老部下,也是必須指出的一個點。
 
  剛履新的蔡奇和陳吉寧再添新職——兩人分別兼任中共北京冬奧組委黨組書記、副書記。
 
  北京市政府主辦的首都之窗網站顯示了蔡奇和陳吉寧的上述新職務。
 
  2015年7月,北京獲得2022年第24屆冬奧會舉辦權。
 
  十八大前,原北京市委書記劉淇提前辭職,郭金龍由市委副書記昇任市委書記,當時有分析指出,這是令計劃和團派的人事大佈局,也為團派提前爭得一席政治局委員。
 
  不過,郭金龍在京城官場的負面傳聞並不多,他的人際關係也還可以,與其他派系相處還算融洽,再加上為人圓融,在北京政壇還有立足之地。但在令計劃後,京城官員對郭金龍能否躲過一劫都持懷疑態度。
 
  2017年5月,郭金龍卸任北京市委書記,出任中央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副主任,雖然屬於賦閑,但至少說明他並未受到令計劃的牽連。
 
  迴首郭金龍的仕途,在西藏工作了11年是其最耀眼的資歷。從縣到市,由市入省,省區互換,終抵首都,這是郭金龍的政治軌跡。1990年,郭金龍是四川省樂山市委書記,1993年就昇任四川省委副書記。僅僅8個月後,他就調任西藏自治區黨委副書記,輔佐曾給胡錦濤當助手、接替胡錦濤的書記陳奎元,開始了在雪域高原工作的11年。
 
  1994年11月,郭金龍昇為區黨委常務副書記,在這個崗位上,六個春秋沒挪窩。2000年10月,熬成了西藏一把手,昇任自治區黨委書記。任期內,郭金龍即提出要保持政策穩定性和連續性,緊緊抓住發展經濟和穩定局勢兩件大事。主政西藏期間,媒體對郭金龍的評價是,“為西藏的穩定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2004年12月郭金龍調任安徽省委書記,在安徽省三年理政期間,適逢中央提出“中部崛起”戰略機遇,郭提出了“工業強省”的戰略,在區域合作中主倡“無縫對接長三角”和“東向發展”思路。
 
  中共十七大召開後,時任北京市委書記王岐山於2007年11月調任國務院副總理,被稱為胡錦濤愛將的郭金龍立即從安徽調到北京,任中共北京市委副書記、北京市副市長、代市長。兩個月後,正式出任北京市長,北京奧運會組委會執行主席。“奧運市長”之名由此得出。
 
  在北京政治觀察人士看來,1947年出生的郭金龍已經“到點”下班。“在團派勢力自十八大後已變成“弱勢”群體後,無論是郭金龍堅持到任期結束退休,還是轉任閒差,都是不出乎意料。”北京政治觀察人士說。
 
  不過有知情者對《中國密報》指出,郭金龍也有問題,只是查不查他而已,如果讓他光榮退休,也算是放了他一條生路。
W020091019312739364879
  郭金龍
 
  蔡奇談政商關係
 
  2017年5月25日,作為北京市長的最後幾天,蔡奇與中關村企業家顧問委員會代表:柳傳志、張穎、程維等人的座談會的速記稿在網絡上流傳。人們從他和商界大佬們的對話中,可以看到他對政商關係的一些理解。
 
  兩天後的5月27日,北京宣佈,郭金龍調任中央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副主任,不再兼任北京市委書記職務;原北京市委副書記、市長蔡奇任北京市委書記。
 
  法廣指出,這意味著長期在福建、浙江任職,被認為是之江新軍骨幹的蔡奇在數年內連獲擢昇,即將成為政治局委員,並有望在不久的將來再上層樓。
 
  蔡奇在擔任浙江省委組織部長期間,曾在騰訊微博開設個人賬號,與普通網友互動頻繁,後來調任北京,出任國安委辦公室主任後,不但微博不再更新,因為職務保密因素,甚至其公開活動報道都頗為罕見,其頭銜也很少有公開報道。
 
  2016年11月,蔡奇出任北京代市長並很快轉正。作為北京市長,蔡奇也頗為低調,少有個人化的表達。因此,此次與企業家座談,是難得的瞭解官方治理北京思路的材料。
 
  根據聯想柳傳志的介紹,目前,北京中關村,雲集著風險投資、PE、天使投資,天使投資人有1萬名以上,中關村100大企業家俱樂部,無一例外,上市或沒上市的,都得到了私募股權基金的支持,沒有這個錢,是做不到現在的狀態。這些錢是民間資本,但中關村的引導基金起到了關鍵作用。
 
  柳傳志介紹,“北京的創業企業有做的非常出色的,凡是露出苗頭的,肯定會得到天使投資的支持,天使投資的錢百分之七八十會是被清算的,但衹要有一個出來,就非常了不起。”
 
  柳傳志呼吁政府更多參與和重視,對此,蔡奇的回應比較市場化。“科技和資本不可分,科技成果怎麼轉化,想創業的人才有好的點子,資本是最為關鍵的。資本還是靠有戰略眼光的投資家,發現、挖掘金礦。政府要進一步用好這一塊,更好地發揮作用——但是說到底政府的眼光不如市場、不如資本,資本的判斷是最準確的。”
 
  滴滴出行的創始人程維的是與會者中最年輕的,經過和交通部以及各地地方政府的數年衝突和博弈後,滴滴在短短幾年內成為估值5百億美金的巨型公司;另一方面,以北京和上海為代表的網約車新政,使滴滴業務合法化的同時,也給其許多的約束和限制。
 
  程維介紹了滴滴在智能出行方面的佈局,希望以此遊說蔡奇放鬆對滴滴的“京人京牌——即允許北京戶籍的司機和北京牌照的轎車提供網約車服務”限制。
 
  蔡奇回應說,“作為城市管理者,不就是一個房子、一個車子,還有一個票子嗎?城市交通解決方案。我們出臺網約車新政,京人京車,是沒辦法的辦法。按我本意,我認為非京籍、京車都是可以作為選項的。但是我們的車太多了,超過650萬輛,不是現在570萬輛的概念,因為有大量的外地車,包括五環以內和遠郊區。現在進入怪圈,城市越大,車越多,要出行,非得買一輛車。潮汐現象在職住分離的地方很明顯。”
 
  蔡奇認為,機動車不是解決交通的唯一方案。如果以後我們通過衛星城、衛星鎮、特色小鎮解決了職住平衡,“我更看好共享單車。有了共享單車,摩的少了,單車多了。共享單車解決了最後一公里,還可以鍛煉、健身。什麼時候我們再回到自行車時代,我們的交通問題解就決了。”
 
t09H fxyyfqs4795720
  蔡奇
 
《蔡奇,十九大前最重要人事任命?》連載2,《中國密報》第59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