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是中共權力再分配的轉折點

 

【《外參》編者按:2017年9月5日在《中共十九大》第8期節目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維多利亞大學政治、歷史教授吳國光一同分析中共十九的大混戰。本刊經授權發表其文字整理稿。】

陳:各位觀眾,你們好!很高興又跟大家見面了。今天是9月5號,這是明鏡電視明鏡火拍《中共十九大》頻道的一個節目。今天我們請到的一個嘉賓,是學者,也是新聞記者,還是曾經的中共智庫的成員,那麼我請他來講這個十九大,應該是一個比較合適的人選。現在先請我們的導播將這位嘉賓請進來。吳國光先生,您好!

吳:小平,你好!

陳:很高興我們在屏幕上又見面了!

吳:很榮幸!向各位觀眾問好!

陳:我前後採訪過兩次吳國光先生。一次是文字書面形式的採訪,請他談他出版的著作,研究中共黨代會的著作,這是一次。那個時候我們明鏡還沒有辦電視,如果那個時候辦電視,那一次採訪就應該是現在這個樣子了。第二次是吳國光先生到紐約來講他的全球化的專著,我們請他到了我們演播室來做節目。這是第三次我採訪他,我邀請他來談中共的十九大問題。

吳:其實小平,你這個盛情的邀請啊,也給我出了一個難題,因為一個是談十九大、談中共的黨代表大會,你們明鏡是最權威的,你們的何老總、何老闆是頂尖的專家了,恐怕都沒有之一,所以我到你們這兒談十九大是班門弄斧啊。

陳:不是啊,你們兩個人是互相高度評價。

吳:互相吹捧。

陳:上次我說你是華裔著名教授,他說你要把“華裔”去掉。前兩天美國之音發了你的一個採訪,我把你的那個採訪的一些要點轉在我的推上,然後我就說“吳國光教授”。有推友不幹了,他說不能說“吳國光教授”,應該是吳國光,這應該說“頂級教授”。

吳:哎,沒有!

陳:哈哈,他說我說“吳國光教授”是不夠了,應該用“吳國光頂級教授”。所以說你現在,除了何頻對你很高評價以外,也有網友對你評價很高。

吳:謝謝他們的評價!真是愧不敢當。

陳:好了,我們閒話扯完了,我們現在開始做作業啊。

吳:好!

權力再分配

陳:就是談中共十九大。我們知道,剛才我跟觀眾介紹,就是說您有記者的背景,有幹記者這個行業的生涯,您有曾經在中共智庫工作的經歷,現在您又是一個在加拿大的著名的(維多利亞大學)的歷史和政治雙系的教授、跨系教授,那麼我想這個話題對你來說應該比較合適,就是說這個十九大的問題。我現在想,第一個問題就是說,這個十九大,習近平先生,當然他是很重要的一個人物,大家都會看他這個十九大到底會怎麼樣。那麼您認為十九大的問題,這個時候習近平先生面臨的問題和阻力是什麼?

吳:這個,其實小平你剛才講我過去的這些經歷也好,我現在做的這些東西也好,實際上,比如說我參加過中共十三大的籌備的這樣一個工作,但是現在來講,30年已經過去了,可以說是時過境遷了,現在我也沒有任何的內幕的消息。最近這兩年,因為做一些別的方面的研究,對於高層政局的跟蹤也非常地弱,很多的事情不瞭解。那我想只能從一個大略的脈絡來看,那麼我覺得就是,如果單看十九大,而不是看中共黨代表大會這樣一個制度的話,我就覺得十九大呢,它應該是有一些特點。


吳國光教授的書籍《中共黨代會:權力、合法性與制度操作》。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