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難以打破中共內部權力分配規則

吳國光 陳小平

陳:今天這個節目,我儘量不讓你預報,我儘量讓你對現狀進行分析。本來下一個問題我就是讓你預報的,我聽你這麼一說,我就把它臨時給壓回去了,例如說是什麼問題——你可以不回答。就是通常來說,這個黨代會開完以後,或者叫“習近平思想”,或者叫“習近平治國理念”,或者叫“中央治國理念”,這個東西弄到黨章以後,下一步就應該是要在憲法上打一個新的補丁,把他的東西弄到憲法上去,這是兩個步驟,實際上是一個行動的兩個步驟。這個可能性,我還是繼續追問一下,你覺得這個可能性有不有?

吳:我想一旦寫入黨章,那麼當然在明年3月的下一屆的人大,肯定會憲法修改,也把這個同樣的內容寫進《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這個就是中共以黨治國的一個非常明顯、非常具體的標誌了。但實際上,我覺得就是,如果是以“習近平治國理政思想”這個辦法寫進去,黨章也好,明年寫進憲法也好,雖然比江、胡當年的提法升級了一步,但是沒有達到習近平原來所預期的、所希望的“習近平思想”這個提法,那麼我覺得這個對十九大以後的政局還會產生一定的影響。

這個影響主要是習近平不滿意。那麼下邊我想在講另外兩個指標的時候,就是習近平想要什麼的時候,我感覺他也可能達不到他非常想要的東西。那麼這個各種各樣的不滿意可能會嚴重地影響十九大以後的政局。

習近平的阻力

陳:好啊。我剛才的一個問題就是,他的阻力在什麼地方,就是說,是什麼樣的阻力導致“習近平思想”這五個字,就也是他最想要的,不能入黨章,甚至不能入憲?你認為這個阻力來自什麼地方?

吳:我想這個阻力,第一個就是來自中共十四大以來形成的這樣一系列的成規。我也不把它叫做制度了,因為制度這個詞在中文裡面,它的含義不是很清晰。那麼如果是用學術的概念呢,制度這個說法,現在大家比較通用的一個定義,就是說,制度就是一個遊戲規則。

那麼十四大以來,中共在高層的政治當中確立了一系列的規範他們內部的這樣一個權力分配的遊戲規則。你可以看到,包括什麼最高領導人只幹兩屆,比方是10年任期,包括傳言當中的什麼“七上八下”呀,甚至包括中共黨代表大會召開的這個時間,其實和以前相比,也都規律化多了。

你看中共十四大以來,十四大好像是10月份開的,那麼十五大9月份開,這個就比較還不那麼規律。那麼到十六大以來,十六大、十八大,是兩個最高權力交接的這樣一個代表大會,都是11月8號開的吧,好像是。那麼十七大不是一個最高權力交接的大會,那麼就比較早,好像是10月13號還是10月12號開的。所以這一次其實也是遵循了這個規律,沒有拖到11月,而是在10月下旬就召開了。

其實這些當然都是比較表面的東西,但是因為我們只能看到一些表面的東西,這是我們能夠知道的信息,那麼我們應該分析問題,只能從已經知道的信息,從它來推測不知道的東西。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講,十四大以來,基本上共產黨高層的這樣一個權力遊戲,是一個建立一些簡單的規則,那麼有一些基本的規範,那麼基本上是一個精英分贓體制,就是大家認同共產黨一黨專制,那麼同時也認同要在這樣一個一黨專制下,要加速地發展中國的經濟。

那麼在這個過程當中,掌握權力的人可以有嚴重的這樣一個貪腐的行為,這個按照江澤民先生過去講的話來說,叫做“悶聲大發財”。那麼這個遊戲規則,自從習近平上台以來,就把它打破,試圖把它打破。那麼這個打破,第一個就是遇到來自過去的既得利益的這樣一個阻力。那麼過去有權力的人,過去按照這個遊戲規則獲得利益的人,那麼這些人,當然是他們,阻力主要來自於他們。


習近平的阻力,第一個就是來自中共十四大以來形成的一系列的成規。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