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前還有多少高官進秦城?

何頻

為自己辯護的權力

今天的中國,最重要的是什麼?最重要的是任何的被告人,任何的遭到處罰的人,遭到攻擊的人,遭到批判的人,他們喪失了為自己辯駁的權利。正是因此,我們在今年,我們採訪了郭文貴先生。因為像郭文貴先生這樣的一種商人,我們不去討論他有沒有原罪,我們不去討論他人格有沒有問題,我們也不去討論他的涉及的這些糾紛,他應該承擔什麼樣的責任,但是我們存在一個最起碼的爭議,就是他從來沒有過機會在中國發出他的聲音。
但是今天,或者說我在幾天以前,我在旅行中間非常沉重地講了一番話。這一番話,我就說,其實對於孟建柱先生來講,或者對於王岐山先生來講,他們在某種程度上,處境並不比郭文貴先生好多少。有的網友說,你何頻實在是太為這些權貴張羅了!這些權貴他們難道沒有掌握媒體嗎?他們沒有掌握殺人的機器嗎?他們沒有掌握權力的更多的系統嗎?這就是我恰恰需要討論的問題。

我們已經看到,在過去幾年中間,我們曾經很多朋友,我們的很多朋友,曾經對中國的反腐敗抱有很大的期望,但是為什麼後來越來越失望?後來為什麼越來越懷疑這一場反腐敗呢?其實還不是說選擇性反腐,而是通過所謂的反腐,把更多的問題給掩蓋起來了。怎麼掩蓋的?我們不是說中紀委,你是通過一個多麼骯髒黑暗的審訊室,或者是你的賓館,或者你的某一個秘密的地方,去逼迫那些,你抓的那些官員們,接受你們的要求的答案,更重要的是,即算是在法院那個燈光應該明亮的大廳裡面,沒有任何一個被告可以為他的被指控的罪行做出申訴。

哪怕這個人是曾經是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國最高權力的人物胡錦濤最信任的,也是中共自己的,中共的最高領導層的成員之一,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令計劃,他沒有辯論,他只有認罪。也包括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掌握了中國的殺人機器的最高領導人,他沒有機會為自己辯論。也包括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最重要的將領,中央軍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員,郭伯雄。他們都沒有機會為自己講話。

我這一番話,不是為了權貴辯護,我而是說,如果這些權貴,他們都不能為自己得到辯護,一個商人,一個普通的老百姓,一個像楊改蘭這樣的人,他能夠有機會為自己辯護嗎?文明的起步,我們還不在於,或者說不僅僅在於,我們去追究那些犯罪的人,或者是我們認為犯罪的人,而是在於追究那些被我們指責為,或者是被政府指責為,或者是被司法機構指責為犯罪的人。問題的悲劇還不在這個地方。即算是今天,王岐山先生、孟建柱先生、孫力軍先生、傅政華先生,他們尚沒有走上法庭,他們現在還沒有被打倒,沒有被雙規,但是稍微了解一點中國政治的人都應該知道,他們有自由地為自己辯護的權利嗎?


秦城監獄。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