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潘石屹等地產商全靠貓膩發財

郭文貴專訪第三集

 

陳小平 郭文貴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6月16日《法治與社會》直播節目裡,明鏡新聞執行編輯陳小平和郭文貴探討更多中南海政局的內幕。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更改容積率的問題

陳小平:還有一個5月11號的視頻中,談到中國的房地產的黑暗。你提到了房地產的關鍵是更改容積率的問題,改容積率呢那麼黃艷是一個關鍵的角色。你點到的潘石屹先生,這個方面你說他有改容積率的這樣一個事實。你有證據來支持這些說法嗎?

郭文貴:潘石屹先生、任志強先生一個共同的朋友,頭兩天,香港的,我一個特別尊敬的一個老哥吧,親自到我家來,他說文貴我就想跟你說,你的理想和目標很高。

陳小平:高大上。

郭文貴:潘石屹、張欣你就別提了,任志強這個人吧,畢竟這個人也是個有理想的人,你也別折騰了。他的話我是真聽了,何頻先生的話我絕對不聽。

陳小平:不聽。

郭文貴:因為這個人沒骨頭,你知道嗎?

陳小平:何頻沒骨頭?

郭文貴:不替我……

陳小平:你怎麼能這麼說我老闆啊,這是對我不尊敬。

郭文貴:你不能告訴你老闆啊,你別告訴他。

陳小平:這是直播啊。

郭文貴:啊,真的嗎,忘了。

陳小平:這是直播。

郭文貴:有點多了。

陳小平:你別動不動就是打擊媒體人,這不行。

郭文貴:因為什麼,香港的朋友來說的時候,他說別說他了,他說別講了。然後黃艷呢,他說一個女士,也行了,別折騰了。那麼這位老哥說的話我是真聽,這是我真的一生中遇到的活菩薩。活菩薩,這個人。

陳小平:北京領導應該找他來遊說你。

郭文貴:這個還真沒有,這個真是就是朋友。關於這個容積率的事情天下皆知。就像在北京開夜總會,那肯定都不是要飯的窮人打工仔去的地方。那都是當官的去的地方,那很簡單,只是沒人說而已,我說出了大家都知道的真相。容積率和金融貸款是中國政府在房地產業控制的,也是腐敗的關鍵中之關鍵。

那黃艷是重中之重,黃艷的老公那錢多了去了。潘石屹同志,那一個SOHO的容積率到啥樣了?但是我從他說以後你看我不再提潘石屹了,所以今天我也不再繼續揭他料了。他和任志強、黃艷到今天,為了我老哥,為了我的香港老哥,到今天為止,從今天往後,我有可能,只要他別亂來,他別亂來我就不再說了。

陳小平:他有一場官司呢?

郭文貴:官司一定輸,輸得很慘,他百分之百輸?他要能贏了我百倍的給他錢,那可能嗎,你是學法律的,怎麼可能呢?

陳小平:很自信,跟潘石屹先生的官司你很自信?

郭文貴:我不是自信,我對任何事情,我做事情能做到今天,我成天告訴我自己,人最可怕的就是沒自信,但是最可怕的是從自信變成了自負,自負就到了災難了,絕對,這是事實嘛,很關鍵。

任志強

我沒有情報網

陳小平:下邊一個問題跟美國有關係。

郭文貴:嗯。

陳小平:就是在4月19號你接受美國之音採訪。

郭文貴:這56個問題,我的天哪,挺可怕。

陳小平:沒有,我們也快結束了,您放鬆一下。

郭文貴:我希望你再來三小時。

陳小平:三小時你不能理解,我的歲數太大了,不行啊。

郭文貴:沒問題。

陳小平:就是4月19號,美國之音事件,是一個很大的事件,後來我追蹤了這個事件的一些消息。

龔小夏女士說她在4月19號採訪你之前,有一個10個小時的一個,就是不記錄的一個採訪,就是涉及到中國在海外的情報網。那麼這個情報網呢,這個消息是非常有價值的,非常關鍵的。很多人就覺得,是不是美國政府對這個情報網的消息非常的有興趣?正好《紐約時報》也報導,就是說中國,CIA在中國的情報網被紐約摧毀掉了。

郭文貴: (《華盛頓自由燈塔》的)比爾·戈茨寫過這個。

陳小平:對呀,就是說認為你手上的這些情報、資料對美國政府反擊中國政府有非常大的價值。你有可能把這些材料,會不會交換給美國政府,交換他們對你的保護。有些人有這樣一種擔心,有這樣一種尋味,你覺得呢?

郭文貴:不會,我沒有涉及中共的情報,我也沒有情報網。

陳小平:沒有?

郭文貴:但是我有比它重要的東西。

陳小平:你有比它重要的東西?

郭文貴:啊,老百姓看007電影多了,以為那個,那東西都不值錢,不重要,我有比那重要的東西。當然了,美國政府一直在跟我談,希望這個方面,我希望不要去那麼做,還是那句話,郭七條嘛。但是你如果是盜國賊們逼的急了,那我們也有一二三四五六七方案。

龔小夏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