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芳菲解釋高級生活:工資收入之外有自己的理財收入

 

《內幕》特約記者 金三貴
 
在央視一落千丈
 
王益犯事後,劉芳菲一落千丈,時任台長趙化勇對劉芳菲尤其惱火,曾要求壓低劉的出鏡頻率和規格。2009年、2010春節晚會,也不再見劉芳菲的蹤影,奧運開幕式、閉幕式,更沒她的份。
 
《中國高官情婦檔案》一書中有這樣的介紹:有與王益接近的人士對王益頗為同情,說他為人十分仗義,朋友部下有困難他就解囊相助,雖然涉案金額高達1000多萬,但自己沒有積攢起這個級別和這個崗位的貪官通常“應有”的相應家財。而部下對他卻不夠意思,他被“雙規”後,很少有人幫他打理,也沒有設法照應他的女友劉芳菲。
 
知情人也透露,劉芳菲感覺十分委屈:中央電視台另一位“當家花旦”之一,不是涉嫌捲入更加嚴重的事關國家利益的案情嗎?不就因為她有強有力的關係支撐,才安然過關?而自己與王益交往,好處一點未得,麻煩沾了一身!或許這是她對記者提到王益就馬上說“這個事情跟我沒什麼關係,我什麼都不想講”的原因。
 
書中還提到,劉芳菲迷戀奢侈品是有名的,擁有LV、香奈兒的提包,鑽石耳環,價格不菲。坊間曾經一度風傳劉芳菲的男友是美籍華人,是美國一間IT公司的總裁,“年輕有為、十分帥氣”。但劉芳菲從來沒有承認過這一說法。
 
2008年7月3日,某娛樂網站赫然刊出《劉芳菲流連多家酒店,一夜應酬數位大款》的偷拍性報導,稱劉芳菲主持完節目之後,在北京崑崙飯店與某富豪朋友見面,又在某海鮮酒樓與一幫“老總級朋友”會面,凌晨時分才回家。該報導還調查到“富豪朋友”是北京某置業公司的總裁于志強,並稱劉芳菲所駕駛的跑車是他們兩人交替使用。
 
劉芳菲通過關係不錯的記者鄧魯平,爲自己辯白。但她多次“闢謠”被證實其實是撒謊,公信力就大打折扣。
 
例如,記者問她:你的工資加上補貼,月收入應該在兩萬元上下,這樣的收入怎麽可能買車買房過高級生活?
 
劉芳菲不無輕蔑地說:“有沒有一點常識?如果都照這個工資單,(央視)主持人有幾個能買車買房?除了工資收入之外,作為主持人在獲得台裡批準的情況下有一定的演出收入”,“而且,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理財收入。”
 
網友問:“理財收入”大概就是指拿到有權有勢的情夫受賄的收入吧!
 
南京《現代快報》報導,劉芳菲可能有了新的富豪男友,再次證實我們掌握的情況。
 
該報記者是在首都機場發現她的。當天上午,劉芳菲乘坐的航班抵達北京,她挽著髮髻,穿著名貴皮大衣,挎著款式時髦的皮包,看上去就像雍容華貴的豪門貴婦。
 
在機場車庫她上了一輛奧迪A8轎車離去,半個小時後汽車來到東三環路邊一處高級公寓社區。該公寓車庫工作人員向記者證實劉確實住在這裡。劉芳菲被爆出與王益的關係時,住在白家莊附近一處公寓,一年多後她就搬了新家。
 
那輛奧迪轎車回到她的公寓門前,不一會劉芳菲和一位30歲左右的年輕帥哥出現了,帥哥個頭很高,五官端正,和劉芳菲默契地進了奧迪汽車離開公寓,他乘坐的奧迪A8轎車價值百萬,並配有專門司機,可見身家不容小覷。
 
時任中央電視台台長趙化勇。
 
感情,不是瞎鬧?
 
王益1956年4月1日出生於雲南一個白族家庭,1978年考入北京大學歷史系,他的校友中,有薄一波的兒子薄熙來和女兒薄小瑩。
 
王益讀完本科接著讀研究生,1984年春天碩士畢業後,經同窗四載的薄小瑩引薦,到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擔任副主任薄一波的秘書。
 
1992年10月,王益被調至國務院證券委辦公室擔任副主任。此時的證券委還只是個虛設的機構,由國務院副總理朱鎔基兼主任。1993年,王益開始嘗試步入商海,在海南炒作房地產並涉身股市,年底又創辦北京百峰新技術開發股份有限公司,出任董事長,法人代表是其妻王昭明。
 
1995年11月,39歲的王益當上了中國證監會副主席,分管股票發行、基金等等最為核心的部門。次年,王益離婚。1999年2月他調任國家開發銀行任副行長(副部級),分管政策研究室、稽核評價局、業務發展局、投資業務局等部門。他深感不得志,認爲真正理解他的是證券業的人。
 
王益被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聘為博士生導師,並協助創辦了光華EMBA。《光華校友通訊》上登出一篇《我們敬愛的王益老師》,稱“對於王益老師的身分,我們真的很難表述,金融家?音樂家?歷史學人?……對於王益老師的氣質,我們真的很難分辨。詩人的率真和激情;歷史學人的深邃和內斂;金融家的果斷和嚴謹;我們更願意把他視作有哲學思辨、歷史鉤沈和文學衝動的一個可親可敬的老師和朋友。”
 
有人稱,上世紀90年代末,光華EMBA一萬美元的學費一點也不便宜,金融班40多個學生大都是王益招來的,這些人多沖著王益的官員背景而來。
 
王益數年來癡迷作曲。他創作的《去遠方》由國家交響樂團在紀念抗日戰爭勝利60週年音樂會上演奏,國家交響樂團團長關峽稱之為“中國的安魂曲”。2006年,王益創作了《神州頌》,由中國交響樂團在北京首演。吳祖強、喬羽、閻肅、徐沛東等一批著名音樂家給予好評。2007年,《神州頌》在北京演出三場,此後到上海、深圳、成都等地巡演,半年內演了17場。
 
《神州頌》演出陣容龐大,耗資不菲,事後曝出內幕,與王益關係密切的券商和基金管理公司有的直接贊助,有的則買下數百張票讓員工去看。為《神州頌》演出做策劃的,是“湧金系”掌門人魏東的哥哥魏鋒。王益被捕後,《神州頌》再也沒演出過。
 
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前央視主持人阿憶在第一時間於新浪微博上發出短文,為劉芳菲辯護,滿篇是起鬨的口吻:“那啥,這下芳菲妹妹可慘了,給供出來了。不過,王副行長和芳菲妹妹是真感情,不是瞎鬧。那啥,咱王副行長,是北大歷史系師兄,酷愛音樂,經常花公款飛出境,去聽交響樂,呵呵,雖不識譜,卻寫成一曲龐大的交響樂,供中央樂團演奏。當官真好,什麼都玩兒,什麼都會,什麼都賺錢,呵呵。”
 
2010年3月30日,王益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出庭受審,對收受賄賂1196萬餘元(人民幣)的指控表示認罪。同年4月15日,王益因受賄1196萬元,在北京市第一中院一審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沒收全部個人財產。
 
 
前央視主持人阿憶。
 
(《劉芳菲丈夫獄中被謀殺卻被當意外 劉雲山賈春旺捲入 習王孟掌握內情》連載4,《內幕》第66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