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我們所有的這些商人不配跪著

陳小平 郭文貴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6月16日《法治與社會》直播節目裡,明鏡新聞執行編輯陳小平和郭文貴探討更多中南海政局的內幕。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會有結束的一天?

我說慶芝你想想,中國有多少文貴這樣的人,還老扒著地被人家殺掉的。誰有機會,我說你看看現在中國那老兵,e租寶、泛亞、雷洋、聶樹斌,多慘?你看那些爹媽,楊改蘭,我說楊改蘭就是咱娘的一個化身。我娘當時生了八個兒子,天天在那山溝上牽著羊,吃樹葉呀。

我看那個《白鹿原》,我說咱們家當時摳樹皮,人家家有糧食,那隊長家有糧食,但是咱家沒糧食,人多呀,咱娘真摳樹皮讓我們吃。我說吃的我拉痢疾,我說咱今天到這一步了,我說慶芝,咱得給社會幹點事兒,咱要做一個明明白白的人。

我不想圖,咱啥沒有?我們要有啥有啥了現在,我想不出來還有啥我想要的,我現在唯一想要的就是,當然了我要安全,還有郭七條。

陳小平:郭七條也是後來提出來的?

郭文貴:但是你沒搞明白,所以說你們這個評價我有點小意見。

陳小平:好,你有意見,沒問題。

郭文貴:就是你們這些所有評論人,都沒有看明白。郭文貴所有的事情的開始是從28年前,1989年。我說這個保命、保錢、報仇,是階段性的目標。

陳小平:好。

郭文貴:郭七條是階段性的一個目標,我現在不可能……

陳小平:還有一個三年目標。

郭文貴:我既沒成黨,我誰也不用,我永遠,我推特黨我也不當主席,我絕對不當主席。我這個人現在我想幹的事情,你看看我這公司,你都能看到。我有團隊?我沒團隊,沒有人相信。

什麼我有多少團隊了,什麼我能談出錦繡(音)了,然後能談出這個大秦朝了,然後談出公孫了,這些事兒,是不是?我真沒有,我想單槍作戰,我有這個能力,我有這個財富,還有我這些資料,我誰也沒用。

這資料我可以百分之百說,我這推特我是百分之百我自己用。從不讓任何人碰,我的推特,我的youtube,我所有的資料都經過我全部的手,除了打字複印之外,全是經我手。所有跟這個調查公司和政府合作,全是我一個人見的,所有律師是我單獨見。

所以我沒團隊,因為我不想害人,我也不想影響別人。所以郭文貴的智慧和財富、和能力、和決心,我正在朝著我能給中國老百姓帶來一個,改變茅屎坑蛆的這種臭文化的這麼一個理想和目標在奮鬥著。

你不能把郭文貴說,一評價我說保什麼,說這都太庸俗、太低級了。你看我的歷史,再看我的事情發生,你再看現在我做的,你滿意嗎?小平先生。

陳小平:這就是你當初爆料的,通過跟你妻子的一番對話,也就解釋了你當初爆料的動機,大概我是這樣理解。

郭文貴:是,結果我妻子問了一句話,把我差點問暈了,說那到啥時候是結束啊?你是不是老成天幹這事兒?

陳小平:對呀(笑)。

郭文貴:我說這問題還真問的挺好。

陳小平:這也是我關心的問題,你到底是維權呢?你還是比維權更高的目標?

郭文貴和達賴喇嘛。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