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令計劃兒子被害死的事我非常清楚

陳小平 郭文貴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6月16日《法治與社會》直播節目裡,明鏡新聞執行編輯陳小平和郭文貴探討更多中南海政局的內幕。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我賺錢是天才

陳小平:不是這個問題,你別扯遠了,我們節省時間,因為我要問一下。

郭文貴:所以你這個有問題,我發現你這是五毛的傾向。開玩笑。

陳小平:我只是想問你政治後台,因為很多人關心這個問題。那麼在胡錦濤時代,你發財了沒有?你跟胡錦濤的關係怎麼樣?

郭文貴:我跟你這麼說,我再跟你嚴肅的重申一遍。我到今天,你看看我,我給中國拿進去的錢,和我拿出來的錢,我再一次我發誓,我希望所有推友去查證,專案組出來公證,我拿進去的錢多於拿出來的錢,就我沒在中國拿出一分錢。這個我希望你們永遠記住這個事兒。

陳小平:所以說前兩天九家公司那個,說你把中國的錢掏空了。

郭文貴:他要能找出來我在國外有一毛錢跟他們有關係的……

陳小平:在海外享受奢華生活,這是那裡頭說的。

郭文貴:就董克文說這一句話,我的律師說他將為此付出巨大的代價,因為他要提供證據。為啥我說那個誰,你們那個何頻先生給我發信息,你不要戰線太長,你不要對付一個律師。我說你不瞭解,因為他不是律師了,他代表了邪惡和盜國賊,他已經不是律師了。

所以我不能把他看為律師,律師能說這話嗎?說郭文貴,你說愛打群架,你說這像有錢人說的話嗎?你說瞪眼胡說八道,我這個形容詞,我小時候愛打群架,意思說你們都來吧,對付我!我能去跟他們打架去嗎?你一個律師對我個人評價幹什麼呢?這個律師本身已經不是律師了,他的位置已經變了。

因為專業人士說,我不對郭文貴先生個人做什麼評價。人家給我錢我就要代理,這是很正常的,我當然不和你為敵了。所以這九家來,他說這個話完全是政治恐嚇加誹謗。我再反過來跟你說了,所有國內的錢,我再說一遍,我評估資產1200億,是專案組認的。我1200億到現在為止說我涉嫌犯罪的,你看到的,騙貸32億,我還了43億。

騙匯是拿我錢匯出來的,而且在這之後我匯進幾億美元去又,在平安銀行上海支行,還告我們。還有,非常重要的,就是即將開庭的,說一個涉嫌實物侵占,就華泰那個什麼鄭介浦、謝建生的那個案子。那個跟我,我只是投資,跟我什麼關係啊?我沒有拿出來1分錢,所以說我郭文貴沒在國內往外拿1分錢。

我在國內掙錢是怎麼掙的?是中國印鈔票,把中國的房地產給托上去了,而且我是,過去的投資的眼光和能力,決定了當時所有買了這兩塊項目。我那時候不是拍賣地,我這是協議購買,買的農民的地。

我賭定了奧運會,然後我用我自己的東借西湊把幾個項目弄到一起。更重要的事情,我比較聰明的事情,我看透了國家政治的走向,我賭定了奧運會,我還賭定了就是中國十八大以後會走這條路。

我就在海外進行大量投資,我大量投資到現在基本全是成功的,除了在UBS這個海通事上賠了30億美元,我都是成功的。這就說明,我離了你中國我能賺錢,我不給你搞腐敗,我能賺錢。現在已經證明了,事實證明了,誰能像我一樣,現在中國有這麼多現金的支配權。

我郭文貴一毛錢沒有,但我有基金的支配權,我有這麼多人可以給我資源讓我用,而且我不拿你國內一分錢。所有的中國私人企業家的可憐,就是你的勞動成果是沒有安全的,是完全被綁架的,匯錢到外面是不合法的。更重要的事情,你錢拿出來可能要你的命。

我不拿你的錢,所以說我相信兩條,再重申:我郭文貴沒在國內拿一分錢出來,我沒掙中國人錢,這要用事實說話。第二,國內我掙的錢是拜胡錦濤時間,和胡溫時代印鈔票,導致房地產爆漲,讓我在那裡開始積累了資金,然後我在海外,我通過金融賺了中國這個金融,這個最脹的時候賺了錢,但是我是海外投資的。所以說郭文貴我賺錢是天才,瞭解政治也算小天才,才有了今天。

胡錦濤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