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得出結論,天津不像錦州那樣好打

 

 
ZocOFeI
解放軍攻入天津。
 
舒雲
 
12月28日11時,林彪致軍委電:“我們應有與(北)平、(天)津、塘(沽)敵30個師同時作戰的準備,要把它看作一仗,因敵可能在我打一處時,其他兩處同時動作,以孤注一擲之決心,以僥倖成功。為慎重起見,我兩楊(楊得志、楊成武)兵團皆開北平附近為好。這樣能使力量有餘裕,即令我軍在作戰過程中有某些差誤,亦能有餘裕力量補救。大同之敵,則有楊(得志)羅(瑞卿)部留下的兩個旅加上姚喆,就能保證其不能逃跑,歸綏之敵則橫直不易打著,以上請考慮決定。”
 
在解決新保安、張家口之敵後,毛澤東已下令楊得志兵團圍攻大同,楊成武兵團圍攻歸綏。12月28日20時,毛澤東致電林彪並告兩楊兵團:“平、津、塘敵既然均有突圍逃跑之可能,同意林(彪)之提議,楊(成武)李(天煥)全部、楊(得志)羅(瑞卿)耿(飆)主力均調平、津參加會戰,請林(彪)即以命令規定他們的行動。”
 
12月29日,劉亞樓從塘沽前線回來,向林彪彙報後,11時兩人聯名致電軍委:“一、據我在塘沽附近各部隊對地形偵察的報告,均說該地地形不利作戰,除西面外其他皆為開闊寬廣之鹽田,且不能作戰,涉之水溝甚多,冬季亦無結冰把握(因海潮起落關係),不便接近亦不便構築工事。且敵主陣地在新港靠近海邊碼頭,我軍無法截斷其退路。該處停有兵艦,敵隨時可逃入軍艦退走。故兩沽戰鬥甚難達到殲敵目的。且因地形開闊,河溝障礙,我兵力用不上,傷亡大而收穫小,亦必拖延(北)平(天)津作戰時間。我在兩沽附近的部隊,皆認為攻兩沽不合算。二、我原在兩沽附近的部隊,已大部西移到達天津附近。三、我們意見目前我軍一面準備防(北)平敵突圍,但由於我目前未攻兩沽,敵多半不敢突圍。在此情況下,我軍擬以五個縱隊的兵力包圍天津,進行攻天津的準備。在我未攻擊前,如敵突圍則先打突圍之敵。如我準備成熟時,敵尚未突圍,則發動總攻殲滅天津之敵。盼軍委電示。”當晚21時,毛澤東為中央軍委起草致林彪、劉亞樓電:“放棄攻擊塘沽、大沽計劃,集中五個縱隊準備奪取天津是完全正確的。”
 
9bHP31V
張家口的醫護人員在治療受傷的共軍。
 
派劉亞樓到天津前線指揮
 
天津是華北第二大城市,人口200萬,面積150平方公里,東臨大海,城內外河流眾多,地形複雜,市區南北長25里,東西寬10里,南部多高大建築物,中部是一般平房。整個市區被永定河等河流切割,南部多為水網區。國民黨天津城防司令兼警備司令陳長捷把主力放在中部和北部。四周是碉堡群,明碉暗堡,大的380個,小的數以千計。還有深3米、寬10米、長達100里的護城河,護城河內側築有高牆,牆上有鐵絲網、電網和碉堡。護城河外數里內的村莊大部夷平,造成一片密集的佈雷區,雷區外是好幾道鹿砦、鐵絲網、木樁。市區內更是堡壘層層,組成堅固的防禦體系,易守難攻。
 
經過錦州攻堅戰,林彪不擔心部隊的攻堅能力。東北野戰軍的重武器不比天津守敵差,甚至更好,東北國民黨軍的全部武器裝備都“給”了東北野戰軍。林彪雖然沒有親臨天津前線,但他專門派人瞭解天津護城河結冰等情況,研究如何突破城防。林彪得出結論,天津不像錦州那樣好打。而且天津城裡住著不少外國僑民,又有大量的工商企業,文化設施,還不能隨意打。林彪考慮再三,他對劉亞樓說:“亞樓,天津情況比較複雜,不像打錦州,我考慮是不是請你親自去天津前線指揮?”劉亞樓想了一下,說:“如果你認為需要,我願意去。”林彪笑了一下:“那就這麼定了!”
 
天津前線指揮部設在天津西邊的楊柳青。幾天後,劉亞樓報告,一些敵人守在外國人院裡,門口插著外國旗,不打不行,打了可能出問題。劉亞樓提出三條:第一,敵設防並據以頑抗的街道、房屋,不管它是不是過去的租界,不管這房子是中國人的,還是外國人的,不管插哪國旗,都一律加以進攻。第二,不能因怕炮彈偶然落到外國人房屋,不敢向頑敵打炮。第三,敵人不加設防和未據抵抗的,掛有外國旗的房屋,則不必進入,但有必要時應派人在適當位置實行監督。林彪同意,但涉及外國人的問題,他也不好斷然決定。林彪向軍委發報請示,第二天毛澤東指示:劉亞樓提出的三條是正確的。
 
天津的中共地下黨複製了陳長捷警備司令部的城防要圖,送到了平津前線司令部。劉亞樓把中央軍委指示和陳長捷的防禦特點作了研究,提出一套打天津的方案:東西對進,攔腰斬斷,先南後北,先分割後圍殲,先吃肉後啃骨頭,將主攻方向置於市區中部。劉亞樓專門派閻仲川向林彪彙報,林彪研究了天津城防圖,認為30個小時內可以解決戰鬥。
 
1949年1月2日,東北野戰軍完成對天津的包圍,開始掃除天津外圍。圍攻天津的部隊是東北野戰軍1、3、7、8、9縱,特種兵部隊的大部及6、12縱各一個師,共22個師,34萬人,配備有山炮、野炮、榴彈炮等大口徑火炮538門,坦克、裝甲車46輛。
 
1月6日,林彪、羅榮桓聯名給陳長捷一封信,勸他仿效長春鄭洞國將軍的榜樣,命令守敵自動放下武器,使天津免遭戰爭破壞,將功贖罪。總攻前陳長捷回了信,不僅不投降,還要拼死惡鬥,態度頗為傲慢,“堂堂國民黨人,豈能投降乎!”他以為憑藉所謂“大天津堡壘化”以及13萬兵力,可以固守天津。林彪把陳長捷的信往桌上一摔,鼻子裡哼了一聲,眼光充滿了殺氣,但什麼話也沒說。陳長捷被押到司令部來時,這位“堂堂國民黨人”早已是灰溜溜的了。
 
1月8日,天津市“參議會”派出和談代表。劉亞樓來了個順手牽羊,向城北打炮,陳長捷果然上當,誤以為解放軍將從城北進攻,把守城主力從城中心防區匆忙調往城北。
 
《攻克天津:林彪進關後啃下最硬的骨頭》連載6,《中國密報》第58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