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黃艷是絕對性代表


陳小平 郭文貴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6月16日《法治與社會》直播節目裡,明鏡新聞執行編輯陳小平和郭文貴探討更多中南海政局的內幕。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黃艷是絕對性代表

陳小平:對,你在5月11號的視頻中你說黃艷,她的能耐深入中南海。黃艷,因為那天我去參加董律師的記者招待會,他不知道這個人。真的他不知道,他那個名字也念錯了。後來我追問這個事情,他把黃艷名字說出來了,但是後來再去找他的時候,要再想去看那個法律文件的時候他就不讓看了。所以說這個事情我也報過,在記者招待會上也追問過,但具體告誹謗的事實並不知道詳情,我也跟董律師說過有機會再採訪他一次。

但是你說黃艷,她後面有常委、政治局委員,中辦主任、書記處書記、紀委裡面的副主任、安全部的領導,是黃艷的後台,那麼這些人你能披露一些嗎?

郭文貴:謝謝小平,我先給你簡單說一下。黃艷這個人在北京政界,就是她的關係的協調能力,能協調事兒絕不亞於一個組織部長。

為什麼呢?所有在北京這個官家的人不做地產的人很少,或者說不沾地產的人也很少,特別是1999年、2001年拿到奧運會以後,中國的北京地產飛速增長,這個黃艷那個時候就厲害了,那個時候她很年輕,比現在年輕一二十歲。

這個黃艷,關鍵是據我跟所有的男同志溝通,所有男同志喜歡的女人,就多個部長喜歡的女人都長的不好看,但是為啥喜歡,這些人交流都一句話,這女人擋不住的魅力,就是人家主動性強。

還有一個就是嗲,就是你還沒小心,就把褲子給你扒下來了,這嘴就上去了,手也上去了。

基本上這老同志一看這個,那都是恢復青春。

黃艷同志就完全屬於這號人,就對付這些老幹部、老同志,特別在你下午睡午覺的時候,你剛醒,生理上那個時候是最好的時候。

陳小平:我的重點是哪些老幹部。

郭文貴:我來給你講,你想知道,看來你對黃色挺感興趣。(笑)

陳小平:我不對黃色感興趣,我對黃艷沒有興趣。

郭文貴:你應該對黃艷同志進行一次採訪,單獨採訪。

所以這個文化就形成了什麼,就有些女同志很瞭解。黃艷是絕對性代表,為什麼?她身邊的很多人都是我朋友。

她跟我的這些官方朋友有什麼事兒都跟我講。咱就說一個事兒。當時她面對北京的事兒,就是副市長劉志華。那中辦裡邊最對付的人是誰呀?令計劃。

就所有的裡邊,草草木木,花花草草,所有建設,中南海被翻騰了,就她那時候幹的最多。

這個時候,這個令計劃主任這個人是在性能力很強的,你看他一堆朋友,看著個國航的也弄走,看著個釣魚台的也弄走,看到個京西(賓館)的也弄走,他一堆。

他安排不同的地方,隨時可以用,基本上他的生活內他都可以用。那麼這個黃艷同志就很會,就你有固定時間時候我不去。我就在你晚上,因為令主任有名的夜貓子,晚上不睡覺的。

她淨晚上去給令主任匯報工作。中午去劉志華同志那兒。還去其他老同志那兒,一中午去三家,晚上就去這種夜貓子令計劃主任那兒。這個令計劃主任有個女朋友,跟我很好,她特別知道黃艷的這個所作所為。所以後來這個黃艷同志成了我們男人圈基本談論的一個神奇人物。

就這個人在馬會喝完紅酒一套活兒,然後去長安俱樂部一套活兒,中國會俱樂部一套活兒,中南海一套活兒,市政府一套活兒。然後週末人家到自己的那些別墅去,跟他老公搞地產。

這個女人很不簡單,但是我爆她料的目的是什麼呢。我不是對黃艷女士有什麼仇。

我只是讓人知道,這個官場,你別在那塊兒正襟危坐,裝的那樣的,好像你這個洗澡時候也穿著衣服洗,睡覺時候也穿著衣服。

黃艷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