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假官二代比真官二代還可惡

陳小平 郭文貴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6月16日《法治與社會》直播節目裡,明鏡新聞執行編輯陳小平和郭文貴探討更多中南海政局的內幕。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絕對要滅了你


陳小平:我不是思考。

郭文貴:還是被鎮住了?

陳小平:不是鎮住了,就是因為我想起了安邦吳小暉這個事情,也聯想到王岐山。因為大概有一種聯想,就是說王岐山站在財新的後面。然後安邦這一次跟財新之前打官司,中間有幾個公開的較量這個回合。

最後是吳小暉被抓了,那麼有人就想,就是說王岐山還是很厲害。就是王岐山這一面還是很厲害,導致吳小暉最後被抓了。

剛才你也講到王岐山先生是病了,得病了,但是我現在就想,是不是王岐山先生的,正如外界說的,他的勢力很大,搞倒了吳小暉後面的那個勢力。

郭文貴:我相信一定是的,因為他和王瑞林先生的事情我是知道的是非常非常清楚,因為這裡面有兩個人物是最核心的。他最相信的一個人是我的好朋友。這個王主任最相信的人也是我的好朋友,是他倆打仗,下面人過招具體是對清楚的。

這個非常殘酷,但是就跟這個農村人兩個農民,就是村夫罵架一個道理。就是老百姓千萬別以為,坐在主席台了,他說話了文縐縐的,一講什麼,這主義、那主義,都是胡扯的,就是他們洗澡的時候也脫衣服。

他跟人家睡覺的時候也脫褲衩,他也不是說隔著衣服就跟人家做愛了,也沒那本事,也沒百步穿楊,你別把他神乎,都是騙人的,你看透這個人的本質以後,就是七情六慾比老百姓要髒得多得多。沒見過多偉大的人物,你別聽他們胡說八道。他們倆打架、掐架的時候,都是祖宗八輩的罵。然後我有啥招,你有啥招,我怎麼查你資料,你怎麼查,把你滅了,都是那最粗的話。

我經歷了幾年,王瑞林他是一定要給滅了的,他一定要滅了的。然後鄧家他是一定不會放過的,跟鄧家有關的也不會放過。就像郭文貴一樣,你說我這個員工,怎麼惹他了,打個工,你說把人家弄那麼慘。你說跟我的那些朋友也沒關係,幾千個人給編控,有必要嗎?

你非要把郭文貴弄死,追殺弄死,我到現在都不明白中央領導他咋就不明白,就是他們對郭文貴全家是追殺、滅口,連員工都是禍滅九族。他們對鄧家,對王瑞林一樣的,但是王瑞林也好,郭伯雄也好,徐才厚(也好),這就是我說的,中國也沒什麼男兒,就沒有一個人幹站出來敢跟邪惡鬥爭。

他們不敢,都僥倖,你們去鬥去,都被抓了、都抓滅口了,這個都被殺了。其中有一個中紀委的副書記金道銘。

陳小平:山西的。

郭文貴:山西的,跟我很熟,在這個被抓之前,還找郭文貴。我這兒有些東西能不能寄存到你這兒,我說你老老實實拿走,我不揭發你就不錯了。他說我這兒沒事,查查就完了,如何如何。

我說你還不反撲,你不反撲就死了,你再也回不來了,怎麼樣,這種結局。被打鐵了吧,打鐵給打硬了吧?就是很多官員不知道,這個以貪反貪,它是慘無人道,禍滅九族,連我郭文貴這樣的草根,這樣的老百姓都不會放過。所以王瑞林這個人很天真,還等著,你能怎麼著我呀,老領導發話了(如何如何)。

一定弄死你,不能這麼弄死你,就是病死你,不能病死你,就是撞死你,不能撞死你,哪天得黑死你,一定弄死你,這是一場黑對黑的較量。所以說這個鮑老,看了郭七條有一句話。

吳小暉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