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集團與海南航空不是一家公司

陳小平 賴建平

賴:對對對,它就是這麼玩的!最後變成了這個,本質上變成了四大股東控制。為什麼呢?王健、陳峰,他們兩人加起來有將近30%,貫君這邊29.75%,所以加起來將近60%。剩下的,有22.75%在那個所謂的海南慈航基金吧,還有20%幾,就是剩下的10個員工吧。那麼這裡就問題又來了。

本來海航工會說要把海航集團的股份送給慈航基金,慈航基金得到了一點點,剩下的大頭給了陳峰和王健這些人。王健、陳峰這12個人呢,又說形成了一個一致的同意,將會在他們退休以後,會把這些所謂的股份非常高尚地、無私地捐給海南慈航基金會,這是什麼意思呢?原來的法律文件,你陳峰、王健根本就沒有股份。原來的海航工會一直說要捐給慈航基金,結果它沒有全部捐給慈航基金,倒是捐給了你這12個人了。你這12個人又說,等到你退休以後,再由你來捐給慈航基金會。這個完全是什麼貓膩呢?您聽明白我講的這個意思了嗎?

無聲的信託

陳:我已經暈了,被你說暈了!他們玩,把人玩暈了,可以這麼說!

賴:所以陳峰曾經有一句說話,沒有人能夠看得懂海航!沒有人能看得懂,真的很難看得懂,對吧?那麼再接下來一個問題就是,這兩個慈航基金,現在就算是按照海航集團7月份披露的這個股權結構,海外的、美國的慈航基金擁有29.5%,國內的、海南的慈航基金擁有22.75%,加起來是52%點多的股權,對吧?現在表面上看起來是這個狀況。但是,這兩個基金會又是誰控制的?

陳:對,這也是一個問題。

賴:這兩個基金會,它終歸也要有人去控制啊!這兩個基金會是誰控制的?

陳:還說不定就是他們自己的!

賴:說來說去,還是這夥人嘛!他不可能到外面去找人來管理控制這個基金嘛!這個即使找人來管,他也是拿鑰匙的丫鬟,他做不了主嘛,對不對?

陳:等於說是,玩來玩去,這個海航也就是他們這幾個人的!用您的話說,就這四個人的!甚至於,甚至四個人都不到,因為貫君和巴拉特那個東西,說不定就是一個人。

賴:巴拉特肯定是假的!我可以做這麼個判斷。那麼他也不可能參與這裡面的所謂的基金的運作和管理。他要參加,如果他是,比如說通過,國外有信託關係,通過私人信託,比如說我貫君,或者某一個跟貫君有關係的人,我跟你簽一個個人的信託合同,我請你巴拉特以我的名義去持有公司的股權,但是你在信託管理過程中,你是要聽我的命令的。那麼他可以採用信託方式。不管什麼方式,總之他們是一個人。實際上終極的決策,實際上就是王健、陳峰、貫君三個人。

陳:看樣子在這三個人裡頭,王健、陳峰可能都不算啥,神秘的就是貫君。

賴:那當然啦!他們三個人是不是能夠做到最後的決策,那就又是更大的幕後問題了。

陳:他們也可以簽這個委託或者信託合同啊,他們也可以簽啊。

賴:對呀,當然啦,而且有的是無聲的信託。什麼叫無聲的信託呢?如果我是一個手握大權的官員,這東西實際上就是我家的,甚至我的家族的。

陳:我不需要法律合同,我只需要有這個權力,我通過權力就能夠讓你臣服。


會玩“魔術”的海航。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