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任何法律文件顯示貫君是如何獲得海航股份的

陳小平 賴建平

陳:你這一串文件等於是,真的是一個證據鏈,就是把貫君在海航集團中的股份,你進行了一個追蹤,在國外的文件裡面有貫君,在國內的文件裡面把貫君給抹掉了,這也看出這個差異。另外你追蹤到盛唐發展和洋浦恆升,這是最早的,你發現了貫君的名字,在國內的文件裡也沒有披露。香港的兩份中文文件裡有提到貫君,瑞典的那份英文的也有貫君,建議說“在國外的文件裡面有貫君,國內的沒有”

賴:在中國國內的文件裡面,剛才說的大成律師所的那個法律意見書,是唯一地披露了跟巴拉特有關係的、跟這個叫千江源有關係的一個法律文件,在任何其他法律文件裡面都看不到。我查了幾百份文件,所有其他文件裡面都看不出這個千江源這樣的公司,千江源背後的,還有什麼巴拉特,美國公民持股17.5%、17.4%,也更看不到貫君的那一層。但是海航集團它自己提供出來的,無論是標書,還是並購文件,還是它的在聯交所備案的上市公司申請表格,還是它的年報,都把這兩個終極的,幕後的終極持股人,都披露出來了。

但是這是一個顛覆性的問題,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到現在為止,法律上站得住腳的呢,實際上就是我們剛纔談的這五個,這四個法律文件所體現的一個結構,但是海航集團7月24號披露的那個東西呢,實際上是沒有法律依據的!是它最新,它認為它是這樣一個股權結構,這裡的問題就大了去了!

我們來談談幾個問題。第一個呢,就是這個貫君和這個巴拉特兩個人持股正好是29.75%,也就是正好是所謂的他們給了美國慈航基金會的股份,你理解這個意思吧?
陳:對,就是這個魔術變到最後……

賴:美國慈航基金會說,是海航集團7月24號這個聲明裡邊,說美國慈航基金會已經擁有了29.75%,那麼這個股權哪裡來的呢?它正好是,在剛纔說的法律文件裡邊,由貫君和巴拉特持有的!那麼也就是說,貫君和巴拉特一夜之間把他們原本擁有的股權給了美國慈航基金會,而這個美國慈航基金會的手續都還沒辦全呢,還沒有登記為一個依法可以免稅的……
陳:501(c)(3)。

賴:慈善性的機構,還沒有完成呢,對吧?那麼這個貫君和巴拉特呢,他們的股份一下子沒了。貫君和巴拉特,他們是什麼關係,這兩個人?巴拉特是不是代貫君持股啊?或者是貫君的別的,不管叫貫君或什麼,別的人持股呢?他們原來是獨立的持股人,為什麼做為一個美國公民,一個美國公民持有海航集團17.4%的股份,他居然會同時跟貫君,同時給這個美國慈航基金?這麼一個美國人,立場和貫君完全同時的,完全一致,兩個人都把股份所謂捐給美國慈航,這太有點出乎我們的想像,超出我們的想像力。

這個美國人這麼有愛心,有國際人道主義精神,哈哈,我覺得這個基本上,我認為這個是不可信的。我坦率說,我從專業上判斷,沒有這麼蹊蹺的事情,而且恰恰發生在7.17爆料之後!

那麼我是說,我只能證明他們是在倉促爆料之後的一種應付,有一種類似的隱藏、消滅贓物的這麼一個嫌疑,就像一個小偷偷了東西,被發現了以後,趕緊把它藏起來,掩藏起來,我覺得從專業上衹能這麼判斷。當然了,你要嚴格從邏輯、從理論上來說,也有可能正好他們倆反正都那麼同時很高尚,同時覺得應該把股權捐給美國慈航,同時想要投身慈善事業,這個可能性不能絕對排除,但這個違背人之常情。我們覺得從專業上判斷,這個不太可能!那麼這是一個問題。另外呢……

陳:我插一個問題。這是一個問題。那麼可不可能這兩個人的股是一個人控制的?這樣的話,就沒有你說的這種同時去捐助的問題了。我一個人意志決定的,當然就都捐了。
賴:這個是最好的解釋,最有根據的,合理去推斷的,因為人的行為,你總是有邏輯的,有理性的,對吧?他不是亂來的。人類既然行為他有目的,有動機,你可以追究他的一個人的目的和動機,可以追究人的行為方式,可以進行,對人的行為進行有規律的普遍的預測,那麼我們認為呢,基本上應該是,巴拉特應該是代貫君持股,或者說,代貫君和貫君的利害關係人。他總之呢,他是,有可能是貫君一個人,有可能是兩個三個。
陳:是一個主體。

海航集團收購一家瑞典酒店的文件。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