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讓先打塘沽,劉亞樓認為應緩攻塘沽

 

舒雲
 
同意鄧華建議後打塘沽
 
12月13日2時,毛澤東為中央軍委起草電報,要東北野戰軍後到的三個縱隊全部用於包圍塘沽,防止敵人向塘沽集中,從海上逃跑。5時再次強調:“只要我有三個縱隊插入天津、塘沽之間,天津敵人即被堵住了。”
 
12月18日6時,中央軍委要求迅速切斷天津和塘沽的聯繫。12月20日12時,林彪、羅榮桓、劉亞樓令7縱鄧華統一指揮7縱和2、9縱共10個師的兵力,奪取塘沽,由7縱司令員鄧華提出塘沽戰役的整個作戰意見。鄧華在塘沽以北40里的北塘建立攻塘前線指揮部。
 
12月20日,東北野戰軍9縱和10縱29師占領軍糧城,7縱逼近塘沽,割斷了天津、塘沽間的聯繫,形成對天津的包圍。與此同時,林彪令2、12縱及炮縱由山海關、漢沽向天津、塘沽地區急進。
 
12月21日,9縱25師占領咸水沽,徹底切斷了天津敵人的南北退路。24時中央軍委關於攻擊塘沽致林彪、羅榮桓、劉亞樓電:“如果不能完全封鎖,塘沽敵人仍有由海上跑掉的危險。”塘沽位於渤海灣,距天津約90里,是華北地區的重要港口,也是平津國民黨軍出海的惟一通道。毛澤東告訴林彪:只要塘沽(最重要)、新保安攻克,就全局皆活了。現在新保安拿下來了,塘沽還沒有動靜。
 
12月22日,鄧華決定對海灘車站進行一次試探性的進攻。動用了一個營的兵力,發起進攻後占領了一段鹽灘地,但傷亡高達400多人,鄧華立即命令停止進攻,並很快拿出意見,認為打塘沽困難。塘沽地形複雜,河溝縱橫,多為鹽田草地,潮濕泥濘,只有一條小路,難以展開兵力全殲敵人,傷亡很大。打急了敵人會從海上逃走。鄧華是個從不叫困難的人,他說困難,那就是有困難。那一夜林彪坐在地圖前一直沉默著。
 
12月25日,鄧華致電林彪、劉亞樓:“……東為渤海、南為海河,我無法四面包圍,炮火亦很難封鎖海口,敵可背海頑抗,實難斷敵退路,全殲敵人……此次為我們入關第一個大仗,故必須慎重從事,充分準備。”林彪向中央軍委轉報7縱關於塘沽地形及準備攻擊情況。林彪說:塘沽對我們十分重要,對敵人萬分重要。塘沽、天津兩地之敵,都要在很短時間裡徹底消滅,這是含糊不得的,也是不允許含糊的。推遲攻打塘沽,軍委不一定同意。就是同意了,塘沽的地形還是變不了,也還是難以把敵人全部消滅。
 
kRD8iCd
國共內戰。
 
毛澤東為什麼讓先打塘沽?當然是封住海口,不讓敵人逃跑。林彪當然忘不了營口的教訓,營口敵人跑了一萬多,毛澤東都嚴厲批評,塘沽有五萬敵人,怎麼能讓它跑了呢?
 
林彪面對這一複雜的軍事形勢,進行了長時間的思考。林彪在《斯大林怎樣領導革命與建設》扉頁上寫:“主攻方向選擇得正確與否便宜預定了戰爭命運十分之九。”塘沽地形不利於大部隊展開,很難迅速攻克。就是打下了塘沽,也不可能全殲塘沽的五個師,海上會逃走大部。如果塘沽不能速戰速決,平津之敵必乘機傾巢增援或奪路南逃。這樣一來,就得同時應付平、津、塘三處敵軍,很難做到各個擊破。倒不如先打天津,而以1個縱隊監視塘沽,這樣就能以絕對優勢兵力首先全殲天津守敵。
 
12月26日,劉亞樓看出了林彪的壓力,主動向林彪提議,他親自去一趟塘沽前線,勘察地形,看到底能不能打。林彪當即說:“你去一趟吧,等你回來以後,再下決心。”
 
劉亞樓走了,羅榮桓也動身到中央開會去了,總部只剩下林彪一個人。這時來了一個情報,天津敵人有突圍跡象。林彪一看事情不好,連忙叫秘書譚雲鶴,以他個人名義向中央軍委建議:“平津敵軍突圍跡象甚多,塘沽、大沽目前水的阻礙太大,兵力用不上,故對兩沽的攻擊時間擬予推遲。有何指示,盼告。”
 
12月26日22時,毛澤東為中央軍委起草致林彪的電報,既然平津敵突圍象徵甚多,目前攻擊兩沽亦有困難,自應推遲攻擊兩沽時間,並嚴防平、津兩地敵人突圍。“如果平、津兩敵確有突圍徵候,即應斷然放棄對兩沽之攻擊計劃,將對兩沽主力移至平、津之間,只以一部隔斷津塘、津沽聯繫,改變目前平分兵力的形勢(這是從平、津敵不會突圍這一點出發而作的部署)。”
 
劉亞樓到塘沽前線,會同前線指揮員鄧華,再次對塘沽周圍的地形進行偵察,又瞭解了3個縱隊的戰前準備情況,認為應緩攻塘沽。
 
12月27日,林彪致電中央軍委:“26日22時電示敬悉。一、張家口敵被我殲滅後,傅作義必估計我西面部隊將全力會攻北平。故該敵可能企圖利用我攻兩沽時突圍。現我雖暫不攻兩沽,則敵突圍信心當更小。但仍有乘我兩楊(楊成武、楊得志)未到前突圍的可能。否則他只有背城一戰,或索性在打響前投降。目前,其企圖究竟如何,不明。二、我軍決暫停止攻擊兩沽,等候4縱到達北平附近,和等候兩沽結冰。如在結冰後敵仍未突圍,那時我們擬佯攻兩沽,誘敵突圍而殲滅之。如敵仍不突圍,則以速決戰動作,殲滅兩沽之敵,以便集力對付平津。三、如敵突圍,則平津及兩沽之敵必將同時動作。敵因共30個師,我軍雖有勝利的充分把握,但比較緊張,難於集中兵力各個擊破。故楊成武部,仍以開北平附近為好。該部如去綏遠,則撲空的可能最大,不很合算。楊得志部,目前可用兩個旅的兵力,插到大同西北,抓住敵人主力,可在現地待命;其行動,或繼續在現地待命,或順便打下大同,然後向太原前進,配合徐(向前)、周(士第)攻太原,或與徐(向前)、周(士第)一同南下,抓住西安之敵(留一部監視太原)。兩楊(楊得志、楊成武)行動,請軍委決定。四、如敵向南突圍時,我追兵可自盧溝橋、固安、安次、楊柳青四處過橋追擊。我軍已在漷縣鎮、采育鎮、舊州之線佈置了堵擊陣地,從正面堵擊敵人。主力自宛平、通縣兩個方面,從敵後突擊。對天津、兩沽之敵,擬共留兩個縱隊對付,擬以主力殲滅敵之主力。”
 
《攻克天津:林彪進關後啃下最硬的骨頭》連載5,《中國密報》第58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