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敵人從海上逃跑 中央軍委把傅作義“留”在華北

 

LRYmVws
林彪在前線。
 
舒雲
 
選擇薊縣孟家樓作為駐地
 
11月30日,林彪率“前指”乘火車從瀋陽出發,到錦州後改乘三號吉普車,向冀東開進。林彪車上跟一個貼身警衛員,車後排座上特意鋪了褥子,好讓林彪躺著休息。在路上的大部分時間,林彪橫臥在後排座上。有時他和警衛員換位置,活動活動身體。
 
行進路線經義縣、朝陽、建平、平泉、寬城、從喜峰口入關。因路況差,顛簸得厲害,車剛駛過朝陽,林彪乘坐的吉普車輪胎就壞了,車隊停下來。林彪下車活動,很認真地看司機換輪胎。司機從車後卸下備用輪胎,林彪好像小孩子似的,眼睛閃著光,對秘書譚雲鶴說:“這真是一個好辦法!”林彪在東北坐了好幾年車,還沒有注意到每輛車都有備用輪胎,可見他從來不注意生活細節。
 
林彪車隊到了山海關,林彪在山海關內的一座小院住了幾天,設立了臨時指揮部,指揮東北野戰軍從喜峰口、冷口、古北口分三路進入冀東。
 
12月5日,林彪坐車離開山海關,到達遵化,在遵化西三里鄉張各莊村住了三天。東屋裡有幾個戰士在忙著往牆上掛大地圖,高桌上放著電話,電話裝在有皮帶的牛皮包裡,炕頭上支著一架行軍床,床下放著不少地圖和書。所以東屋裡始終非常安靜。林彪時常獨自在屋裡踱來踱去,燈一直亮到深夜,他時常端著油燈在地圖前凝視著、思考著,很晚才躺在行軍床上睡一會兒。第三天凌晨林彪走了,院外西牆上有他們剛刷寫的一行白色標語:“打到北平去,活捉傅作義!”“打倒傅作義,解放全中國!”
 
12月6日,因為先入關的3、5縱遭到敵機轟炸,林彪致電毛澤東:“每日每夜均有敵機偵察轟炸,已無秘密可言。昨已令我最後三個縱隊經山海關入關。”
 
12月7日早晨,林彪一行到達薊縣以南10里的孟家樓,這裡距北平、天津、唐山各180里。孟家樓駐地是林彪選的,他看了看地圖,南面、西面都有部隊,認為不必再往前走了,就住在這裡吧。平津前線司令部設在孟家樓村南的一所普通農舍裡,這是一片不大的院落,院落連著一個小小的穿堂。穿堂東側是林彪住房,西側是作戰室,掛滿軍用地圖,屋子中間放著一張舊八仙桌,上面蒙一塊白布,兩把沙發木椅。每到一處,林彪要求的第一件事先掛地圖,把敵我位置插到地圖上。他進屋子首先坐在椅子上看地圖,再等電台架好收發電報。
 
6縱到達薊縣的第三天,洪學智、賴傳珠奉命到孟家樓接受任務。林彪正和劉亞樓邊看地圖邊研究什麼,看見洪學智、賴傳珠來了,高興地說:“你們來得好快呀!”接著林彪講了當前的形勢以及軍委和平津前線司令部的作戰意圖。林彪說:“東北野戰軍入關,迅速改變了關內的形勢。蔣、傅軍放棄了全部中小城市,龜縮於北平、天津、張家口和新保安及其近郊。眼下,北平之敵企圖向天津突圍,天津之敵亦準備進至武清一帶接應他們;另外,天津之敵還有向塘沽海上逃竄的跡象。針對這種情況,毛主席和中央軍委目前的基本原則是:圍而不打,有些則是隔而不圍,以便吸引平津之敵,不使其迅速決策逃跑,待我軍部署完成後,再將敵各個殲滅。”林彪停頓一下繼續說:“我們平津前線司令部對平津之敵的作戰方針是兩個切斷,一個是切斷平津之敵,防止北平的敵人向天津逃跑;另一個是切斷津塘之敵,防止敵人由塘沽經海上逃跑。”洪學智說:“請總部放心,我們堅決完成任務。打阻擊,我們6縱很擅長。遼瀋戰役時,127師在厲家窩棚就堵住了廖耀湘兵團南逃之路。這次我們還把127師放到風口浪尖上去。”林彪說:“在塘沽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把敵人堵住。我們再打一個大殲滅戰。”
 
6縱開始行動後,洪學智、賴傳珠又被叫到孟家樓,任務變了,劉亞樓說:“塘沽任務交給別的縱隊了,你們截斷平津敵人的聯繫,防止敵人從北平往天津逃跑。你們要不怕疲勞,不惜減員,不怕受凍受饑,不顧一切地以最快速度,晝夜兼程地趕到香河一帶實行截擊任務。這是最重要最關鍵的任務。你們要加速行動。”林彪十分嚴肅地插話:“3縱、6縱要利用涼水河構築防禦陣地。在我主力到達之前,在馬駒橋東西地區及其以南進行運動防禦,爭取時間等候主力趕到,不得已時,才退至廊坊、武清。總部對你們的要求是,不論敵人怎樣突圍,也一定要拼死拼活地將其消滅。”
 
uWYrfyS
正在作戰報告的劉伯承。
 
千方百計把傅作義“留”在華北
 
蔣介石認為林彪部隊一時還不會進關。傅作義極力偵察東北人民解放軍入關的情況,但始終沒有發現顯著跡象。
 
密雲是承德到北平的必經之路,本來中央軍委命令11縱繞過密雲,直出平綏線。程子華認為密雲好打,想順便把它打下來,可是密雲並不好打。11縱打密雲延誤了西進,受到毛澤東的批評。程子華立即採取補救措施,命令4縱繞過密雲城,取捷徑向南口疾進。
 
12月5日,傅作義得知攻打密雲的部隊頭戴皮帽子、腳穿大頭鞋,斷定林彪的部隊提前入關了,急令他的嫡系35軍由張家口星夜撤返北平,並要104軍、16軍由懷來、南口向西接應。
 
12月7日,林彪、羅榮桓、劉亞樓致電中央軍委,擬以先頭第3、5縱消滅南口16軍。12月8日7時,毛澤東認為此舉“在全盤計劃上是不妥的。現傅作義有14個師、一個騎兵師集中北平、涿縣、通縣、順義、南口區域(下花園、懷來之五個師未計在內)。你們的首要任務是不使這些敵人逃至天津,……在平津未隔斷的條件下,如果你們除程(子華)、黃(志勇)外再使用兩個縱隊去打南口的16軍,並把16軍消滅了,那就有迫使北平之敵早日逃至天津、塘沽的危險。”“平津之敵不可能逃往西安、鄭州、徐州,因為平綏路上有8個縱隊,也沒有向綏遠逃跑的可能。有逃往青島的可能,但主要危險是逃到天津、塘沽。但一則津、塘港口快要封凍,二則船隻不足,三則傅作義此時無此種準備。他的方針現在還是固守平、津、唐。張家口有敵兩萬餘被圍(圍而不打),亦使傅作義難下單獨逃跑的決心。”毛澤東說:“第一個任務是隔斷平津聯繫,北平區敵人14個師即無法逃到天津。第二個任務是包圍唐山敵人三個師。只要北平、唐山兩區敵人跑不掉,天津、塘沽、蘆台之敵(十個師)即少有單獨逃跑的可能。第三個任務是以一個縱隊隔斷天津、塘沽間的聯繫,以三個縱隊攻殲塘沽、蘆台線敵人。”
 
12月8日,平綏線戰勢發生變化,敵35軍被圍在新保安。4縱司令員吳克華接到林彪的命令,要他們首先迅速攻占康莊,不讓南口的16軍同西援新保安的104軍靠近,更不能讓它向新保安的35軍靠近。
 
12月9日拂曉,4縱經過四晝夜急行軍,插到康莊、懷來、八達嶺一線,並包圍了康莊敵人。12月10日,4縱在懷來橫嶺、白羊城地區堵住國民黨軍104軍,總共殲滅1.09萬敵人。此戰切斷了平張線,受到中央軍委的表揚。
 
12月11日發生了三件事。第一件事,11縱進占南口。第二件事,傅作義得到情報,頤和園附近發現共軍,嚇壞了。傅作義從張家口到北平就任華北“剿總”司令後,為了保持艱苦樸素的傳統,不讓部隊腐化,把他的總部設在北平西郊公主墳附近,自稱“新北京”。傅作義害怕解放軍從西山插過來襲擊他的司令部,臨時緊急決定,總部和警衛部隊立即全部撤入北平城內。第三件事,中央軍委就平津戰役作戰方針致電林彪、羅榮桓、劉亞樓:“我們真正的目的不是首先包圍北平,而是首先包圍天津、塘沽、芒台、唐山諸點。惟一或主要的是怕敵人從海上逃跑,因此目前兩星期內一般應採取圍而不打或隔而不圍的辦法。此種計劃出敵意外,在你們最後完成部署以前,敵人是很難覺察出來的。現在敵人估計你們要打北平,爭取在10月25日以前完成部署。應鼓勵部隊在此兩星期內不惜疲勞,不怕減員,不怕受凍受饑,在完成部署以後,再行休整,然後從容攻擊。攻擊次序大約是:第一塘蘆區,第二新保安,第三唐山區,第四天津、張家口兩區,最後是北平。”“攻擊(北)平、(天)津、張(家口)、唐(山)諸敵的戰役已經開始,這是一個巨大的戰役。不但兩區野戰軍應歸林羅劉譚統一指揮,冀中7縱及地方兵團,亦應統一指揮。望華北軍區即令7縱及冀中軍區與林羅劉接通電台聯繫,接受任務。”
 
12月13日,中央軍委認為,平津事變將像瀋陽那樣迅速發展。
 
12月14日,東北野戰軍3、4、5、6、10、11縱及華北7縱先後占領南口、海澱、豐台、黃村、通縣、廊坊等地,完成對北平的包圍。東北野戰軍9縱占領漢沽,向北塘、塘沽前進。
 
12月17日,在11縱攻占石景山的同時,3縱攻占南苑機場,機場上的25架飛機被完整繳獲。傅作義不得不毀掉幾百棵古柏,在天壇開闢臨時機場。剛啟用,就被解放軍的炮火封鎖了,傅作義又在東單開闢了一個小機場,後來蔣系將官就是從這個小機場逃離北平的。
 
《攻克天津:林彪進關後啃下最硬的骨頭》連載4,《中國密報》第58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