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猶豫,毛澤東命令提前進關

 

pOQGNST
林彪和中共中央軍委常委會後於廣州東山小島合影。
 
舒雲
 
傅作義從南京回來到北平後,放棄了承德、保定、山海關等地,把41個師擺成一字長蛇陣,以張家口、北平、天津、塘沽為樞紐,蔣系部隊控制北平以東,傅系部隊控制北平以西。傅作義還準備將華北“剿總”從北平東移到天津。但傅作義實在不想按著蔣介石的指揮棒到南方去,他派一名副官,把夫人和幾個孩子送到重慶。同時在歸綏屯集糧草,實在不行就西退綏遠。
 
遼瀋戰役結束後,中央軍委計劃1949年上半年發動平津戰役。中央軍委關於華北的作戰方針,是先奪取歸綏,1948年12月15日以前攻克太原,1949年上半年,第三個戰役才輪到平津。
 
因為傅作義對堅守平津還是西退綏遠,還沒有下最後的決心。中央軍委考慮攻打歸綏,本來就沒有十足的把握,還可能促使傅作義提前西退,於是11月9日21時決定:“為爭取早日奪取太原並抑留傅作義部隊於平、張、津、保地區,以待我東北主力入關協同華北力量徹底殲滅該敵之目的,”“3兵團停止攻綏計劃,”2兵團準備“參加太原作戰”,補充俘虜,動員新兵,“補充太原前線部隊”。這為日後“綏遠方式”的產生埋下了伏筆。
 
林彪則認為:歸綏撤圍並不是安撫傅作義的關鍵,而繼續打太原,卻可能嚇跑傅作義這隻驚弓之“鳥”。11月15日13時,林彪、羅榮桓、劉亞樓致中央軍委電:“為防止傅作義向西逃回綏遠,使東北我軍入關將會撲空,不能發揮殲敵作用。……除感覺軍委令楊成武部暫不攻歸綏的方針很好外,”我們建議“目前既未正式總攻太原,亦可暫不攻太原,而集中力量迅速包圍保定或張家口(除留一部監視太原外),在這兩處中何處敵人較多較可能達到包圍的目的,則包圍何處,切斷其與北平的聯絡。對所包圍之敵,採取圍而不攻的辦法,以達到拖住敵人的目的。使傅作義及其所屬之中央軍,既不能撒手南下,亦不能撤退綏遠,亦不能集中兵力守天津或守北平。如我不攻城,他來增援則正便於我軍殲滅,等到東北部隊南下後,再同時合力發動攻勢,殲滅全部敵人。”“太原已成死城,在我軍殲滅傅作義及其所屬之中央軍後,屆時可隨時輕易拿(下)。”
 
毛澤東命令林彪提前進關
 
林彪等人建議暫不攻太原的電報引起毛澤東的重視,決定撤圍歸綏,並停止攻打太原,並要求東北野戰軍提前入關。因為這時,毛澤東決心把傅作義“留”在華北,不能讓他西撤或南撤,沒有別的辦法,只能調東北野戰軍提前入關。東北野戰軍先遣兵團入關以後,11月16日4時,毛澤東為中央軍委起草電報,徵求東北野戰軍的意見,“我們曾考慮過你們主力早日入關,包圍(天)津、(塘)沽、唐山,在包圍狀態下休整,則敵無從從海上逃跑。請考慮你們究以早日入關為好,還是在東北完成休整計劃,然後入關為好,並以結果電告為盼。”
 
11月17日11時,程子華、黃志勇向林彪、羅榮桓、劉亞樓建議:“根據近日平津敵調集情況及平綏敵一部西開等,傅敵似有提早撤出平、津之可能。提議東北傷亡小的縱隊提早南下,楊(成武)羅(瑞卿)耿(飆)兵團暫勿西去,以集中力量阻傅敵西撤或南下,候主力來殲滅之。”
 
14時林彪、羅榮桓、劉亞樓、譚政向中央軍委報告:“東北主力提早提早入關很困難。因為東北解放後,部隊思想發生很大波動。東北籍戰士怕離開家鄉,怕走路太遠,甚至某些幹部已開始生長享受情緒,需要以大力解決這一問題。過去因忙於決戰後問題的處理,還未正式向戰士解釋此問題,正布置通過各種方式解釋此問題。同時新兵與俘虜戰士的補充還未就緒,爭取工作也要有相當時間,否則逃亡減員會更嚴重。此外部隊冬大衣、棉帽、棉鞋均尚未發下。2、為爭取能迅速完成出動的準備工作,我們已於14日將原訂之整訓計劃改變,集中在戰士中進行解決入關思想及爭取鞏固補充新戰士及俘虜戰士工作,及在幹部中反無政府無紀律的教育,已將軍事教育改在將來行軍作戰的機會再進行。各縱均提出要求延長休整時間,我們未予答覆。3、此次秋攻1縱傷亡較小,雖可提前入關,但該縱現在瀋陽。3縱在錦州便於入關,但該縱在秋攻中傷亡共1萬餘人,需要必須的休整。我們擬爭取現在海城、營口之第9縱和黑山之第10縱盡可能先出動。4、如敵確定不守平、津,則必將在我東北主力尚未入關時及開始發現我主力入關時,即開始撤退。因此,關內部隊(包括4、11縱),最好能在東北主力尚未動時即能包圍一股較大敵人,以拖住敵人為好。”
 
林彪、羅榮桓、劉亞樓、譚政商量了半天,譚雲鶴記錄。就是講各種困難,我們一下走不了,建議華北部隊包圍一大股敵人,好拖住敵人不好下決心走。
 
11月17日22時,周恩來起草、毛澤東修改的中央軍委電報發給林彪、羅榮桓、劉亞樓,在闡述提前入關的必要性後,請他們考慮提前於本月25日左右進關,或按原計劃休整到12月半兩個方案。當然醜話說在前面,“不管蔣(介石)、傅(作義)軍是否撤走,仍按原計劃休整到12月半,然後南進。即是說,蔣(介石)、傅(作義)軍要撤就讓其撤走,你們則準備於到平津後無仗可打時即沿平漢路南下,先在長江中游作戰,逐步東進與劉(伯承)、陳(毅)會攻京滬。”
 
這話已經說得很難聽了,但還是商量的口吻,林彪等沒有回電。11月18日18時,毛澤東不再商量了,為中央軍委起草電報致林彪、羅榮桓、劉亞樓,先通報傅作義接洽起義,“擬利用此機會穩住傅作義不走,以便迅速解決中央軍。”然後命令:“望你們立即令各縱以一二天時間完成出發準備,於21日或22日全軍或至少八個縱隊取捷徑以最快速度行進,突然包圍唐山、塘沽、天津三處敵人不使逃跑,並爭取使中央軍不戰投降(此種可能很大)。望你們在發出出發命令後先行出發到冀東指揮。”
 
林彪等人提出了一些困難,其中一個理由就是,現在已屬嚴冬,而部隊還沒有換裝,地方和軍隊的服裝正日夜加工趕製,等部隊換裝之後馬上進關。毛澤東回話說你們現在進關,雖然還沒有換裝,但你們待在東北,同樣也沒有冬裝可換。而關裡比東北還暖和一些,與其在東北等冬裝,還不如把部隊開到關裡來等。要你們現在進關,並不是要你們馬上打大仗,而是乘傅作義部隊分散在山海關、張家口一字長蛇陣的態勢,乘其不備,先把敵軍逐個分割包圍起來,等部隊休整完畢再視情況逐個加以殲滅。否則傅作義部隊發現東北大軍入關,怕遭圍殲,勢必西撤綏遠或索性把部隊集中在天津、塘沽地區,視情況由海上逃跑,這對於整個戰局的發展十分不利。
 
《攻克天津:林彪進關後啃下最硬的骨頭》連載2,《中國密報》第58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