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立國監委,王岐山續任的信號?

 

陳小平、張博樹

 

【編者按:2016年11月28日,明鏡集團執行總編輯陳小平在《明鏡編輯部》28期電視節目中與來賓哥倫比亞大學客座教授張博樹先生,以“國監委是頂層政改還是王岐山續任信號?”為題對談。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為何現在提出監察改革?

陳小平:白緯君的文章有批評這個體制改革,它不是一個改革,它是一個倒退,他強調的一點就是監察委員會將會和中紀委合署辦公,等於把中紀委現在的權力合法化,把黨國一體化也合法化了。我們不是經常批評王岐山的中紀委在法外搞反腐、雙規審查等等,現在這個監察委改革改完了以後,王岐山的中紀委就可以披著合法的外衣去抓人了,把雙規就合法化了。這是一個。

另外一個就是80年代鄧小平發表《黨和國家領導體制的改革》的講話以來,一直強調黨和國家要分開,黨政要分開,這是鄧小平一直強調的東西。所以白緯君在文章就批評國家監察委的改革第一離人類的普世價值,離人類的憲政文明方向越來越遠;第二個就是即使連80年代鄧小平搞的政治改革這樣一個目標都沒有達到,而且還是從80年代鄧小平的政治改革再往後退。

為什麼呢?鄧小平提的政治體制改革是黨國要分開,現在監察委的改革是把黨國揉成一團,因此,白緯君說這兩點是改革一個最大的問題。

張博樹:第一個問題關於監察委員會和黨的紀律檢查委員會合署辦公,這件事情不是這次改革才出現的,是原來國務院下面的監察部和中共中央的紀律檢查委員會實際上是合署辦公的。這並不是新的事情。

為什麼我剛說到這樣的改革換湯不換藥?它只是一個形式上的變化,其實黨的紀律檢查部門和國家紀律的監察部門這兩個東西的合署辦公原來就是這個樣子,不是這次才出現的。只不過現在又強調新的國家監察委員會將和黨的紀律檢查部門要合署辦公,它就是再一次明確而已,這裡頭我覺得沒有什麼實質性的變化,這是一點。

第二點,白緯君提到鄧小平在80年代提出的政治體制改革的方向,是強調黨政要分開,現在這麼一搞的話是黨政要合一,似乎這樣一個東西比80年代更還要後退。這樣的批評有一定的道理。

的確,現在習近平的中共中央做的是集權,它基本上是扭轉了80年代當時中國政治改革的一個基本方向,鄧小平提出黨政分開作為政治改革的基本方向,有它具體的背景,有它特殊的含義。鄧是希望提高工作效率,減少些扯皮,鄧當時所想的是如何讓政府這個機器能夠運轉的更靈活、更有效率些。那時候的話是機構冗員非常多,黨政機構重疊,行政效率很慢,這是當年80年代面臨文革後所造成的遺產,一些後遺症,當時鄧是想解決這個問題。

雖然他這段改革在我們憲政自由主義的角度來看,是很有限的改革,因為他沒有觸及一黨專政制度的基礎,但至少他提出來黨不要對這個行政做過多的干預,有些事情讓行政部門自己去定。在這個意義上,有當時的進步意義。那今天搞的合署辦公也好、黨政的力量重新的合一也好,或者說黨對政府部門更加嚴格的控制也好,那確實不如當時80年代的鄧小平。但我覺得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還是看中共為什麼要在現在提出國家監察制度的改革,這是更大的問題。我們有提到他們也提出這個核心的問題是要遏制共產黨的腐敗問題,這是最根本的。

所謂的從嚴治黨這是十八屆六中全會的公報講的核心主題。但是這個主題不是現在才有,是從毛澤東時代就有。從鄧小平到習近平,他們所想像的、所著力的解決或者是糾正黨的片面趨勢、黨的貪腐問題,他採用的方法基本上就是靠紀律檢查,靠內部整肅,派中央巡視組,用這樣一條辦法,他用這條辦法作為解決黨內貪腐問題的主要手段。這些方法也有很多具體制度的設想也有新的建構,我們也不能說他們不努力,這是一個意思。

但話說回來了,一個政府或者一個當權者,當他握有權力的時候會有產生腐敗的一種趨勢,這是幾乎所有國家、各個不同時代都會發現的一種現象。關鍵在於當人類文明已經進到今天這樣一個階段,人類對於政治上如何來控制自己,如何來防止當權者對權力的侵蝕而產生腐敗,甚至產生變質,在這個問題上其實人類今天已經有很成熟的經驗,就像我們現在說的,憲政民主的制度。

現在在比較成熟的憲政民主國家裡面,解決當權者腐敗的問題有一套辦法、一整套辦法,比如說,司法應該是獨立的。不能說官員犯了法了,最後還是在官員控制下的法院或者是檢察院或者什麼監察委員會來去整治你,這樣整頓的了嗎?用一個人的左手去控制一個人的右手,真的能做得到嗎?歷史上證明實際上是做不到的。

如果你有一個獨立的司法機構,完全不在黨的控制之內,完全的獨立機構,不管你是誰,不管你在黨內的職位有多高,只要觸犯了國法,我就可以起訴你,可以去判你。這時候就需要一套獨立的檢察機構,跟一套獨立的司法機構。但中國現在顯然是沒有的。

中央紀委及監察部的所在地。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