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俊波調任保監會主席多少出其意料

 

《中國密報》特約記者  劉斌
 
 是替罪羊?
 
中國保監會的全稱是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英語:China Insurance Regulatory Commission,CIRC),簡稱中國保監會、中保監。負責監督管理保險市場。該機構成立於1998年11月18日,成立之初是中共國務院直屬副部級事業單位,2003年初升格為正部級。
 
經濟時事評論員秦偉平對美國之音說,項俊波“涉嫌違紀”應是與腐敗有關。在他擔任保監會主席任內,中國保險行業發生很大的變化,尤其2014年後中國保險市場有了爆炸性增長。他說:“他發了大量的保險公司牌照,最近兩三年保險公司在市場上攪起很多風雲,保監會也受到比以往更多的關注。他在保監會任內的腐敗線索還需中紀委調查,但公眾肯定知道他涉嫌很多貪汙腐敗案例。像這樣一個金融系統的主要官員可以操縱的空間非常多,他可能涉嫌幫紅色家族洗錢。”
 
秦偉平說,中國外債高築,國內經濟也不景氣,然而銀行商會非但沒起正面作用,還淪為權貴集團通過金融工具血洗中小股民、保險用戶資金的管道。習近平可能希望通過這次清洗來換上自己的人馬,並為可能爆發的危機找到替罪羊。對習來說,不管是集權或安排自己的人馬在核心位子上都非常有利。
 
秦偉平說,項俊波能坐上這麼重要的金融位子,背後肯定有更高級的政治局委員、常委級人物橕腰。他說:“腐敗最厲害、來錢最快的就是金融領域。太子黨、二代系統通過各種投資公司上市,包括項俊波任內發保險執照,現在保險公司亂象非常明顯,吸收了大量社會資本,保險市場從2014年幾千億規模擴展到2016年底的三萬多億,如果保險市場崩潰,投保民眾可能面臨血本無歸的狀況。”
 
項俊波被雙規後,前證監會主席肖鋼、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的潘功勝、人民銀行副行長範一飛和銀監會主席助理楊家才等即將落馬,周小川也遭到調查的消息在海外傳出。可見這一輪金融界反腐的高潮還遠未到來。
 
北京消息人士對明鏡廣播電臺披露潘功勝正被調查之中,是否對其雙規,需要王岐山、習近平最後簽字拍板。 
 
國家外匯管理局是中國人民銀行管理的副部級國家局,主要負責管理外匯收支、買賣、借貸、轉移以及國際間的結算、外匯匯率和外匯市場。
 
20151231230625LqfBS0xUcH
 
潘功勝
 
王岐山是始作俑者
 
在金融業裡,保險業一向處於邊緣化的地位,保險業內常用“全行業總資產規模不及交通銀行一家”來概括保險業的弱小程度。
 
與行業狀況相對應,保監會亦是一行三會裡最弱勢的部門。對於曾任職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兼上海總部主任,後又任職國有大行農行一把手的項俊波來說,調任保監會主席雖然職級升為正部級,但多少出其意料。
 
瘦小精幹、笑容親切、說話直率、帶著四川口音,成為項俊波留給保險條線記者們的第一印象。
 
據《財經》報導,被外界評為“性情直爽”的項俊波剛來保監會時,不諱言對自己“被跳槽”的意外。據悉,他到任不久後曾在一次保監會會議上表示,確實沒想到自己來保險業,舊時老友同事見到他就半開玩笑地問“怎麼去賣保險了”。
 
該報導還指出,在執掌保監會首年,項俊波對於自己的新職務“到底意難平”,業內一直流傳其一直在運作謀求“動一動”,時有傳聞他的新去向的各種版本。
 
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之所以給人這種不安於此的印象,除了時有傳聞,一個佐證是他到保監會之後,除了帶秘書過來,未引入任何舊部,沒有安排自己人。這和其主政保監會後期培育“自己勢力”的用人風格形成鮮明對比。
 
不過,2012年4月,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調研上海保險業時的一番講話,為日後保險業的“火山噴發”墊底了政策基礎。當時的背景是中央決策層首次專項調研保險業,相關的背景是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建設。
王岐山在上海市考察期間指出,要加快轉變保險業發展方式,處理好保險業與百業的關係,強化保險監管,完善宏觀審慎、資本充足、准入退出、風險處置等監管制度。
 
對於高層釋放出來的政策信號,頗有行動力的項俊波在兩個月之後便召開了被稱作“大連會議”的“保險投資改革創新閉門討論會”,一口氣推出主基調是放鬆管制和拓寬範圍的13項保險投資新政(下稱“13項新政”),囊括當時所能預期的所有投資工具。
 
如此高密集、高力度地出台保險資金運用政策堪稱史無前例,當時諸分析人士評價“超出市場預期”。
 
隨之,修訂《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市場化定價機制等三大改革、一系列監管和審批正常的放寬等等,雨後春筍一般,保險行業創新和大松時代綁隨之而來。各種產業資本進軍保險業,形成上百家排隊等候進場的盛況。“中國市場上幾乎所有的大佬,都想要拿到一塊保險牌照。”一位接近保監會的人士感嘆。
 
《財經》的報導指出,在項俊波主政下,以鬆綁和創新作為監管主基調,對保險公司股權結構、產品、投資等諸方面進行了全面鬆綁。也正是這一系列政策鬆綁,在促成保險業大發展的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一大批興風作浪的平台系保險公司,日後受到業內外詬病。亦有諸多業內外人士推測,項俊波出事或許與這些政策鬆綁背後滋生的利益交換和腐敗有很大的相關性。不過該說法有待中央紀檢部門的官方信息確認。
 
伴隨著市場化改革的推進,保險業陣營出現分化,原本作為市場主導者的“老七家”市場份額節節下降,安邦保險、富德生命人壽、前海人壽等中小公司迅速沖進“千億保費俱樂部”。
 
隨著擴容潮而來的各路資本中,一些金融大鱷隱身保險業,假“金融支持實業,實業支橕金融”之名,行險企作為融資平台的大夢。資本凶猛,利用關聯交易大玩“隱身術”,通過內幕交易、關聯方認購、隱形舉牌等完成跨界資本狩獵,成了其常用手法。而由其挑起的產業圍剿之戰,引起產業界的不滿和憤怒,亦使2016年下半年以來保險業內外形勢急轉直下。
 
《財經》的報導指出,對於這些產業大鱷的種種做法,保監會曾有所警醒,多次敲邊鼓。然而,市場可以觀察到的是,監管政策常常出現左右搖擺,市場亦隨之上下而變。市場上各種跨市場跨領域跨行業的現象層出不窮,以高槓桿和泡沫化為主要特徵的金融風險相互蔓延。保險公司的公司治理、資金運用問題日益突出。特別是幾家被視為“黑馬”的保險公司,在家族化控制之下,屢屢突破監管紅線,以高成本的高現價產品擴大保費規模,並進行激進的、高風險的股權投資。這最終引發了高層和市場對於“野蠻人”“金融大鱷”借道保險公司現象的關注。伴隨的兩個細節是:
 
細節一:項俊波2011年到任保險業,券商中國記者統計,從2012年開始,保監會出台了282項政策法規,平均每年56.4項。在他治下,保險業近年來發展迅速,到2016年年底已經達到15萬億人民幣的規模。
 
細節二:項俊波在保監會的這五年,保險行業迎來了歷史上最大的政策紅利期。在政策紅利逐步釋放的同時,監管權力尋租、人情執法的問題暗中滋生,各種舉報材料不斷。
 
FznJIst
 
王岐山
 
(《“跨界人才”項俊波這次跨進去了》連載6,《中國密報》第57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