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小夏:美國之音打壓採訪郭文貴記者

陳小平 龔小夏

嚴酷的迫害

龔:是這樣的,我們是一些小人物,我們只是一些前線記者、工作人員,我們工作很努力,但是呢,就是在這個時候呢,我們沒有美國之音的支持。美國之音高層,現在外面有傳說,不惜花百萬美元來打我們,但是他們拿的是納稅人的錢。他們的錢是,現在我算了一下,已經花了好幾十萬了,在那。現在就是僱了一個律師行兩個律師,已經工作了一個多月,那麼他們是,我問了他們,你們是不是多少錢一個小時?那他們大概就是,應該是500或者更多一點,至少500塊錢一個小時吧,在這兒做調查。

然後呢,他們還僱了一些危機公關公司,什麼各種各樣,我不知道他們僱了多少人來調查我們,但是應該說是相當相當多的錢。那麼我們當然沒有這個力量,我沒有他們的調查力量,另外,我們雖然說是帶薪休假,不是休假,所以我們坐家裡得等著。

我還知道的有消息是,他們還讓美國之音的公關部門啦什麼不斷去國會活動,當然他們活動的力量比我們強多了!我們小人物嘛,我們確實也是,沒有什麼太多這種……就儘管我們人全都方便,什麼有些議員我們還是挺熟,但是呢,我們確實確實沒有美國之音的資源,沒有納稅人手裡的那種無盡的資源,可以隨便隨便地花。我們現在光為自己辯護就不得了了,我們也當然必須是請了律師。所以我們幾個呢,我還比較好一點,就是因為我還沒有,就說是單身了在這,沒有什麼負擔,其他幾位的家庭負擔都非常重。那這時候呢,美國之音對我們進行了非常非常嚴酷的迫害,可以這麼說吧,在過去這一個月時間裡。

陳:迫害?非常嚴酷的迫害?

龔:非常嚴酷的迫害!可以這麼說。

陳:很厲害啊!

龔:很厲害。因為他們手裡有納稅人的錢,他們也不在乎,他們一定要把我們打到十八層地獄下去,就這麼說了,差不多。那麼這個迫害,包括比如說,他們僱的調查人員,調查人員光是跟我談,就談了11個小時。整整11個小時,連你祖宗十八代,家裡從哪來的,從什麼地方,就一定要給你找出,說你有哪些地方是有什麼問題的。就說你想一想,就是11個小時坐在那,回答調查人員非常非常、你有時候都想不到的一些很詳細的問題,就說這個,詳細到你幾歲長大,什麼時候你有什麼個人關係,你在哪,就這種事情吧,確實是,我幸好,我的歷史還比較是公開的一本書吧。

陳:你要問我,我好多都不記得了,你要問那麼遠的話。

龔:但是他們確實也是很辛苦,就是這事。他們現在,起碼我們知道的,他們啟動了三個到四個的調查,就是每一組不同的調查人員,在不斷地調查我們。不光有律師,有危機公關公司,有保安公司──保安不是公司,就是他們自己的保安人員,有什麼亂七八糟的,你都搞不清楚!所以不斷地有人就說,你要接受這個調查,你要接受那個調查,我想吧,一般來說,鐵漢子也不太容易經住這個!


美國之音總部。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