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現在私企很難生存,我就是最好例子

 

OgCFAkW
李克強說要支持私營企業。
 
陳小平、郭文貴
 
為什麼我站出來說話
 
我這些年只用10%的時間去賺錢,我賺錢非常地成功,可以說我在海外現在我的基金裡面控制幾百億美元,我已經不需要賺任何錢了。而且我的合夥人都是國家元首和國家級的基金,我也不需要賺錢了。我在這邊,光吃這個每年基金給我的錢,我也花不完了,是不是?但是我想說的,我一點安全感都沒有,我一點快樂都沒有。我現在,我在推特裡面找到了快樂,我找到了溫暖,我找到了安全,因為我能說出我的心裡話來。因為我不敢想像我過去的經歷,就像每次我在我的飛機上,我花了一億多美元買了架飛機,可我在飛機上我害怕,為什麼害怕?我害怕有一天,我再回到看守所戴上死刑鐐、死刑銬的感覺。我害怕有人暗殺我。我這是發自內心的,不是不害怕。我只能面對,敢於面對,不是不害怕。我擔心像劉志華事件,一夜之間宣布這東西都是他女朋友的了。我擔心的事,像李友這事件,一句話就把你東西給沒收了,家人就給你抓了。是因為害怕,因為我的恐懼,告訴我,我不能恐懼,不能害怕。因為我的恐懼就是敵人的工具,制約我們的手段。我希望我的恐懼、害怕,能讓我堅強。
 
為什麼我站出來要說話呢?我希望我的說話和我今天的站出來,戰勝了恐懼,戰勝了害怕,然後呢,有利於真正的依法反腐,有利於國家的反腐,這是有幫助的。最起碼我們上次節目播出以後,很多人發出的聲音和語言,還有推特上跟我講的話,讓我很感動的。很有水平。我們不要搞這個民粹主義。我們不要以暴制暴。我們應該以最平和的心情,面對著我們今天所處的環境。做有利的事情,而不僅僅是為了自己。所以說,今天的這個第二集的播出,我發自內心地希望所有的當事人,和我這個事件有關的人,能看到文貴的誠心。我沒有任何要反哪個人,反這個組織,反這個黨,反這個國家。我真心地希望,通過我說的話,我的事實,能有利於國家的依法治國的推進和進步。
 
為什麼對私營企業打擊
 
剛才我說了,我小的時候受到的這種打擊和待遇,那是無法想像的。很多人最近找我,希望把我成長的過程,我弟弟為什麼死亡,然後呢,我又如何從河南裕達3億多美元建了裕達國貿,如何在國際上發展,然後又如何在北京建了盤古和政泉,如何又是搞了民族證劵。我非常的......原來我是低調的,我不希望任何人問這話題,我想潛藏在社會下,好好做我理想的事情。現在我已經被迫站出來,在公眾的面前了。我願意負責任地把我的歷史和經歷,希望能講出來,事實講出來,有利於大家瞭解中國過去幾十年來的法制環境。還有特別是現在在國內的企業家,說白了國營企業和私營企業,現在已經到私營企業很難生存的程度了。我就是最好的例子。我剛才說了,沒有貸款,沒有人支持,即使在河南這個地方,我做這麼大貢獻。在我們公司裡面,被政府,兩級政府多次下文,任何官員不允許到我們那去消費,北京盤古是多年來不允許官員去消費,這是不公平的,這是沒有法律的。不是因為我們貴,我們有便宜的啊!為什麼對私營企業打擊?這也是一種不守法的行為。包括現在我家人還在裡面關著,還被抓,我的同事還被關,還被抓。這些事情,這些都是無法想像的。這是我為什麼必須要不顧一切代價,不惜一切代價,要站出來。
 
我真心地希望我們的網友們,還有今天所有的我們海外的媒體,能給文貴一個公平的講真話的機會。我也希望你們監督我,批評我,讓我在追求我的理想、中國依法治國的最高目標的道路上,讓我走得更穩一些。希望我能成功,因為我認為這也是對大家的幫助。我的人生經歷,已經有資格、有能力來做這件事情,而且這是我未來的人生,我所有的目標,因為我不需要再去賺錢了;我更不會圖名;政治上更不用說,你讓我去當官,我寧可自殺。我就一個目標,希望我家人的死亡,家人多年來的恐懼,和家人現在失去的自由,和我所經歷的事情,能告訴中國人,我們最需要的是依法治國。沒有這個基本的社會的原則,我們大家都會沒有未來,很危險,很可怕。這是我發自內心的。
 
這是為什麼今天在明鏡電視,我對著大家的時候,我很興奮,我就是想把這些真實的故事,我所經歷的事情,告訴大家。我希望未來你們加入郭文貴的推特,咱們在推特上多多交流。然後在第三集的時候,我們能講出更多的事實上的證據,而不是真正的像有些網友說,你爆料吧爆料吧——不要這樣慫恿我,那樣會把我毀了,也把大家毀了,我們還是最終要結果。這是我今天所有的爆料當中,我發自內心想要講的。希望我的講,今天說的話,能讓你們滿意。
 
《北大方正幕後的腐敗常委擁有千億資產——明鏡電視專訪郭文貴第二集》連載24,《內幕》第63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