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經濟會議,最關鍵的問題誰也不談


陳小平 张欣

 

【編者按:2016年12月16日,明鏡集團執行總編輯陳小平在《明鏡編輯部》第41期電視節目中與來賓美國經濟學教授,前留美經濟學會會長張欣,以“中央經濟會議,挽救中國的信號還是更大危機開始?”為題對談。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出席中央經濟會議的習近平和李克強。

 

最關鍵的問題沒談到

陳小平:談到“L”型,我們知道那一豎,那一豎掉到什麼時候,我們根本就不知道,那麼這個意思是說,中國經濟肯定是遇到了一個比較大的危機,討論這一豎的話。什麼時候到這一橫呢,也不好說。那麼我接下來想要問的一個問題是,這一次的經濟會議,對這種經濟危機的認識是否足夠?是否認識到現在經濟中的問題究竟是什麼?這是一個。另外,這次的經濟會議有沒有對中國的經濟問題開出一個你認為合適的處方?

張欣:這次的會議,因為我們還沒有看到它的全部公告,只是那些新聞報導,就這些新聞報導來講,很多具體問題還是談到了,而且我覺得也談到了點上。而且我覺得,這裡面,回到我原來的說法上,那些具體的做法中,有些是正確的,但是還有很多最關鍵的問題沒有談到。這就是政治上的障礙。

簡單的來講,比如說,現在經濟上存在的幾個大的問題,他提到的,一個是貨幣。現在的貨幣,這幾年增發這麼多,造成了很大的危險。新華網這篇文章中怎樣講的呢,它說要適應貨幣供應方式性變化,要調節好貨幣閥門,要維護流動性基本穩定,那證明他知道有這個貨幣問題。它也知道槓桿原理,它也談到了裡面有一個槓桿,要著力,防控資產泡沫,提高和改進監管能力,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在國企改革當中呢,剛才前面提到,現在再加一些,為什麼說是李克強的聲音。這裡面呢,如果我們注意過去權威人士的文章,它提到有這麼一點——權威人士據說是劉鶴寫的,文章裡面就強調,不要提再轉股,它說再轉股不是解決國企的問題的,權威人士說要把這些國企都關掉。但是這次又提到了債轉股。債轉股是李克強比較欣賞的一種解決方法,可見這次的公告當中,債轉股是李克強方面的一些意見。

李克強和劉鶴,他們之間的區別,還是經濟學家之間就怎麼處理國營企業目前虧損嚴重的問題的分歧。那和習近平完全是另外一回事。習近平就是要加強國有企業,黨領導國企,不要企業家什麼事。這個你看,李克強和劉鶴的意見是一致的,不行了就要把它關閉,然後讓企業家來領導,這個方面他們是一致的,但是在債轉股的具體做法上面,你可以看到這兩人有不同的做法。

現在我們再看,還有很多的問題我們要談到,但是我們要講到裡面最大的一個問題。現在中國經濟最大的阻力是目前的政治結構,也就是黨治搞出來的問題。如果沒有黨治的話,中國的經濟本來要好得多。如果按照過去前30年的做法,我想中國經濟它仍然能保持10%以上的增長率,至少可以走個另外的十年或二三十年。這就像林毅夫講的一樣,林毅夫講的,現在有很多人批評,如果在理想的情況下,也並不是不能做到。但是目前搞一個黨治,問題就出來了。國有企業上不去,機構改革上不去,本來金融我們要國際化的,要把金融服務業產業搞上去,現在這麼一搞,你用行政司法來干預股市,誰還敢過來,大家都不來了,企業家心情也沒有了,錢都流失到外面去了,這一堆問題就出來了。就是這樣的經濟,中國本來好好的一個經濟,就這樣活生生被一個黨治、政治意識型態給搞下去了!

那麼我們想下面的產業發展一定要有什麼呢,產業發展一定要有科技,科技發展一定要思想自由,這個是最簡單的道理。然後資訊一定要暢通,暢通一定要互聯網,你不能封閉。你現在管思想,不讓互聯網暢通,就根本沒有符合經濟發展的原則。也就是說,你沒有供應側結構性改革。講到供應側結構性改革,實際上經濟學家懂的就知道,供應側結構性,就是要對任何阻礙生產力發展的因素,要把它去掉。不單單是一個市場問題。那實際上還有一個資訊;還有保護市場的一些產權制度等等;還有法治,那法治你就不能黨治,法治和黨治是矛盾的。下面最大的一個問題,它過不了一個坎。不能再搞黨治經濟,你搞黨治經濟,那中國大概就沒有希望,做來做去就把問題越推越遠。經濟工作會議講了很多具體問題,我覺得大部分很到位,不是說所有,但是主要造成這些問題的一些根本原因,它沒有點出來。我們知道這就是一個政治問題,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