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特色情報體系:以商養情,情商兩旺

陳小平 龔小夏

陳:但是你們這邊反擊的動作怎麼樣呢?

龔:我們有限,因為我們資源有限,我們只是請一個律師來保護我們。就他們的所有調查也不讓律師在場,如果律師不在場的話,我們也確實是,有很多事情,就等於,你想啊,案板上的肉,隨便他剁吧,是不是?那麼律師要是在場的話,我們要花律師費,就非常貴的,那麼我們的工資全搭上去都不夠,這也是一個特別特別嚴重的問題。他們可以隨便花,他們是有無限資源的,拿了律師費花。當然,我們會跟國會反映情況,我會跟媒體說,我會上媒體說。

但是你要知道,我們這個老闆做出這個決定,這個阿曼達他們家裡,原來是《華盛頓郵報》的主人,就是她擁有《華盛頓郵報》,她在美國有無數的媒體的這個,像原來《紐約時報》的傅才德,他們原來是老闆,是不是?那麼昨天郭文貴,前天應該在爆料中也說,當年是他們在一起,他們的資料、材料是胡舒立給的。我不知道這個事情是真的還是假的,如果是真的話呢,那這個中間千絲萬縷的聯繫,我們理不斷,也搞不清楚。所以呢,我們也希望美國有正義感、有良知的記者給我們說句話。

陳:你覺得美國國會介入這個事情的最終可能性樂不樂觀呢?

龔:當然我們跟美國國會反映了情況,美國國會有一些也非常關心這個議題、關心美國之音的議員,他們也都會過問這個事情。但是據我知道呢,美國之音已經花了它大量的公關能力,他們有整個公關部,他們有幾十個人在這做各種各樣、能夠跟公關有關的事情,寫報告啊,去國會啊。而且我知道,台長他們都親自上國會山,他們說了我們非常非常多的壞話,我們也都知道。

而且是,他們否認中國政府,他們接受過任何中國政府的壓力。這個事情,很多議員,明眼人看,就說,只是一個平頭百姓都能看到,中國政府這個時間線一看,是不是?然後他們去說,我們作為記者,我們不合格。我們為什麼不合格?他憑什麼說我們不合格?

陳:這個事情,就是說,看樣子,從現在來看,國會(現在)介入這個事情也不是那麼樂觀?

龔: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但是這裡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我覺得他們作為媒體人呢,那是非常不合格的,我說這些領導們。為什麼呢?因為他們在根本不知道我這個故事是個什麼故事的情況下,就說,一聽到中國政府說話就要取消掉。他們怎麼知道我這個故事?他們怎麼知道我沒有更多的新聞資料來源?

從目前來看,他們拿不出、找不出我們在新聞上有任何不合格的地方。我們還做出了一些,就是應該說,是我們平常還沒有那麼小心的事情,比如說,上邊就命令我們說,你每一個問題,問每一句話,都念一次免責聲明。我當時說,我們美國之音的習慣只是開頭念一下,最後念一下,為什麼中間不斷要念?他們是下的死命令,每一句話都要念。我說我每一句話都念我就沒有時間了,就不能,他說不行,你甭管,人家說你囉嗦沒關係。我覺得,我為了這個,我還頂了一下,我念了三次。


郭文貴了解中國情報系統運作內幕。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