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方強行奪走國安部紀委書記所攜電子資料


陳小平 郭文貴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6月16日《法治與社會》直播節目裡,明鏡新聞執行編輯陳小平和郭文貴探討更多中南海政局的內幕。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差點引發中美之間爭戰

陳小平:剛才這一串,東西信息量比較大。我先問一個問題。就何頻先生在6月初吧,6月1號的那個視頻中提到有四個人來紐約。這四個人以國安部紀委書記叫劉彥平的帶隊,在肯尼迪機場被美國執法人員攔住。這個事件,這四個人的事件。何頻先生已經談過,這個事件存在嗎?他們是不是想到美國來跟你聯繫?或者跟你進行威脅或者是想跟美方溝通,把你弄回去。這個事情你能不能跟大家稍微解釋一下?

郭文貴:謝謝小平先生,這個事情非常複雜,首先這個事情是肯定存在的。但是是誰我真不方便說,因為畢竟是我太太我女兒,是這位老領導給送過來的。而且他因此也受到了很大的牽連, 這個事我心裡很不舒服,因為這個事,就本人而言,我非常非常感激他,而且我認為他很多是善意的,但是他畢竟背負著組織上甚至是盜國賊們的一些想法和使命,那麼我在這點上是公事兒。個人感情上,我永遠不能說出他的名字,我也不描繪這細節,實際上後果比你們想像的很嚴重。我也這麼簡單的說,我也很驚訝,因為當時最可怕的事情是什麼,就是我是美國政府部門把我找過去開會去了,然後他們回來又要見我,馬上在我家見,他說要突然離開,我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實際上這個是頭一天他們的簽證因為跟我見面就已經被撕毀了,這已經限你24小時必須離境,這也就是遣返,但是他又去華盛頓去開了會,他又回到了紐約,我不知道這事情。所以他說下午就要離開一點,那麼他11點半就到了我家來,結果我們簡單吃了個午餐,下樓我送他走,就是用了我們那個警車,因為都保衛警察嘛,就去機場了。

就是他離開以後就美國的政府部門,馬上就一堆人就把我圍住了,就是就讓我幹一件事,就是你說這些人威脅你了沒有,威脅你了結果他們這些人都會是10年徒刑,這是沒有任何爭議的。你只要說一句,你必須跟我們,你要負責任,我說沒有。就在這個過程中,他去了機場,這中間打了幾次電話問我,我都沒有說有,我要說有的話,他就肯定走不了了,那就肯定走不成了。直到他登機我再跟他聯繫,希望他趕快上飛機離開。

人家那邊就把他機場攔住以後,把所有的電子東西全拿下來了,就是手機、電腦這些東西全部拿下來了,發生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事情。他們還在問我,就是他們已經進了飛機還在問我,如果你現在說他威脅了你,我們把飛機又扣下來,也不讓他走。我說沒有,所以說這個事情讓我很驚訝,這是個什麼典型的例子,說明我們國內的政治內部鬥爭極為嚴峻,就是他還沒到美國,美國就已經申請了法院執行令,這個昨天我被叫到法院去,這第三次,法院讓我來作證這個案子,這個案子沒有完。你可以到法院去查這個案子去,就是美國這個法律很嚴謹,就是這個執法部門FBI也不允許碰這樣那樣的東西,必須得法院的允許下碰,而且法院讓我來作證,說那天發生什麼,如果說他們問我的哪句話有問題,再一個他們的錄音,比如在美國錄音,或者做了筆記,那是犯罪的,還有一個他們昨天讓我證明,這是中共官方最高層誰誰誰決定,這是法院決定,法院一旦做出這個決定,你來侵犯了公民利益,你在美國執法了,你在美國犯罪了,這個後果是相當嚴重的,我已經向北京報告了,但北京方面完全就把這事忽視掉,這是個很大的事。

還有一個就是,現在很多部門希望我來把這個事情說的很清楚,因為現在是美國最高層在關注這件事,就像VOA這個事件一樣,已經引起美國最高層關注了,這事件也是美國最高層的決定,也引起了最高層的關注。更可怕的事情是哪呢?因為這件事情延伸出來很多華盛頓和紐約的各個事件,我現在都不能說細節,就這個事情的結果不可限、不可控制,後果非常嚴重,後果非常嚴重,何頻先生的專業知識和超前新聞對這個事情哪來的我不知道,但他絕對沒有意識到,包括北京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所以說這個事情是存在的,有些細節是不一樣的,後果是極為嚴重的,還在法院進行中,小平先生。

陳小平:你說上海的老領導說,這個事件差點引發中美關係,中美之間的一場戰爭,這是你說的,就因為這件事件?

郭文貴:就是這個事件。

陳小平:這麼嚴重?

郭文貴:這麼嚴重,事實上現在還在進行中?

陳小平:還沒有結束?

郭文貴:並沒有結束,不是還沒有結束,正在進行中、正在熱鬧中。

劉彥平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