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太子黨退出情報系統

何頻

蔡誠同志啊,哪一天我可以找出你跟我的合影。我跟他,蔡先生,是打交道很多。最開始是,完全是報社派我去採訪一下蔡部長,我就去了。蔡部長同志很忙,但是也很坦率,他說你呀,就寫一篇對我的訪問就可以了。我回去以後,就捏造了一篇對蔡誠先生的專訪,但是我也不敢發呀,所以我還是給蔡誠先生去報告一下。所以蔡部長就拿了我的稿子,就看;一邊看,我們的攝影記者就拍下他,我對他的專訪的鏡頭,實際上文章是我寫的。

內容為什麼可以捏造呢,很簡單嘛,就是假大空的東西嘛,對吧?共產黨這一套高官的訪問,我編個十個都沒問題!何況是一個司法部,我還是比較熟悉的。那麼蔡部長一看這個訪問,他很吃驚啊,哎,這是你寫的嗎?我說是,都是我寫的。他很感慨,當然是把我誇獎了一通。他後來好幾次視察工作,都是把我叫上。

有一次,小車嘛,後面坐了三個人,我就在車外面,蔡部長坐了前面一輛。是參觀一個什麼工廠,那個工廠實際上是司法系統的,勞教勞改系統的。參觀完了一出來,那個小車,蔡部長就坐上去了。坐上去了以後,他發現我站在外面,他說,你過來過來過來!我一看見那個車後面已經坐了三個人——不像現在,現在的豪華車很多,那個時候的豪華車不多啊,對吧?我就說算了,我坐下面的那個巴士。那個時候領導人還不像現在,後來呀,就喜歡坐巴士。你看後來很多領導人出去,我經常跟他們一起走,就發現喜歡坐小巴。那個時候喜歡坐轎車。後面已經坐了三個人了,蔡部長說,進來進來,你反正你個子小,擠一擠,你坐在我大腿上沒關係。我擠進了,四個人我們坐後排,所以一進去我說你司法部長帶頭違法,大家哈哈大笑。

後來陪他去看這個高爾夫球場,第一個,那個時候當官的都是土八路嘛,看過什麼高爾夫球場啊。我都忘了,是深圳灣啊,還是什麼地方的一個高爾夫球場,看半天。你說,就是一片綠草,有什麼好看的呢?看得津津有味。然後後來就陪他去划船。划船是香檳湖,有一個小池塘,叫小湖吧,小船在上面劃呀劃。就是我呢,因為一般都是一個人劃著個船,只有我呢,要我跟蔡部長一起坐一個船划。我就劃到那個中間,還是有沒有馬達,我都忘記了,多年已經過去了,但是話我一直都記得很清楚。我就跟他開玩笑,我說蔡部長,我能不能今天把你,把船給翻掉啊?我說共產黨沒有製造過一個部長的神秘的被暗殺案件,我今天能不能製造一下啊?


李紀周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