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郭文貴邊談邊殺邊騙的策略失敗

 

陳小平 郭文貴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6月16日《法治與社會》直播節目裡,明鏡新聞執行編輯陳小平和郭文貴探討更多中南海政局的內幕。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邊談邊殺邊騙的策略失敗

陳小平:那你注意自己心態。

郭文貴:我也得注意點心態,說實在話,全身發抖。我早上起來衝個涼,也穿上新衣裳我準備上視頻,我太太說你昨晚上你幾次醒,沒睡好。你還說我驚夢,她說我看你驚夢。實際上我沒告訴她真相。

我也不能讓她感覺我多在乎,我就跑到這裡面,就剛上去,律師就給我打了電話了。他說你先看一下e-mail,我一看e-mail,他說我先跟你說兩個消息,一個壞消息,一個好消息。

我說壞消息什麼消息,他說壞消息就是,你還要為大家投資者工作八年,好消息就,大家九個人,那包括我嘛,那八個一致推舉,郭文貴先生,於你過去的工作,對你個人的法律道德誠信和能力最後的評估,還讓你去做這個主席,這真的讓我很震撼的。

就是說這些盜國賊們跟我的一手談,一手殺,一手騙的,邊談邊殺邊騙的這種策略徹底失敗了。

那麼接下來就是我們到16號很關鍵,就是美國有關部門找我談多次。你看到外面這些保衛、保安現在越來越嚴肅。因為他們也獲得各種渠道,就是盜國賊們用各種路子,想對我下手,對我安全不利,然後美國也知道我在美國有投資,我也是美國納稅人,這也是為什麼頭一段時間,北京來的人找我談,美國採取了這麼極端的措施。因為美國的法律必須保護我,採取那個措施,當時是申請的,你可能不知道,他們是申請的紐約上東區的法院的法院令,他才可以執行的。那就是說,這位老領導來跟我見面的時候,就我還不知道呢,實際美國政府就知道了。那什麼概念呢?就是中國最高層有人背叛了他們,而且我都不知道這件事情。是他來真正的簽證是什麼。所以他進屋以後的,我就馬上給他看

因為在他進屋之前,他在飛機上的時候有人,到現在我也不知道是誰。發了一個文件給我,說這個人帶了三個人,四個人跟你去,去幹嘛了?然後不但是要對付你,還有誰誰誰去了華盛頓,第三招還有人對你下黑手。那麼這件事情,實際美國政府早就掌握了,只是我不知道,後來發生了何頻先生,你們的何頻先生現在在那點點事上,一點點一收,弄的雞飛狗跳,我也不知道他從哪得來的信息。那麼那個事暴露以後,美國政府就對我更加的關注。明確的說,任何人在美國不能找你談話,也不能威脅你,而且你是美國的朋友,也是美國的納稅人。所以美國就給我全家量身訂做了一個,就是給護照給庇護的這麼一套方案。也就是說給我最後時間16號,你要麼接受美國這個保護方案,你要麼呢你就不接受。

接受保護方案就全家就成美國公民了,然後在中國的家人,他們也要去保護,因為我這屬於一個極特殊的政治案件,而且美國有關部門法律程序啥都走了,鑒於此所以說16號是我一個極為重要的決定。我要是走了那一步了,就是說我原來是美國人,現在又回到美國人去了,全家都回到美國人。那肯定是兩國之間一個重大的政治事件,因為他們給的不僅僅是我,是我全家的,就是我要求誰基本都有都給,都給我們全家的,包括我們公司高管也給幾個,這是中美之間一個重大的政治事件,那麼我實際上不想走這條路,因為那個事情對兩國都不是有好處的,我覺得那個事情會極為複雜,極為重大。那麼我希望他們在16號以前,幫助我解決我的資產的問題,所有在押員工和家人的問題,還有就是我紅通的問題。那麼你解決了以後,我不願意這樣做嘛,但是到現在為止,我必須要澄清的事情:從新領導接手到今天才十幾天,中間還有週末,就他協調的力度和協調的結果是過去三年的幾個和,他非常不容易,但他不是總書記,他也不是政法委書記,他協調的時候,他得協調各種部門,像大連發生這種事情,肯定不是他想像的,就大連不理他,就不買你這帳。

原北大方正集團首席執行官李友。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

  1. 反腐也好,改革也罢,虽然有某些可以肯定的进步意义,但是,集权化-专权-专制-独裁(带有封建专制主义政治色彩和基本特征的政治和半市场化{国有经济占相当的控制比例,农村土地实际依然是国有制或国控集体制,私有和民营经济虽然市场分份额很大,但很难独立或抗衡,譬如郭文贵,马云,潘石峪等,实际上依然是国家的附庸,所以说带有相当的国家资本主义色彩或半权贵资本主义半封建专制独裁的政体垄断相结合,这才是中国的真正社会结构社会形态。中国封建专制几千年,几亿农民农民工是封建专制存在和衍生的基础和土壤,封建主义的文化如儒教等长期腐蚀几亿国民又是精神遗传的基础,再就是庞大的国有经济或改头换面的所谓股份,混改企业,基本上依然是国有政经合一的变种,大量巧夺私有经济财富,以及整个国家机器的控制,从意识形态垄断到经济结构经济层面的相当大的垄断控制,实际上会逐步演变为极端的政教经文军合一的国家政体经济体制,进而对外展开对欧美日印等国和港台的攻势,以半封建主义以及多共产主义的意识成分民族主义等组合混杂,抵抗世界的民主自由法则,联合国宪章,国际人权公约,在国内以反复和改革为名,进一步囊括国家社会的经济,强化国有(如果丧失了国有垄断支配主导,政治,军队,等随之崩溃瓦解。以往广大民众是吃大锅饭,吃国家的皇粮,国有全包,譬如住房等,现今住房不少是自购,极少是公租房,就业,入学,就医等国家基本不管,个人自理。基本上是小锅饭,采用吸收了欧美市场经济的重要成分,获利匪浅)。但并不全是自由市场经济,国有或国有控股等基本本上垄断和控制了中国的经济命脉,次要部分才甩给民营私有。所以,半资本主义化的市场经济和全方位的明显带有传统封建专制主义特征的中国政治政体,继续发展下去,必然会走向极端。对外继续扩张,对美欧说不,对台强硬,对弱国动粗;国内,以反腐为名,消除异己,打压社会民主力量,集权专制独裁,军政一体,政经一体,不仅是回归毛时代,而是复归传统意义上的封建专制独裁政体和体制,这将给中华民族带来巨大的民族灾难和精神灾难,也给世界人民带来极大的灾难,使中国历史倒退几十年几百年,世界历史倒退几十年。反腐是幌子,现在反腐,中纪委已经变成不知不扣的锦衣卫,军队效忠,特务横行,纪委钦差满天飞,通过改制继续把控经济,控制打压社会,其目的就是彻底复辟封建专制式的国家,建立皇帝式的所谓国家资本主义或半市场化的政经合一的所谓社会主义。包括权贵资本,家族资本,国有资本,民有资本等混合体,其中前者垄断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等。外界评论家比比皆是,欧美政客和不少智库,包括政治家,但看不出中国政经的要害和实质。譬如,郭文贵爆料,19大布局,人事安排,朝核问题,中美贸易摩擦,中俄密约,美俄对抗,世界大战,中国经济政治走向,民主和平抗争与革命,改革改良与革命,等等,不仅要就事论事,更要睁大眼睛,放大视野,大处着手,统观大局全局,才能击中要害,洞察一切。比如,19大,20大,不论谁上谁下,都无关紧要,因为体制和目标已经十分明朗,路线图基本明晰,它的体制大方向大目标已经基本确定,谁上台谁下台并不会从根本上改变这种局面和布局。不论内部激斗如何,它的基本方向已经表明,基本大政方针已定,出牌已经十分明显了。幻想或指望有什么新的动作,过于痴迷了。即使中国政治观察家,头脑也应当清醒清醒了,新闻报刊网络媒体炒得满天飞,其实,雾里看花,落花流水春去也,哀呼其哉。王岐山也好,习近平也罢,江泽民也好,胡景涛也罢,太子党也好,团派也罢,中间派也好,骑墙派也罢,改革派也好,改良派也罢,动向轨迹值得研究跟踪。但是,大幕已经拉开,不论台前幕后如何表演亮相,都无法改变这场游戏的实质。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