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外國語學校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頁——“王金事件”


喬晞華
【《內幕》編者按:本文為作者在2016年6月於美國加州舉行的文革50周年國際研討會上宣讀的論文。後收入《文革五十年:毛澤東的遺産和當代中國》(明鏡出版社)。本刊經授權轉載於下。原文注釋,因故刪略。】

《文革五十年:毛澤東的遺産和當代中國》下冊(明鏡出版社)
前言
這是一所由周恩來總理親自提議建立的首批外國語學校之一。
這是一所走出過眾多外交官的學校。
這是一所培養出多位為國家領導人作翻譯的學校。
這是一所畢業生常被國外大學以全額獎學金直接錄取的學校。
這是一所擁有無數校友是博士、教授和學者的學校。
然而在這些鮮豔奪目的光環下,這所學校的歷史上有著最黑暗的一頁。1966年9月29日,南京外國語學校(簡稱“南外”)的31位紅衛兵(“毛澤東思想紅衛兵”,簡稱“思想兵”)無故打死了南京市玄武區建築聯社第三工程隊(簡稱“玄建聯社三隊”)的工人王金先生。這就是當年震驚南京城的南外紅衛兵打死工人“王金事件”。
yFVp8gX
現今的南京外國語學校。
王金被毆致死的經過
事發前,南外“思想兵”的許多骨幹成員外出串聯去了,留下初三法班的×××(第1號紅衛兵)和初三英班的×××(第2號紅衛兵)分別作為“思想兵”的第一和第二臨時負責人。南外的幾位女“思想兵”在鬧市區撒傳單,哄搶傳單的市民趁亂欺負了她們。女生回校後向男生哭訴了受辱經過。“思想兵”的男生被激怒了,決定以後派男生跟蹤保護。當時傳說有“國際打狗隊”和“藍衫隊”兩個反動組織與紅衛兵作對。
9月27日,幾位女“思想兵”沿街散發傳單。負責跟蹤保護的男生發現了兩個行跡可疑的人,其中一人是王金。王金撿了一張傳單以後,跟著又撿了兩張。王金被懷疑的另一個原因是他梳著西式髮型,穿一雙擦得雪亮的皮鞋,被認為不是流氓就是阿飛。第16號紅衛兵等5位“思想兵”上前盤問王金,並叫了兩輛三輪車,把王金押回學校。途中巧遇王金所在單位的指導員。指導員證實王金是工人,並且作了擔保,王金被暫時釋放。
“思想兵”當天還抓了一個姓葉的工人。晚上,看守大意睡著了。葉翻牆逃跑。9月28日“思想兵”找不到葉,懷疑王金與他是一夥的,就把王金從玄建聯社帶回學校關了起來。王金曾參加過國民黨,是中尉藥劑師,在淮海戰役中被解放軍俘虜過。解放後,王金曾在徐州的一家醫院任藥劑師,因配錯藥造成一名工人死亡被判了刑。刑滿釋放後,他回到南京。
當天下午,由第2號紅衛兵和一名“思想兵”對王金進行了審訊。審訊中,王金說不認識前一天晚上逃跑的人。第二次審問是在4時左右,參加的人較多,主要是重複第一次審問的內容。審問中,第19號紅衛兵用鞭子抽了王金的腳,但受到第15號紅衛兵的勸阻,理由是“等問清楚再狠狠地打他一頓”。“思想兵”的父母大多是出生入死打下江山的共產黨人。眼前的王金曾經參加過國民黨軍隊,這還了得。“思想兵”出了一道算術題,問他在戰場上救治了多少國民黨兵,被他救治的國民黨兵又殺害了多少解放軍。王金回答不了,挨了打。
晚上,第1號紅衛兵從外面抄家回來,決定親自審問。他們把已經一天顆粒未進的王金從樓梯間裡拖出來。問了幾句以後,第X號紅衛兵不耐煩地從第Y號紅衛兵手中奪過鐵條,猛抽了王金兩下,接著第Y號、第4號、第20號、第5號紅衛兵等一擁而上,將王金毒打了一頓。王金被打得皮開肉綻、頭破血流,鮮血濺到了牆壁上。“哇”的一聲,傳來了一位女生的哭聲。這名女生被嚇哭了,逃出了審訊室。事後,她寫了檢討書,承認自己的無產階級立場不堅定,對階級敵人存有同情心。
王金被放回樓梯間裡無人過問,飢餓難忍,向紅衛兵要吃的。紅衛兵的管理混亂,沒有專門的看管人員和機構。紅衛兵的吃飯問題是自己負責的,誰也不會自掏飯票為王金買吃的。有一位“思想兵”給王金喂了一勺子貼大字報的漿糊。
晚10時左右,王金又被拉出來。第X號紅衛兵首先對王金的太陽穴猛擊兩拳。接著第7號紅衛兵用木棍狠搗王金的腹部四、五下,打斷了三根體操棒,而第6號紅衛兵的體操棒在毒打王金時斷為三截。第15號紅衛兵把皮帶蘸水狠抽王金。王金曾苦苦哀求,沒有引起他們的同情。王金有五、六次昏厥了過去,他們用冷水潑醒過來繼續打。一位有同情心的南外高中同學試圖阻止毆打未果。拷打一直持續到午夜。王金被關回樓梯間時已經奄奄一息。
9月29日上午7時許,一位小五英班的男生到學校去玩,看到王金躺在樓梯間的地上。王金向這位同學要水喝。他對王金說,“地上不是有水嗎?”離王金不遠處有一隻碗,裡面盛著水。王金答道,那是生水,不能喝。曾是藥劑師的王金此時腦子還是清醒的,知道沒有燒開的自來水不能喝。由於這位同學不住校,沒法幫王金找到開水就離開了。
9月29日上午8時,第Z號、第7號、第10號、第5號和第6號紅衛兵等叫王金出來,王金已經癱在血泊中爬不起來了,他們又打了一陣。10時左右,第16號紅衛兵才想起要給王金吃點東西,可是王金已經四肢僵硬、瞳孔無光。校醫趕來給王金打了強心針,但是未能救活王金。“思想兵”關閉了學校的大門,不許任何人進出。
下午很晚時刻,校門才重新打開,人們可以離開學校。“思想兵”開了介紹信,把王金用救護車送到火葬場。由於火葬場堅持要有明確的死因,他們通知了公安局。公安局派出的便衣警察趕到南外。警察和打人的紅衛兵握手言歡,並且看了行兇器械,傳授多長的鞭子最合手,還誇獎第15號紅衛兵的鞭子編得好。
紅衛兵在廣場前集合。
《文革的暴力、真相與和解:南外王金事件個案分析》連載1,《內幕》第63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