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大氣候發生了變化 王金之死成為轟動事件

 

p8CIVsR
南京紅衛兵貼大字報掃四舊。
 
喬晞華
 
王金的死訊傳到了王金的單位。王金的同事們憤怒了。王金曾經為建造南外的大樓辛勤地勞動過。10月2日,玄建聯社的工人們首先貼出了“強烈抗議南京外國語學校的學生打死工人一事”的大字報。10月3日,王金的3位同事與華東水利學院的7位學生成立了調查小組赴南外進行調查。王金之死震驚全城。許多群眾開始自發地到玄建聯社三隊表示聲援。14日,王金的同事和南京大學的造反派發起成立聯合調查組。16日,一個群眾性的草根組織“九二八王金事件聯合調查團”(簡稱“九二八調查團”)在南京大學正式成立。該調查團由南京玄建聯社,南京長江機器製造廠,南京電子管廠和南京大學等40多個單位的工人和學生組成,其主要成員有王金的同事查全華等人。
 
“九二八調查團”派人四處請願告狀,在本市和周圍城市大造輿論,組織集會抗議紅衛兵的暴行。工人們起初在南外校門口抗議,以後衝破校門湧進學校並占領了禮堂,召開大會要求懲辦兇手。有的工人們站在教學樓下,聲稱兇手不受懲罰就拆掉大樓為王金報仇。
 
在一片憤怒聲中也有不同的聲音。在辯論會上,工人高呼口號,要求懲辦兇手。一位來自北京的紅衛兵反駁道,“難道要用我們紅衛兵的鮮血去抵償一個社會上小混混的血?”眾多的工人竟無以言對。他的反駁引來台下紅衛兵的一陣掌聲。王金被打死的第二天,南外的一位老師貼出了大字報,題“×××(第1號紅衛兵——筆者注)是個好孩子”。一些參加打人的“思想兵”家長對死人事件不以為然﹐認為“打死個把人有什麼關係”,“反正市委要替我們頂住”。有位家長堅決反對第1號紅衛兵寫檢討。市委不得不告誡這些家長“不要再火上加油”。南京第9中和第10中的紅衛兵開始串聯,說打死王金是革命行動,還說北京打死的人多著呢。
 
北京的紅衛兵打死上千人,暴行沒有受到譴責,沒有引起社會反彈。為什麼王金之死在南京卻成為轟動事件?為什麼南京的市民對紅衛兵的暴行敢說“不”字?文革開始後,在王金之前,南京也發生過打死人事件。如1966年8月3日,南京師範學院的黨委副書記李敬儀,8月5日省教育廳長吳天石,9月5日南京第13中學圖書館員韓康被學生鬥爭、毆打致死。但是,他們的死並未引發市民的強烈抗議。
 
第一個原因是中國的政治大氣候已經發生了變化。正如胡平所說,卞仲耘案件發生在1966年8月初。老紅衛兵倚仗血統高貴,驕橫不可一世。毛中央對他們支持放縱,沒人敢正面反對。王金事件發生在同年的9月29日。雖然在時間上只相差50多天,老紅衛兵已是強弩之末,由於失去中央的支持而開始走下坡路,造反派已經開始得勢。
 
更重要的原因是玄建聯社的政治成分複雜。一個擁有200多人的工程隊因黨員數量不足3人竟無法成立黨支部,只好派一名黨員任指導員。這裡的工人儘管也被稱為工人,但是他們與國營大型企業裡的工人有著天壤之別。他們屬於邊緣化的群體,經濟地位低下,政治地位低微,為社會所歧視。他們的市民背景與成都、廣西造反派的背景極為相似。玄建聯社裡有許多像王金那樣具有歷史問題的工人。
 
對於南外的紅衛兵來說,他們的“不幸”是打錯了人。如果他們打死的是本校的老師,打人事件肯定不了了之。可是他們打的是王金。他所在單位充滿了社會底層人物、邊緣人物。這是一隻“馬蜂窩”。
 
當局的態度
 
當局為平息民憤費了不少心思。王金被打死當天,玄武區委立即召開由多方領導參加的緊急會議。會上決定把屍體迅速處理掉,免得工人抬屍體上街。10月6日,第1號紅衛兵遞交了檢討書,承認自己犯有錯誤,驕傲自滿、自恃出身紅五類,但堅持認為打死王金事件是好人打壞人。省委書記許家屯公開稱讚檢討,認為打死王金屬於誤傷,紅衛兵不必為此受到法律制裁。同時成千上萬奉省市委之命的“正面”大字報出現在大街小巷,宣稱打死人的大方向是正確的,是人民內部矛盾不必法辦,只要認識就行了。
 
鑑於南外學生可能受到憤怒的民眾誤傷,10月8日晚,市委派出10多輛接待外賓用的大轎車,把在校的南外學生秘密護送到與安徽交界的僻遠鄉間。由於走漏了風聲,學生們不得不分散潛回南京,悄悄地逃往外地。10月11日晚,市委送第1號紅衛兵乘飛機前往山東避風。
 
當局認為“死者家屬不起來鬧﹐事情就好辦了”。他們採取加速處理、穩住一頭的方針,派出女工一天24小時地看住王金的家屬,防止與外界接觸。他們還通過房管所換房子,把王金的家屬搬了家。搬家後房租比過去的房租高了3元,差額由政府補貼。在撫恤上,對王金的家屬格外照顧,每月給王金的養母和養子生活費各30元,養母到去世,養子到16周歲。家屬享受國營工廠的勞保待遇,大大超過王金所在的集體制單位的標準,甚至超過了國營企業和國家幹部的撫恤標準。
 
這樣的處理確實起到了穩定死者家屬的作用。王金的家屬自始至終沒有在公眾場合出現過,沒有公開為王金鳴冤叫屈,為死者討公道。從家庭的角度上說,王金是可悲的。但是王金又是幸運的。他的同事們冒著自己可能被打成反革命的風險,為他奔走呼叫在南京甚至在江蘇掀起了軒然大波。
 
《文革的暴力、真相與和解:南外王金事件個案分析》連載2,《內幕》第63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