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現在是以法治郭,以黑治郭


陳小平 郭文貴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6月16日《法治與社會》直播節目裡,明鏡新聞執行編輯陳小平和郭文貴探討更多中南海政局的內幕。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我郭文貴沒有中國護照

郭文貴:第一,到今天全中國上下,我今天對著鏡頭說,所有的法官們,你們去問你們良心上幾個問題,你這個案子合不合法?站不站住腳?

郭文貴:我有七個核心秘密,我不講,我只講兩條。我要講七條。中國的法官都得抓起來,所有審我案子的公檢法。一,郭文貴沒有任何中國護照,我郭文貴這個名字根本不存在。這個根本在地球上不存在的郭文貴,你用了一個不存在法律任何基礎的名字,你讓它成為一個中國多個企業上千億資產的實際控制人。你說按照所有全世界的法律,程序不合法,文件不合法,你還有什麼審判的開始嗎?這是一吧。

第二個,更誇張的事情。所有盤古證券是什麼企業?是外資企業嗎?我郭文貴沒有中國護照。如果我是郭文貴的實際控制人,你這個企業就應該成為外資企業了。因為我沒有中國護照嘛,這很簡單的道理嘛。如果你要說是外資企業,

我跟它沒關係,你就僅憑你法官拿了所有的,那幾個文件的證明是實際控制人,你這不是愚蠢至極嗎?法律援引不夠,法律條件不夠,你憑被在押的刑訊逼供的人,來證明我是實際控制人,他有沒有查過誰是我背後的實際控制人?我現在我可以說你江澤民是我實際控制人,我說你習近平是我的實際控制人,我說你王岐山是我的實際控制人,你能證明你不是嗎?

那些員工現在裡面關著,說今天的王岐山先生是實際控制人,為啥不行嗎?所以你這個法官開這個大玩笑,所有案子審了一個,跟不存在的人,不存在的事,而且你對他進行了審判,而且你把他當成了主審審判。

最後你到紐約來了,結果紐約律師看到我蒙懵了,看了董克文律師,你就好好看著這個英文,我看了我也蒙了,竟然在那個文件上每一條,你看看30條裡面,“基於我得到的各種公眾信息”,就這一句話,美國法官就可以判你,你這個律師就不配當律師。哪有一個律師說,我基於公眾得到的信息,所以我們的代表律師一翻就笑,我說你笑什麼,他說這不是律師寫的東西,不要說律師,就是學生都不應該寫出這樣的東西。因為這個東西到任何一個法官,你這個東西根本就不配拿到法官這來。哪有基於公眾信息來告一個人呢?這是一。

第二個,郭文貴你有中國護照嗎?沒有,你跟這個企業能證明你有關係嗎?沒有。那它為什麼來告你?第三個,你這個企業認不認欠他的錢,我認。那他為什麼來告你,他說他已經不是來告你。這是威脅,這是政治。所以他馬上當場就寫了一封信,今天我已經掛上推特去了。這個信給董克文留了什麼概念,董克文他可以走著看。董克文在這個案子上,他將終生失去這個律師職業。大家走著看,因為他成了整個律師界的笑話。

所有昨天英文律師界傳這個文件的時候,大衛・波伊(David Boies)的東西全世界都在看,那絕對是真正的氫彈級的大律師,那是改變美國多少法律的人物。所有人都在學說,這是中國人對美國理解,對美國法律理解,用中國的法律理解。這是一個巨大的笑話,但它成了一個經典的案例。這完全你不存在告的基礎,不存在告的可能,也沒有這個人。而且你沒有法律關係,而且人家法律最根本的,就基於你承不承認。我承認,我願意,你要說讓我來說,你願不願意給錢?我願意給錢。我的企業願意給,你為什麼告我去?根本的原因不是我,是那個專案組公安把我們的東西全查了,所以它有不可抗力的刑事案件。刑事案件大於你經濟案件。這是中國的法律。

王岐山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