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之音“斷播門”三種說法哪個是真

陳小平 龔小夏

“紅通”是這樣來的

龔:是這樣的,我這樣啊,因為回過頭來說太長了,一會兒說不清楚。那麼我們看時間線,這個時間線非常有意思。我們都知道,美國之音的廣告出去,說我們要進行三個小時直播採訪的廣告,是4月13號星期四下午5點到6點之間的電視節目中做出的。那麼這個電視節目呢,我們知道,在中國看到它播出去的時候,是中國的星期五了,就是中國的4月14號。那麼我們也都知道,之後就是週末了。也就是說,在一個工作日之後,4月17號,星期一上午,中國就通過大連市公安局,對郭文貴發出了通緝令。

我們這裡知道的很有趣的事情是,郭文貴,其實他告訴我的,我也沒有查他護照和簽證,他告訴我,他從2014年8月份就在國外生活,不在中國,那麼在這個以後,他跟——就中國政府有各種各樣的說他犯罪的說法,但是沒有指控的時候呢,他有好幾百員工被扣了,他的家人、他的兄弟被抓了,他的女兒被抓了一段時間。

他的兒子是跑掉了,因為差十分鐘,就是根據他的說法,說是要抓他兒子,他的兒子也跑掉了。在抓了這麼多人的情況下,卻沒有對郭文貴本人下通緝令,也就是說,郭文貴在這個之前呢,從來在中國政府名單上,他不是任何罪犯,他只是一個平民,而且他不是拿中國護照的平民。那麼在美國之音的這個廣告出去之後,就等於是一個工作日之後,中國政府就對郭文貴發出了通緝令。

那麼我們再看另外一個很有意思的紅通。所謂這個紅通啊,當時我是,應該說是星期三早上,我4點鐘爬起來準備,就當天採訪,我看到中國是星期二晚上發出的紅通。那麼這個紅通是怎麼發的呢?按說平時我們都知道,“紅通”——如果國際刑警組織發,那麼就需要國際刑警組織總部發,結果當天我們就在總部上死活查不到有任何記錄。我們也有人去找這個總部,也找不到記錄。
陳:我也找過。

龔:但是最後我們發現是什麼呢,是國際刑警組織,這是我們後來有另外的消息說,國際刑警組織說要查一查嘛,總是要看一看嘛,發的這個,結果是亞洲總部發的!亞洲總部在中國,也就是很可笑的是,這個紅通是個假紅通!

陳:是個假紅通!那中國這個通緝令也是個假通緝令,因為美國之音如果不採訪郭文貴的話,郭文貴在法律上沒有任何問題,應該是這麼理解。

龔:對,我不知道有沒有任何問題,或者中國它……

陳:我聽到有這樣一個說法,就是說,是你們美國之音刺激中國政府搞了一個的,先搞了一個國內的通緝令,最後搞了一個紅通令。因為什麼?他們用外交部召見美國之音的時候,美國之音的記者告訴他,憑什麼不讓我們採訪郭文貴?他又不是罪犯!然後中國政府這一下說,被提醒了,啊,他還不是罪犯對吧?立馬給他補了一個,國內補了一個通緝令,國外補了一個紅色通知,是不是有這樣一個故事在裡頭?

龔:時間線是這樣的,至於中國政府怎麼決策呢,我當然沒有辦法知道,是不是?但是時間線上是這樣的。因為中國政府跑來說,你們採訪一個罪犯,但是實際上很有趣的是,我們做為記者採訪誰,他的身分,這個罪犯不罪犯,那跟我們也沒有什麼關係,是不是?那麼是一個新聞人物,我們就採訪,那有時候去監獄採訪罪犯,這也是採訪,所以呢,這個其實我想中國政府是搞錯了。中國政府總覺得,像他們一樣,一施壓,中國比如說中國國內的記者呢,這個事就是不能做的,因為他是個罪犯。但是對於西方的自由媒體的記者來說,這個是應該不成一個問題。


美國之音採訪郭文貴被迫中斷。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