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香港媒體內外有別絕對政治正確的內幕

何頻、龍鎮洋

【《明鏡月刊》編者按:2017年2月15日,明鏡集團總裁何頻在《明鏡編輯部》第71期電視節目中與深圳報業集團《香港商報》前助理總編龍鎮洋以“中共媒體在香港的運作方式”為題對談。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政治取態很具體

龍:我們當初做媒體——不單是媒體人,我覺得所有的,包括經濟學家。我記得樊綱當年在80年代說過一句話,就說改革,實際上就是要把這個瘋子從樓道裡慢慢地哄下去,騙下去,就是讓他從這個樓梯下去,改革的過程實際上就是這麼一個過程。因為你沒辦法,這個瘋子現在已經在二樓,控制著你們,綁架著你們,那你們怎麼辦呢?你只能是,你打不過他,你又沒有暴力,你連菜刀都不能擁有了,都要實名制了,所以你只能是想辦法把這個瘋子慢慢地從樓道裡面一步步把他哄下去,這個就是改革的一個過程了。

何:那我們比較好奇的是,有一些敏感事情發生的時候,可能以前沒有出現過,可能以前沒有這麼嚴重,那你們是不是會馬上接到中聯辦,或者是深圳市宣傳部,或者是上面的一些命令,說你們不要報導這個事情?比如說像去年和前年的香港的街頭運動,對吧?有幾十萬人上街,其他報紙都是頭版頭條,所有的媒體都在報導,是不是你們就有一個人說,你們一個字也不能報導,或者是你們只能報導一點點,或者說要你們扭曲報導,或者說你們從另外的一些角度?這種過程你能不能給我們的觀眾講一下?

龍:每逢這樣的香港的重大政治運動,或者說政治事件,或者說政治風波的話,那都是要集中開會的。中聯辦都要把這三大左報的頭,或者是說代表人員,召集去開會,然後發直接的指令,就說這個事情我們怎麼樣來報導,一個什麼樣的取態,一個什麼樣的篇幅,是吧?然後呢,大家怎麼樣來配合,有個什麼側重,這些都有的,這個是很具體的指令。這種政治取態就是說,很明顯,我給你舉一個例子,就是在以前吧,我不說最新的了,陳錫添,我們的前老總,就是寫那個《東方風來滿眼春》的。

前《香港商報》總編輯陳錫添。

 

絕對政治正確

何:對,很有名的。

龍:很有名!我就舉他的一個例子吧。他是我的老領導了,也是我的一個……就說是很賞識我的一個恩人吧。還比較寬容,雖然在體制內。

何:他現在還在嗎?

龍:他退了。

何:所以你的保護傘喪失了(笑)。

龍:呵呵,沒有,他也是很政治正確的!他在體制內,因為他畢竟還是經歷了這些事情,反正他是很遵守政治紀律的。他很注意安全,但是他有一句話我給你舉一下,就是很典型的。當時應該是董建華時期吧,遊行嘛,其實那次最大的人數應該是50萬的人遊行。要開編前會的時候,他說,不管是50萬還是100萬,我們就是不報,這就是我們的態度。就說經常在報導這種政治事件的時候,都是很幹硬的一種完全不按新聞操守的態度去處理的。一個就是說,基本不發它的東西。那麼大的一個事件,其他的報紙可能都會發,但是左報基本不發,或發得很小,或者說把它的數字說小。比如說,50萬人,okay,那警方一般都會估計得比較低一點嘛。遊行的組織者說,這次的遊行是50萬,比如說六四燈光,每年的燭光晚會,燭光紀念六四的,每年都會有的嘛,就說今天晚上50萬,或者說這次活動有50萬,或者15萬什麼的,警方一般會縮水一半,然後左報可能還會在這個基礎上再縮水一些,然後再冷處理,會說態度完全相反。

何:所以你說,這樣一種報導的方式,在香港的市民中間,他怎麼會去信任你這份報紙?他怎麼會去看你這份報紙?對吧?

龍:對,他們在市場應該說是一點生存的基礎都沒有的。你想,你在一種沒有恐懼、沒有壓力的情況下,在那麼多可以選擇的媒體的情況下,那肯定是沒有人看他們的媒體的。但是《香港商報》總體的發行量在香港的報紙裡面還算是前幾位,它有一個原因。它是可以在廣東、在內地發行的。

何:珠江三角洲吧。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