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真正獨立的媒體沒幾家了


何頻、龍鎮洋

【《明鏡月刊》編者按:2017年2月15日,明鏡集團總裁何頻在《明鏡編輯部》第71期電視節目中與深圳報業集團《香港商報》前助理總編龍鎮洋以“中共媒體在香港的運作方式”為題對談。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香港傳媒分類

何:你講得非常準確,所以通過我們今天的節目,希望未來我們能夠把文字整理出來,給我們這些新聞同行參考一下。香港是有幾個層次的報紙:第一個是中共的報紙,是香港《文匯報》、香港《大公報》、《香港商報》;另外一類報紙是親中報紙,那麼為什麼叫親中呢,是因為它們的領導人要麼是政協委員啦,要麼是立場上傾向於中國大陸了,這樣的報紙叫親中報紙,比如說,《星島日報》,它的編輯部很大一部分都是在深圳運作,對吧?

龍:這個我很清楚,因為星島以前跟深圳報業集團也有合作。

何:對!還有《明報》,還有香港《東方日報》,這幾份報紙你可以列為說是親中報紙,而不是中共報紙。然後像《蘋果日報》,那大概可以算為獨立的報紙,因為它後面沒有獨立的政治背景,對吧?所以大概應該是這麼劃分。那以前啦,您剛才講了,它們的發行量,其實這都是公開的,稍微懂一點媒體的人都知道。我在1997年的時候,97年之前吧,有一次我跟一個擔任過胡錦濤秘書的官員吃飯,一幫人吃飯,我當時就開玩笑,我說為什麼不把這幾個報紙合併了呢?他說,合併?怎麼合併啊?我說你們就改成大匯報嘛,大公報和文匯報加在一起嘛,哈哈(笑)!大匯報!因為你那個報紙就是跟領導去匯報一下,說我們有這個發行量。那麼你知道它們現在每一年的花費有多大呀?你知道嗎?

龍:文匯和大公以前每年應該是三個億,每個報紙應該都是有這個數的。它們的開銷大,它們開銷大主要是在人員開銷大,另外就是它的運作留在香港,所以開銷也大。它們在體制內,這兩個報紙更老,比《香港商報》更老,它們是國民黨以前的報紙了,是從國民黨轉檔過來的左報了。《香港商報》呢,是1952年周恩來親自拍板,要在香港的工商界設立一個地下黨報,是這麼一個背景,所以它相對年輕,所以它領受的政治任務也相對要少一些。

香港僅剩《蘋果日報》是獨立媒體了。

反共是基本底線

何:但是我看你們做的一些報導,我看的不多啊,但是偶爾看起來,你們的一些深入報導,你們敏銳的程度好像比《文匯報》和《大公報》要來得要好一些,是不是你當時在那裡的原因呢?

龍:我也不敢這樣說,但是我儘量發揮專業吧,因為你知道,在裡面的話,空間是非常有限的。就是我作為一個媒體人,我就一直有一個給自己內心的目標吧,雖然是在體制內,但是我們是儘量拓展輿論的邊界。你不能上面說什麼,你就完全按照它來做,甚至寧左勿右地去執行、去安全了。但是我覺得作為一個媒體人,你是一個社會的守夜人的話,你不能一點風險不冒,不然你就對不起你這個職業,所以我是一直應該是說敢於去冒一些風險。我當然也是會經常被批評,會被定位,它會對你這個人有一個定位,這個人總是會出一些事。包括上兩會採訪,我有很多評論也是發不出來的。我也在所不辭了,是無所謂的事情了,因為我要明白,他們這個體制也是需要有他們的紀律的嘛。

何:在中共媒體裡面工作就很清楚,無論是記者、編輯還是總編,或者像你這樣的高級管理人員,就更應該清楚,什麼東西報,什麼東西不報,其實不需要上面指示,我們自己心裡就明白,對不對?

龍:對!多年的訓練,日常工作都有的,我們知道它的大致的邊界,但是我們還是努力抓住每一天每一條稿的機會,怎麼樣為這個社會的輿論空間,做一點點拓展,我是一直懷有這樣的夢想和這樣的願望,才待在裡面的。

何:像你這樣的有志者,有理想和有專業標準的人,實際上在《文匯報》和《大公報》也是有的,只是有的人現在已經離開了,跟你一樣的。

龍:對。

何:那你所知道的話,即使是留下來的人,是不是有不少也跟你一樣的想法?只是他們表現的方式可能沒你那麼激進,或者沒有被抓住把柄。是不是跟你一樣的想法也有不少啊?

龍:對,這個判斷我覺得應該是對的。儘管每個人千差萬別,在媒體行業裡面千差萬別,但是我覺得一個真正的媒體人,他都會有這個夢想。其實我覺得反共,用程益中的話來說,反共不是多大的一個要求,是一個人的基本底線了,是中國人的一個基本底線。我對這個是認同的。

何:哈哈,是。

龍:長遠來說,共產黨這個政權是必須要去掉的。但是我們在這個過程,是怎麼樣去掉這個政權,那可能是說,方式方法,和這個過程的節奏可能不一樣。

何:對。(《中共媒體在香港的運作方式》連載2,未完待續,《明鏡月刊》第86期)

《文匯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