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明鏡電視辦成當事方都可參與的公平媒體平台

 

me730I6
王有傑
 
陳小平、郭文貴
 
 所以我說第三集的播出,應該跟現在我們傅政華先生他的未來的去向有關係,還有我們在網上接下來會討論的很多話題會有關係。還有我覺得兩會過後,很多反腐的行動會展開,跟這個有關係。再一個跟各位網友的有素質、有層次、有能力、有見解的這種支持和觀點有關係。我們不要在網上罵來罵去啊。不管是民運異見分子、積極分子,我希望你們記住,對文貴來講,我們大家都是一樣的人。就是幹什麼呢?咱們是真正地希望中國好,希望中國走向法制。我從來不談民主自由這件事,我認為這對中國來說太奢華了,那是幻想。但是法制,我認為這是我的目的,我的目標和目的。我希望大家一起在這個問題上達成統一。真正地去支持依法治國、依法反腐。再一個,不造謠,不誹謗,然後不汙言穢語的。實在是不好。這是我發自內心的。所以我在第三集的時候呢,咱們這個節目在辦的時候質量更高,然後網友參與度更強,然後確實能成為中央領導說:哎,郭文貴和明鏡搞這個節目啊,他不是說是反國家的,他不是反黨的,他沒有那麼多個人之私,是確確實實對國家的反腐有幫助的。
 
比如說剛才你提到李源潮先生,我們可以把李源潮先生過去他有沒有腐敗現象,我們可以討論啊!討論完以後,那不就有答案了嗎?包括剛才說過的賀國強先生,我們也可以討論。實際上網上一討論,很多都可以出來。包括吳征先生的這個,昨天和前天,我跟韋石先生見面的時候,他掩蓋吳征這個詞,結果他害了吳征先生,因為網上很多網友給我發了很多他個人的過去的信息,我真的是不知道的,包括有一些視頻,我也很驚訝。雖然我拿下去了,但是這些東西不是我的,那是網友給我提供的。所以說,如果我們真的能接下來,能在第三集之前加大網友的溝通,和網友提供更多的爆料,那讓我們可以走得更好、更高、更遠,這有什麼不可呢?
 
歡迎公開辯論
 
陳:我想我們是應該到了真正的謝幕時間了!今天我們從10點,11點,12點,現在快三個小時了。我想在這個地方強調的一點是,今天郭文貴先生討論的觀點都是他個人發表的一些看法,代表他個人的觀點;明鏡電視是一個中立的平台。我們希望,今天郭文貴先生在這個節目中提到的一些人和提到的一些事件,他們可以做出回應,我們願意給他們提供平台,讓他們來反駁郭文貴先生,以利於這個事件真相的澄清。這是我們的一個願望。希望郭文貴先生對此應該也不會有意見,對吧!
 
郭:您說完我再說吧!
 
陳:我這個話,我基本已經說完了。我們會聯繫你提到的一些人,提到的一些事,我們會儘量請他們到我們明鏡電視。如果他們願意的話,我想請他們來發表一些意見,甚至於跟你對質,這樣的。
 
郭:好的,小平先生。我非常歡迎任何人和我對質。我說到的人,我也歡迎這些人,可以通過明鏡電視,我們上明鏡電視進行公開的辯論。這是越辯越明,事實越辯越明,對大家都有幫助。就像過去我說博訊一樣,他都是一家之言。如果他讓我們當事方都在一起說話,溝通,就沒有那麼多事發生了。你比如說,當時他把我電話當中的都掐了,那你這個就是不公平啊。包括他報導那個什麼通緝犯的,鄭介甫和謝建升,大家只要一查都知道。如果讓他倆上上明鏡電視,出示出示跟我怎麼認識的,什麼怎麼認識那都是假的嘛,這是越辯越明嘛,越辯越真嘛,我歡迎。明鏡電視未來的魅力就在於此。我也希望明鏡電視永遠辦成這樣的不可逆轉的、當事方都可以參與的公平的媒體平台。這是我們媒體的一個未來,就是讓所有的當事人參與。明鏡是個平台,公平公正。我完全歡迎,完全接受。那麼說到這裡呢,你這個節目要結束,是不是要結束了,小平先生?
 
陳:再說一個。從我們可靠的信息來源得到,一些貪腐集團組織,動用一切力量,阻止國內的人往這邊翻牆,來觀看我們的這個節目。但是,很幸運的是,我們今天的節目既無技術故障,我們也躲過了攻擊,因此我們的節目得以順利地播送,那麼我要在此謝謝網友的支持,也謝謝我們導播辛勤的工作。說完這些話之後呢,我們就說,我們的節目該要結束了。郭文貴先生,你現在可以再說了。
 
郭:好的,小平先生。我在此再次感謝明鏡承受的壓力和明鏡所有同仁的辛苦工作,還有小平先生承受的壓力和辛勤的工作。我們看上去將近三個小時的直播,背後是明鏡所有同仁們的壓力和工作,可能是很多個小時。我們要很多地感謝國內的翻牆的網友們。昨天有位領導給我打電話說,文貴你絕對不能播,播了以後後果很嚴重。其中就說到,現在據瞭解,有超過600多萬翻牆的新網友們在看。如果網友你們能聽到、看到我今天在明鏡的節目的時候呢,我想以下說幾句話。
 
全民一起反腐
 
那麼在明鏡第二集結束之前,我想說的事情,咱們國家現在十幾億人口,有著特殊的歷史,還有現在特殊的政治形勢,今天文貴在這塊兒直播,參與明鏡直播的目的,剛才我已經一再重複了:我希望像我這樣的悲劇呢,不要在中國再發生,或者說是再有更多的發生。這是個悲劇,因為你們無法想像。
 
今天三八婦女節,我對我母親、我妻子、我女兒,還有我那幾個女員工們——被關了兩年,還有我哥哥們,還有我那侄女們,還有特別像我們楊英副總,還有像我的侄女們,都是孩子,都是一歲兩歲,在裡面關了兩年了,這種感覺是很難受的。我作為一個男人,我們家裡有八個兄弟,我是郭文貴,我的老弟,不是韋石所說叫郭文奇,我弟弟叫郭文斌,不再是那個,那完全是謊言。現在我八弟不在,我是最小的一個。我從小跟著我父親母親長大,就這一個女人,我對母親這個女人的感覺是無法形容的。所以三八婦女節,今天的三八節播這個節目是有意義的,因為我這樣事情的發生,最受打擊的是家裡的母親和妻子和女人,因為她們是弱勢群體。那麼我們今天反腐的初衷,就是讓我這樣的悲劇不要再發生。我也不希望我這些女員工們,還有男員工們,和我的家人們,這樣的悲劇再次發生。
 
然後我覺得這個反腐呢,絕對不是中央三位書記能夠達到的,我一直認為,全民反腐才能達到真正反腐的目的。全民反腐,我們不能激動,尤其特別是我們不能大吵大罵地只是發牢騷、罵,再一個不能言過其實。言過其實,實際上把這些領導的反腐就是已經是變成另外一個感覺了,那就成了民粹主義了,那就搞暴亂了,搞運動了,那就不好。我們應該平心靜氣地看待問題,然後幫助這三位書記的反腐,說實話,辦實事,依法反腐,依法在網上發言。這樣的話,實際上會讓我們的力量變得更大,而且一定會得到三位書記的支持的。這三位書記,我發自內心地,我是尊敬他們的,因為我是被害者,我是個窮人家的孩子出身。
 
我之所以多年來我遭受了各種挫折——我1989年就被抓起來過,我被關了很長時間。我在裡面被關的時候是戴了腳鐐手銬,戴了八個月。我戴的是死刑鐐,扎在腳上的。我現在的腳脖子上留下的痕跡,無法……我哪天可以展示展示,讓我這麼多年從來不敢光腳,因為那是死刑鐐留下的痕跡。我手脖子上留下了死刑銬的痕跡,戴了八個月。這是1989年發生的事情。那麼到了後來2003年,我又再次地被雙規,因為河南鄭州王有傑書記事件被中紀委雙規,然後那18天幾乎要了我的命,這個感覺是很深的。
 
《北大方正幕後的腐敗常委擁有千億資產——明鏡電視專訪郭文貴第二集》連載22,《內幕》第63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