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這是一個重大政治歷史事件,我們要還原它的面貌

 

image
 
陳小平、郭文貴
 
博訊和財新我造成了實質性傷害
 
陳:好,這一份新的文字證據,我們已經播送完了。
 
郭:這樣,小平先生,播完這一段以後呢,我相信所有的網友和您,都能得出一個結果,就是吳征先生的真實身分和他的權力和能力之大,還有在這一系列事件中扮演的角色,還有他和博訊之間的這種關係。而且我希望大家上網看一看,有關吳征先生和財新的胡舒立女士的關係,大家都可以知道了。就是吳征先生是代表了國家機構,而且是代表了國家的政治結構,這是絕對的領導,他不是打醬油的,也不是說中介,而且在這個當中呢,他扮演的角色呢,是非常有決策力的,而且很明確。這過去發生的這些事情當中呢,他指揮了海外的很多華人媒體,他是實際控制者,同時他也有大量的財富和決策。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頭兩天和美國紐約的有關的司法機構呢,我們刑事指控博訊,它90%的員工都在海外工作,它收錢,收了錢去哪呢,帳號在哪兒,然後再一個就是,它的資金來源和資金去向,這些事情呢,都跟吳征先生有巨大的關係。因為這些,吳征先生給它提供的財富和錢,肯定在美國它沒有納稅吧,肯定是偷稅漏稅的問題。還有一個就是,財新和博訊之間,它倆不可能靠網站來維持生活,經濟上不夠,它資金來源從哪兒呢,這個是跟我們所有要爆料的事情都是有直接的關係。
 
這些不是我們的目的,我再要說一遍,這些事情的背後,就是有要滅我們的家族、滅我們口的。你可以看到吳征先生口氣之大,如果我不聽話,就讓全家滅亡。兩年前要發紅色通緝,和兩年內要發紅色通緝,這是很多次。口氣用詞和博訊之準確,和財新之準確,幾乎一字不差。後來的一系列的報導,這個階段性和節奏,都是按照這個來的。所以說,吳征先生在執行著一個讓我全家滅口、把我全家綁架、海外三絕——就是絕掉我的信用,絕掉我的所有的資金,絕掉我的朋友關係的這種使命,那對我這是一種絕對打擊。
 
那麼我想說呢,博訊的韋石先生,在你報導我的負面新聞,特別是出來之後,在2015年7月6號,我在香港的股票,也就是我在UBS,我們買的這個股票,是彩通香港證券股票,我買了很大的一個股份,但是我其中一個基金,因為我是董事,馬上被UBS斬倉,斬倉的當天我賠掉18億美元。後來,由於繼續這個事情,你的負面報導導致了我另外的基金被清除,我又賠了大概12億美元。我這兩天的時間,我賠了30億美元。所以說,剛才小平先生你那麼說,我是不高興的,你說不要說博訊和財新,你這是很自私的,因為他給我造成了實質性的傷害,而且這幾乎是滅頂的傷害,任何一個人陪掉30億美元,只有跳樓。事實上,我們的兩個基金經理就是想跳樓,被我們給制止了,有兩個人現在幾乎處於瘋癲狀態。但是呢,我們還撐得住。
 
這就是為什麼,因為吳征先生懂金融。他知道我買了這個股票,他知道這個報導的負面新聞對我將是一種毀滅性的打擊。不但這個時候,專案組的人還到了我們的股東,其中一個,我一個國家的王室,是我的投資基金的,多個人去找到人家,說郭文貴是犯罪分子,是壞人;再同時博訊和財新爆出這個料,假料;然後這個時候股票被拋售。任何一個人,那都是滅亡的。同時在香港的房子,被建設銀行馬上無條件收回。然後,最誇張的事情,我和我兒子,還有我家人,我的侄女,我的哥哥,在海外的帳號,100多個帳號,一天之間全部被查封,全部被解除,而且都不能用了。這個打擊是非常非常之大的。這個用言語是沒法形容的。我希望網友們去想一想,這種感覺是哪個人能承受的了的呢?
 
不但如此,非常誇張的,我的所有的合夥人當中,集體當時都在問我,還好後來證明這是假的,因為它百分之百是假的,可是造成的損失無法挽回。那麼這實際上是配合了一種政治上的陰謀,或者謀殺,定向謀生,我還是堅持過來了。
 
那麼,除了帳號、金融封殺,資產封殺,名譽封殺,政治封殺,我的家人在裡面關著的同時呢,大家也知道,員工被強迫離開。我們北京的所有的帳號,包括我們的美金,都被查封了帳號。我郭文貴在過去的15年,我今天可以在這裡,我向所有的網友們保證,在公安查了我兩年之後,沒有任何犯罪行為。我再向你們承諾,郭文貴沒有在中國大陸拿出來一分錢。不要再說郭文貴從國內拿錢了!我沒拿出一分錢,是我往裡拿錢。郭文貴可以說,中國哪個老闆敢拍著胸脯說,沒從國內、從中國人身上往外拿錢的!我都往裡拿錢。即使我的公司被查封的時候,大家看到了我們那個保險公司貸款,那個平安保險,是我匯進去了五億美元,做美元現金擔保。我們償還了8年貸款期的農業銀行36億貸款,而且我提前五年就給還上了,而且是我拿美金現金進去的。同時帳上還有十幾億人民幣,也給查封了。郭文貴的錢都是在海外賺的,我在海外賺的錢,如果是違法犯罪的話,這兩年的負面新聞,早把我抓起來一百次了。所以說,我郭文貴沒賺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的錢,我沒在國內賺錢,我都是往裡投資。
 
可就是這樣,吳征先生,還有李友先生,還有韋石先生,胡舒立女士,把我形容成......把一個權力的獵物,形容成了權力的獵手,讓我在國內沒有朋友,沒有親人。就在三天前,搜狐網站又爆出了一個郭文貴的所謂的裕達帝國的黃金故事,這都是這些人處心積慮的負面報導。坦白地說,國內的資產我早已經打算放棄了,我也向有關部門保證,絕不會把任何資產往外拿。如果有關部門需要,國家需要,馬上拿走,我郭文貴現在就莊重承諾,給你們,沒有問題。但是,某些人要搶,歸入到他個人腰包,郭文貴是絕對不答應的。
 
那麼,吳征先生,我剛才播放了咱們之間通話的部分的微信的通信,事實上我就是要證明,我和博訊之爭,不是一個假新聞和真新聞之爭。韋石先生,你做了什麼,你很清楚。西諾先生,你做了什麼,你也很清楚。你把兩個完全跟我不認識的人錄製的視頻,視頻在海外點擊幾萬,但在國內轉發超過百萬,這是事實,我們在這個小節上不跟你爭執。那麼我造成的實際損失,已經發生,我們在未來可以取證。這就是為什麼,請韋石先生,西諾先生,和吳征先生,和胡舒立女士,請你們諒解,我跟你們無仇無怨,沒有興趣,也沒時間和你們鬥,我也不願意跟你們鬥。我只是要找出幕後的黑手,給我郭文貴一個公平,還我一個公道,然後還我在這個事情當中的一個事實。包括我剛才說的,因為這件事情也影響了很多善良的人,受到了傷害,我深有同感,這也算我郭文貴贖罪的一個小小的行為。那麼非常希望你們幾位,不要以個人的恩怨來看這個事情。關於博訊的事情,我不再和你韋石、西諾有任何在推特上,或者在其他方面的說,咱交給美國的司法機構。你有沒有收錢,你有沒有在海外有帳號,你是不是中共派來的間諜,然後你跟吳征先生之間這些交易是真是假,然後國內之間你是什麼樣的身分,美國政府會給你答案的。我們已經報案了。不僅僅是民事訴訟,你千萬別忘了,我報的是刑事的案件。
 
我再次說,從今天起——小平同志剛才很不禮貌地嚴厲地斥責了我,我不太高興,這不是我和你們明鏡和博訊媒體之爭,這是一個重大的政治歷史事件,我們要還它的面貌,對你對我都負責任。我從現在起宣布,跟你們之間沒有任何關係。但是,胡舒立女士,我們的故事剛剛開始。我一定會,專門有一天,我要把胡舒立女士所有的事件,我要好好的說出來,因為一定也要還個公道。這是今天,我覺得剛才,吳征,還有博訊韋石、西諾先生和胡舒立女士的一些報導,這真實身分和過去一段爭吵的一個結束的點。但是,胡舒立女士的事情,剛剛開始。現在我先說到這兒,小平先生,請您指示。
 
《北大方正幕後的腐敗常委擁有千億資產——明鏡電視專訪郭文貴第二集》連載13,《內幕》第63期)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