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公安部副部長晚年生活無著求進秦城

何頻

真正的禍害是什麼呢?2000年,姬勝德的最得意的部下,叫徐俊平——不是徐增平,大家很容易引起產生一種混淆,因為徐增平涉及到了中國去購買航空母艦的這個事情,就是現在的中國的第一首航空母艦,在烏克蘭的那首航空母艦,那是個商人。這個人叫徐俊平,英俊的“俊”,戰爭與和平的“平”。他是什麼呢,姬勝德的部下,是國防部的一個局長——表面上,實際上他真實的職位是解放軍情報部北美司司長。

這位人士曾經在哈佛大學還學習過,哈佛大學資助這個項目的資助的人哪,叫“小甜甜”。“小甜甜”我還見過一次,她在哈佛,還跟她聊過幾句。這個現實中間,和大家所看到的這個形象,都是很可愛的一個人,很可惜她後來去世了。確實,聽說她的這個故事啊,還扯到了我們未來可能要談到的一個人物,就是劉希泳,就是劉芳菲的老公、先生,早一段時間不是神秘死亡嗎,《明鏡郵報》還獨家報導出來,他是被謀殺掉的嘛。那個案子現在還沒有完全地發酵,在媒體裡面,只是明鏡做了報導;但是在中共高層,這可是一個高度敏感、隨時都可能會發作的案子。那麼回頭講到徐俊平參加了哈佛大學的這個培訓課程,那麼後來在2000年的時候,他在美國叛逃。那麼他叛逃的這個價值,說是俞強聲先生叛逃以後,最大最嚴重的一次叛逃事件。

許俊平先生哪,應該他的照片現在是很難找到。當時候不過也有一個美好的傳說,美好的傳說就是他在哈佛大學,在什麼什麼期間,認識了一個哥倫比亞大學的女孩,因為愛情而私奔。這個聽起來比較優美,比較好玩,就合乎我們對007職務的這個認知——實質上可能跟愛情也有關,但是真正的背景是,在軍隊裡一部分少將們看來,姬勝德有沒有貪汙腐化呢,那是不可能沒有的,對吧?而且姬鵬飛家是有貪汙腐化的這種傳統。

我們看一看習仲勛先生和姬鵬飛先生的這個照片啊,那麼習家和姬鵬飛家還是很大的不同。習仲勛先生本人,他是很廉潔的一位老人,但是姬先生可不是那樣。姬先生喜歡打麻將,而且打麻將是跟香港那些當時想往政治上爬,想利用中國的政商關係、政策的關係來撈取好處的大商人,或者是政治上的小爬蟲,就跟姬老打麻將。

姬老就兩個愛好,第一個愛好是睡覺,整天昏昏沉沉;第二個愛好,就是打麻將。打麻將他總是會贏,雖然腦子很糊塗,但是打麻將總是贏,就是小撈一點小錢。那個當然是跟今天的這些政治局常委們家收到的相比,那是一個小費的錢都不夠!但是對於這麼一個老革命來講,小錢那個時候也是大錢,所以繼鵬飛在港澳系統最優良的傳統就是打麻將,所以他培養這麼一個有一點貪腐的姬勝德也不奇怪,對吧?否則的話,堂堂的解放軍的情報部部長,老婆和小孩出現在美國,有一點不可思議嘛!但是在他的下屬看起來,這個根本就不是一個問題,不是一個問題,不是一個足夠把一個情報部部長給抓起來而且判刑判得這麼重的理由,純屬是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李紀周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