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研究:歷史最難留下的是情景

王海光

 

《歷史決議》一書。

 

外事口的成績最大

“老五屆”大學生進入口述回憶和反思的時間比較晚,但品質較高。做得最好的是清華大學,參與者數量多,反思有深度。“團派”和“四一四”兩派都有回憶清華文革的文本,他們對文革的反思已經超越了過去的派性。如“四一四”派的第二號領導人孫怒濤與炮製異端文章〈“四一四思潮”必勝〉的周泉纓,今天對文革的認識則是大不同了。孫怒濤的《良心的拷問》一書,是在否定文革的基礎上反思文革;而周泉纓的《文化大革命是歷史的試錯》一書,則是基本肯定文革的解釋文革。地質學院“老五屆”學生對文革的反思,也有了不同版本,可以對比校正。但無論他們現在觀點如何,都是他們心路歷程的跋涉記錄。這個變化本身也就是歷史。

需要注意的是,這些文革的過來人,都有自己特殊的文革情結,會不由自主地帶入文革反思中來。如在群眾組織頭頭的文革反思,基本都是原“造反派”組織的人。就可以看到這種情結。

第六,從聚焦中央決策層和領袖轉向關注地方貫徹層和社會普通人群。

現在的文革史研究已呈現出多層次、多側面的拓展,開始從傳統的高層文革史的研究,擴大到地方文革史和基層文革史的研究;從過去的聚焦高層轉向關心底層、社會和普通人的命運。這是一個問題意識的轉型。聚焦高層和領袖,關注的決策層方面。而文革本身是複雜的,決策了的東西未必能貫徹下去,各地文革的情況大不相同,各個單位的情況又不一樣。所以,中央精神貫徹到了基層,不能不走形。只有打通了高層文革、中層文革與基層文革的相互聯繫,才能立體地呈現這段複雜的歷史。

在文革通史研究方面,代表作有:麥克法夸爾、沈邁克的《毛澤東最後的革命》、卜偉華的《砸爛舊世界》、史雲、李丹慧的《難以繼續的“繼續革命”》。都在學界引起強烈反響。

在文革地方史方面,民間研究者更為活躍,已從事件史開始進入整體史,與官方地方史志形成了不同的歷史敘述。如:李遜的《革命造反年代:上海文革運動史稿》,石名崗執筆撰寫的《文革中的山西》,鄧振新編著的《貴州風雲》等。這些地方文革著作,披露了大量官史遮蔽的歷史細節,有的是作者個人觀點,有的是作者所代表的一群人的觀點。現在還有一些地方文革研究者,也在私家撰寫當地的文革史。

中央國家部委的文革史,現在也有一些民間私撰本。以外事口的成績最大。已出版的有馬繼森的《外交部文革紀實》、楊榮甲的《共和國外交部秘辛》等。中央調查部的文革史也已有人撰寫成書。

從關注高層人物到關心普通人的文革命運,是把歷史研究回到人本身。只關注高層政治的歷史是與世隔絕的歷史,是遠離民眾的“他們的歷史”。只有關心普通人的命運,歷史敘述才能成為“我們的歷史”。在這方面,一些文革史學者已有了學術自覺。如金大陸關於上海一個普通高中女紅衛兵紅鷗命運的思考文章,就是一例。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