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新說我成了權力獵手,恰恰我是權力的獵物


GTiafYm
郭文貴和胡舒立戰爭延續至今。
陳小平、郭文貴
財新為什麼這麼報導
陳:......(我希望我們今天)專注於反腐這個方面,那麼關於財新和博訊的方面呢,如果跟腐敗有關係,您說,但是如果跟腐敗沒關係,我們暫時留到以後再說,可不可以?
郭:小平先生,我說的都跟腐敗有關係,再往下說,謝謝您啊。那麼財新呢,把我說成了權力的獵手,恰恰我是權力的獵物。不就因為我是草根嗎,是窮人嗎?更重要的一點,權力的獵手這個報導出來以後,掩蓋了背後的權力的這個腐敗,這個腐敗,掩蓋了李友背後的老闆,那麼財新為什麼這麼報導?為什麼不報導李友背後的老闆?不就是一個,腐敗已經到了深層次了!什麼深層次?不斷掠奪利益,不斷侵占國產,控制上市公司,更重要的是,控制了老百姓的知情權、發言權,這是很可怕的。我說為什麼媒體沒有報導呢?那我想問一下,李友的第一個股東是誰呀?第一個大股東是誰呀?我們一會兒在第三稿當中,有些錄音可以聽得出來。
陳:對,這是我們觀眾最關心的,就是要報這些腐敗的消息。
郭:這個,小平先生,你要有耐心。
陳:好,我有耐心。
郭:你要有耐心。現在是耐心,還有細節,會讓你更加理解接下來爆料的這些東西。所以呢,我想說的事情,財新和博訊,我們跟它之爭,嚴格講,不是我和財新和博訊之爭。我們不存在利益,互不相識,無仇無怨。我們的之爭,就是兩條,利益之爭,根本利益,他代表著這些我要揭發的腐敗的人的利益;第二個是政治上的操縱,他們的政治老闆是我的對手。所以呢,我在此跟博訊的韋石先生,還有胡舒立女士,我們無仇無怨。本來我今天也準備好了,胡舒立女士的很多的文件和資料,我要證明你,核實李友他是你的股東。而且在2014年,胡舒立女士讓李友讓我代轉給習總書記的一封信,原件在我這。我都想問問胡舒立女士,當時你這封信是怎麼給我的,你應該站出來說話。還有一個,胡舒立女士,我從來沒說過您和王岐山書記有什麼關係!我只要一張嘴,就被您和媒體報導跟王岐山有關係。這是一個借刀殺人、嫁禍於我的、非常不好的、很卑劣的手段,我不希望它再發生。但是,我要在這說的事情,我不是針對博訊和你財新的,因為我揭發的下一個政治局委員和常委,和你們都有關係,我不得不說。
神秘的居中協調者吳征
因為希望網友們,你們千萬別在往前看的時候,忘了眼前的重點和關鍵。我們這個反腐敗的目標是一節一節地上去的。你們一定要看到這每一個字每一句話,因為接下來的爆料資料當中,涉及到了最起碼大家都可以看到的事情。我這裡可以看到的,這全部的資料(編者注:採訪進行到45:00時,郭文貴在視頻中給觀眾呈現他準備的文件資料),我只拿出了不到兩千分之一。為什麼呢?咱要講證據。我們要求依法治國的同時,我們自己也得講法,我們做事情要講證據。那麼我拿出的一部分呢,有些時間上和邏輯上可能是顛倒的,因為還有一個細節就是,除了某些方面給我壓力,讓我今天停止,今天不上節目之外呢,還有一個就是,其中涉及到的人,也打電話,希望不去報他。沒辦法,我們把原來準備的節目的80%都刪了。那麼我只希望留一點來證明,就未來,就這個事情發生的事實和證據,和未來我們即將爆的料呢,它能連在一起。所以我希望呢,網友,我剛才所說的這些話呢,都能佐證我接下來要提供的證據。這個證據當中,我從跟他本人的通話當中,截下來的語音,在微信裡面。語音我們一段一段地掐出來的,前後時間還是顛倒的,因為實在來不及了。然後文字上呢,我們進行了文字版整理。接下來我就把它掛在我的郭文貴的推特裡面,讓大家去一一驗證。我這些證據都是證明,我證明我第一集當中所說的事情和他們是有關係的。接下來要跟這些爆料的這幾個目標的人,他們是有關係的。從他們身上看出來,誰是這些事情背後的操縱者,和為什麼這麼做,這和大家要看到的新聞和媒體,邏輯上是必須的一個鏈接,所以我們必須這麼做。
那麼接下來呢,我現在先爆一段關於我和吳征先生的通話。這個吳征是誰呢?——今天是三八節,我對楊瀾女士是很抱歉了——就是主持人楊瀾女士的先生,吳征。我在此向楊瀾女士抱歉,我不願提到你的名字,因為今天是三八節,我的原則是不傷害任何跟我們爆料有關的家人,我只是借你的名字說一下。那麼同時網友呢,我也懇請你們,在接下來的爆料當中,你們也要看到,不要在我們這個事情當中牽扯任何的家人,特別是楊瀾女士,不要參與,因為我們只是用這件事情來證明,誰在操縱著這個媒體打壓我,打壓我的目的,是來掩蓋這些政治局委員和常委股東,他們的貪汙腐敗的行為。然後同時呢,我也是按照吳征先生您,找了很多朋友,你找對了,你找的那個朋友是我最尊重的,我把80%的資料已經全部都撤下來了,我只留了和你的20%,證明這件事情的事實。然後小平先生呢,我給了您兩份資料,一份關於傅政華先生,他已經拿掉了,現在請您播一下第二個文件檔。然後中間有些事我需要解釋一下,需要您停一下,然後最後我再注意地談到其他方面,好嗎?
陳:好,請導播放一下音頻。
郭文貴與吳征通話(2014。12.11-24):
(音頻一/吳征錄音 48:27~49:22)
【吳征:吳X,這博訊發的?背景知道嗎?你估計這個背景是誰發的?你估計這背景是誰發的?是方正那邊嗎?李友那邊,是嗎?(編者注:錄音和文字中提到的是博訊發表的《“方正門”後的驚天醜聞:令計劃、李源潮的舉報內幕(1)》,時間是2014年12月17日)
他一定花了大錢搞定了博訊。因為我已經跟博訊講過,不要發。我現在馬上看看怎麼處理這事兒。這個非常混蛋,關鍵他把馬(健)、你和馬,那個……王八蛋……他把你和馬給拖到網上去了,混蛋。他們應該花了大價錢,他們應該花了大價錢。馬在北京嗎?我跟他商量一下。
這事情非常棘手。因為他們已經拿了那個錢,非常難辦,我們馬上商量一下,必須把這個幹掉,刪掉。
我馬上想一下,兄弟,馬上想一下怎麼處理,
你等一下啊,讓我了解一下這個事兒的背景。】
G66o70h
吳征和楊瀾夫婦。
《北大方正幕後的腐敗常委擁有千億資產——明鏡電視專訪郭文貴第二集》連載7,《內幕》第63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