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馬前項俊波一直在惶惶不可終日狀態掙扎


 95557331 circ 20170416
項俊波(左)“出事”前三天仍出席了保監會與中國地震局合作項目的簽約儀式。
《中國密報》特約記者  劉斌
沒什麼是保險的
保監會主席項俊波的落馬極具諷刺性的證明了中國官場上的一個真理:現在沒什麼是保險的。
身為中央委員的項俊波也成了一行三會(央行、證監會、保監會、銀監管會)歷史上首個接受審查的正職主席,也是中國金融界官場“首虎”。
說來項俊波要出事的傳聞也是早就有了。幾年前,明鏡新聞集團旗下的幾份雜誌都指出項俊波已經被調查,存在保養情婦、涉嫌貪腐等問題。
在項俊波落馬前幾個月,2017年2月10日,明鏡廣播電臺再次爆料稱,項俊波已被內部調查,很可能在2017年兩會前後被雙規。爆料稱稱其涉貪“極為嚴重”,數額巨大非以前的貪官所能比的,其量刑可能超過過去幾年所抓的官員。
知情者對《中國密報》說,項俊波涉嫌的罪行的確“極為嚴重”對他的處理可能比過去幾年落馬的官員還要嚴重,“貪腐金額屬於被槍斃十遍都不過分的那種”。針對項俊波的有關貪腐傳聞流傳已久,之所以拖至今天才被調查,主要是因為2017年北京當局重點清查金融界貪腐案,項因此成為第一個被查的高官。
知情者,幾年前,項俊波曾遭女人舉報,逼迫他不得不與情婦結婚。但婚後,項俊波的貪腐行為更加嚴重。
不過也有媒體稱,他和妻子離婚後又復婚,他的原配和孩子長期在美國生活。目前項俊波的妻子在國內,已經被“邊控”。
消息來源對《中國密報》說,落馬前項俊波一直在惶惶不可終日的狀態中掙扎,監控他的專案組觀察到他夜不能寐、精神已在崩潰邊緣。在4月9日接受中紀委審查之後,項俊波貪生怕死、自知罪行嚴重,倒也是一吐為快、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連夜將向他索賄行賄的上下級官員、保險業金融大鱷的名單、證據交待出來(後文會具體展開)。
博聞社曾援引消息人士的說法稱,項俊波好色成性,項俊波共有21個固定情人,有六個私生子,經鑒定六個私生子只有一個是他親生,其餘五個均給他戴了巨大的綠帽子。項還經常在辦公室和下屬發生性關係。項俊波喜歡有夫之妻,審計署、央行、農業銀行、保監會漂亮的有夫之婦均和他有過性關係,無一幸免。據查實,和他有過性關係的有夫之婦共計123人。
不過知情者對《中國密報》說,這些數字無法確認,但項俊波個性專橫獨霸、作風糜爛、生活奢靡在金融界是有目共睹的。
不利傳聞引發海內外公眾廣泛關注時,《財經》記者恰在保監會採訪。彼時,保監會辦公大樓裡一切如常,一些工作人員通過公眾平台才從外部得知該傳聞。
《財經》記者從保監會有關人士獲悉,當日項俊波仍在辦公中,並未如海外個別媒體所言“被帶走”。
但很明顯,明鏡的報導被有意無意“誤讀”,明鏡的報導明明寫的是“‘兩會’前後”雙規,但後來就被傳成明鏡說“‘兩會’前”雙規。
在本次項俊波被中紀委坐實接受審查之前,一位接近項俊波的知情人士透露,二個月前項俊波確實曾被紀律檢查部門調查,但當時紀檢部門暫未給出結論。
2hSS fyeiwny2854670
2017年4月9日14點30分,項俊波的人生走到了“下坡”的當口。
山雨欲來風滿樓
2015年夏、秋之際中國大陸發生嚴重股災後,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王建國曾連發微博稱,中共內部的貪腐利益集團正在試圖發動一場驚天的“金融政變”,以搞垮國家的經濟引發政治危機來對習近平進行“逼宮”。
之後,北京當局先後抓捕、清理了中共證監會和中信證券等金融機構中的高管“內鬼”和徐翔等中共權貴的“白手套”。
2016年12月3日,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基金業協會第二屆會員代表大會上突然“脫稿”發表“妖精論”,直指用“來路不當”的錢從事槓桿收購的“野蠻人”。市場和公眾則將該言論的指向解讀為正在資本市場攪風起浪的前海人壽、恒大人壽等險企。
“妖精論”頗令保監會被動。同一天,保監會緊急召集各保險公司主要負責人及各機關正處級以上的幹部,就保險資金運用問題開專題會議。
時任保監會主席的項俊波在會上強調,不能讓保險機構成為“野蠻人”,也不能讓保險資金成為資本市場的“泥石流”;保險資金不做短期資金炒作者,不做敵意收購控制者。
隨後,除了頻頻發文收緊業務和投資等保險監管政策,亦對前海人壽和恒大人壽頻下罰單。
2017年伊始,保險業整肅風暴驟至。中國人保集團總裁王銀成被中紀委帶走審查,擁有眾多保險牌照的明天系實際控制人肖建華被“請回”內地,明天系保險公司眾高管亦被帶走調查。
有海外媒體援引知情人士對外放風稱,肖建華回到中國大陸後,被關押在上海松江,由正規軍隊看守,並由專業的醫療團隊護理。肖很積極地配合北京當局的調查,在他在交代出的金融大鱷名單中,至少包括十名高官鉅賈,項俊波和陽光保險集團的總裁張維功也名列其中。
該消息人士宣稱,雖然肖建華為當局清理中國金融大鱷提供了“聯絡圖”,不過,專案組中“無間道”的情況非常嚴重,因此調查工作遇到的阻力“無法想像”,屢屢在關鍵問題上“卡殼”,不少貪腐案的清查即使得到了“尚方劍”,最後也不得不“大事化小”。
該報導又稱,由於金融大鰐們已經影響到中國的經濟安全,“甚至到了左右中央決策的地步”,所以儘管阻力很大,北京當局清理這些金融大鱷的決心也很大。
2017年3月18日,中紀委副書記兼監察部部長楊曉渡,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辦的“政商關係與反腐敗”論壇上發言時曾宣稱,一些商人在掌握經濟權力之後就希望謀取政治權力,“這是十分危險的”。他並放話說,當局將致力於“嚴厲防範權力與金錢勾結,斬斷官商勾結的利益鏈條”。
當局對金融界的問題已經上綱上線——山雨欲來風滿樓。
這期間,項俊波的公務動向成為業內外關注的焦點。2月22日,項俊波率三位副主席參加了國新辦例行新聞發布會。在傳聞後的首次公開露面,被外界解讀為變相“闢謠”。項俊波就在新聞發布會上說,保監會堅持“保險業姓保、保監會姓監”,“對個別渾水摸魚、火中取栗且不收斂、不收手的機構”將出手嚴管,“絕不能把保險辦成富豪俱樂部,更不容許保險被金融大鱷所借道和藏身。”
不過有媒體注意到,鏡頭中項俊波頗顯憔悴。
2017年全國“兩會”前,項俊波還曾展現“鐵齒鋼牙”,對保險行業中的一些違規行為宣戰:“絕不能把保險辦成富豪俱樂部,更不容許保險被金融大鱷所借道和藏身。”
“兩會”前夕和會議期間,項俊波偶有公開露面鏡頭,並在部長通道受訪。
就在落馬前三天,項俊波還公開露面參加活動。4月6日,中國保監會與中國地震局簽訂戰略合作協議,項俊波和中國地震局局長鄭國光在簽約儀式上致辭並為中國地震風險與保險實驗室揭牌,成為其作為保監會主席的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據瞭解,此前項俊波一直多方求助,得到了某些可能已安全“落地”的信號。“可能他自己以為暫時不給結論應該是沒事了,至少這半年職務上不會有變化。”據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當天下午公告出來後,保監會迅速召開了黨委會議,向保監會黨組成員通報了黨中央對項俊波涉嫌嚴重違紀進行組織審查的決定。次日,又連開兩場會議,分別向保監會機關各部門、會管單位主要負責人和各保監局通報了該決定,要求堅決擁護和服從黨中央決定,貫徹黨中央、國務院的重大決策部署,維護保險業改革發展穩定大局——切割速度不可謂不快。
保監會官網除了10日發布的關於項俊波接受組織審查的通報公告和一些由其簽發的政策文件外,其他信息已悉數刪除,項俊波作為保監會主席的生涯宣告終結。
(《“跨界人才”項俊波這次跨進去了》連載1,《中國密報》第57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