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經偵局政委高峰夫人胡大姐跟李友關係非常深

 

8McskGh
已被雙開的中國國安部原副部長馬建。
 
陳小平、郭文貴
 
背後勢力要拉下馬健
 
郭:可不可以先停一下,小平先生?
 
陳:好,我們導播先停一下,郭先生有要求。
 
郭:這個呢,大家看到的剛才第一個貼呢,報導李源潮這個新聞,實際上這個開頭是貼錯了的。這個新聞實際上是報導郭文貴,就是它轉發的財新的一篇文章,同時它自己也有一篇文章,就是郭文貴所謂的盤古會的事情,都是來自於博訊的。我當時就是找了吳征先生,是有關領導啊——我要在此重申的是,為什麼要停下來呢,這是有關領導......為什麼這跟反腐有關係呢,這是我找的三撥人當中,第二撥人的大領導,讓我找吳征的。我不是要擺平李友這事嗎,他說你找他,他會給你一些信息。我按照他的意思,進行了一些爆料,很多信息實際上是他們給的我,通過我給了吳征先生。那吳征先生這個身分呢,一會我再說。
 
吳征先生呢,是美國護照,他事實上是我們國內的情報機關從小培養的一個間諜身分的人。從他的上學,到他的工作,全部都是這個身分。那麼他現在跟咱們國家某些機關是上下級的關係,級別很高。所以這個大領導讓我找他呢,因為我知道他的身分,我就找了他,我說幫我刪帖。那麼吳征先生跟我語音通訊當中呢,就是兩千分之一吧,因為涉及到很多的領導,很多的重大事件,在這裡我都不能爆。我只能揀一些和未來的政治局委員和常委爆料的一些相關的信息給大家看。請大家注意這個字和那個語音,大家認真地聽,好不好?然後呢,這時候就是他說馬健和我的關係,然後同時呢,他要保馬健,然後同時呢,代表了有關領導向我下達指示,同時我要求他來幫助刪帖,然後他同時開始找我有要求。請大家注意這幾個細節。請開始繼續。
 
(音頻二/吳征錄音,51:28~55:11)
 
【吳征:應該是李幹的,應該是李幹的。我正跟他們溝通,他們有一批東西,我正在跟他們溝通看能不能阻止,以後的阻止。李友,我的“李”是指李友。我正在看能不能刪,合夥把這個阻止,但是應該是花了大價錢幹的。這個記者叫西諾,西諾是一個博訊的很長期的信息提供者。
 
吳征:大事兒,沒有問題的,正在按部就班地進行,媒體的事情我跟他們談。
 
郭文貴:第三件事情,這個網絡上這個負面新聞完全是造謠,如果您方便時刪除,其他的,我等你指示。
 
吳征:下載了解下來,國內的方向還有三篇,應該是李友這個方向給點。這三篇集中力量是打擊你,和劉的那個關係,和當時令、馬和你的關係,這事兒對馬和你都非常的不利。那麼現在呢,一般這種事是很敏感的,我跟他談說,要給錢刪掉,那麼這樣的話呢,他願意談,但是價他不願意報。那個,你要不報個價?我來幫你當個中間人幫你談一下?
 
郭文貴:沒問題,吳兄。這個,一,他真要是報了,也無所謂。因為報了以後呢,對我也是個保護。這總是對馬不太好,你知道麼,對馬不太好。所以說呢,您全權代表,什麼價,你來定。您說了就算,聽您的,老兄,啊,等您的。您說就行,替我定就行了,啊。
 
吳征:兄弟,我還真沒法替你定價,因為我問了他,對方一定要叫我們這兒出價。所以你定個價吧,我來跟他說。他說他接下來,主要是攻馬。我估計一定是給了他錢了,百分之一百的,對方。
 
郭文貴:什麼價我真不知道,你替我做主,我真不知道,把它拿下來就行了。
 
吳征:好的,我叫他報價吧,我叫他報價。
 
吳征:老兄,他現在開四個(百萬),因為一加三,出在這個,兩百個,你行不行?請告訴我。
 
郭文貴: 吳兄,抱歉,我剛才一直在電話上。我想你半天這東西就叫他登吧。咋不能買他的東西。他反正已經寫了,就讓他去寫吧,沒有一件兒是真的,純胡說八道,你說我要是買了,他以為我是真的呢。就讓他去登吧,這是一個。但我可以買他這個東西的來源,就是這東西是誰給他寫的,他能給我提供百分之百的準確來源,我願意買他這個來源,這是我的意思。吳先生,如果行的話,請您回覆我們,謝謝。 
 
吳征:來源他肯定不願意呀,那就隨便他們讓他登唄。但是我是想,怎麼樣想辦法讓他後邊的別登,因為還得保護馬。】
 
博訊和財新的控制者吳征
 
郭:小平先生,可不可以暫停一下?
 
陳:好,請導播暫停,郭先生有話要解釋。
 
郭:可能我跟你這兒有一個遲緩,大概幾秒鍾啊。因為在這個當中呢,涉及到了一些姓和人。涉及到姓和人的時候呢,希望大家注意到,這些姓和人都是很敏感的,很敏感。特別是賀啊,李啊,令啊,我要解釋一下。賀呢,就說的是中紀委賀國強書記;令呢,就說的是令計劃;李,就說的是李源潮。這個過程當中呢,因為涉及到大背景——今天很多節目我說了,在節目當中的背景是不能爆的,那麼這跟吳征先生的身分和當時他的使命是有很大關係的。
 
大家剛才看到滾動字幕,我覺得有點快。事實上這當中涉及到的刪帖呢,我大概數了一下,我要求刪帖是四十幾次吧,大概刪了三十六七次。那麼其中有一些報導呢,就是說,吳征的老闆讓我給吳征的信息,通過吳征去爆的,大概我發到吳征先生的手機上的時候呢,博訊爆出來有的最快是五分鐘,長者沒超過半小時的。那這就說明了那什麼,這個所有的博訊的,接到吳征先生的文章,是馬上要播的。有的刪除文章,大概在20分鐘,有的大概在半天。大家也看到了,這個要錢,當時說的是百萬美元。還有一些要錢呢,涉及到錢的事情我在這裡並沒有說出來,未來我們會一步一步來吧。
 
包括在這個過程當中呢,大家要看到這個邏輯,其中的邏輯呢,因為時間點實際上是跨度很大。這個中間就涉及到正在查李友,查令計劃,查令計劃的老婆,然後查李源潮,還有查這樣那樣的關係,包括現任領導人的關係,這裡邊都隱喻的有,包括在保誰。其中提到了那個高峰(57:21)局長啊,就是公安部的經偵局的政委;他的夫人是李友的胡大姐,胡律師,是他長期的律師顧問,跟李友關係非常深。那麼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這次這個案情啊,是在經偵上來管呢,對我們那肯定是不利的。
 
還有一個,我覺得這裡邊看到的時間和邏輯上,實際上大家、網友們只要認真地去google一下,過去的財新和博訊之間關於令的案子、李的案子,和北大方正的案子,和我的案子之間的報導呢,實際的這種關聯性,大家一下子就看出來了。就哪一個報導是在這兒出去的,事實上你們看到,我說的這幾個人的很多報導,都是在這出去的。那麼這是為什麼,這個報導,事實上,所有的過去幾年的反腐當中,海外的餵料當中,都出自於財新和博訊。海內是財新,海外是博訊。那麼博訊和財新的控制者,其中之一最重要的人物,就是吳征先生。
 
cWEBCLv
 
郭文貴披露吳征為博訊和財新的重要控制者之一。
 
《北大方正幕後的腐敗常委擁有千億資產——明鏡電視專訪郭文貴第二集》連載8,《內幕》第63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