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花了兩年時間找到了劉志華視頻

 

01300000079139122405450463287
 
陳小平、郭文貴
 
 就算沒視頻劉也會被雙規
 
陳:上面這個問題,你一再提到劉志華這個案件。剛才前面你談李源潮的時候,也提到了劉志華這個案件。網友就提出了一個關於劉志華的問題。說劉志華被弄進去,是不是你提供的被錄製的淫亂錄像給他搞進去的?
 
郭:這個問題問得非常好,小平先生。你每次問的問題都很關鍵,文貴非常尊敬。明鏡電視確實是很公正,很有水平,能和你們上你們的電視,我非常地榮幸。你代我向何頻先生,和你們所有的員工們,和您,真是表示發自內心的尊敬。
 
你問的這個問題,實際上很有代表意義。當時劉志華事件非常有代表意義。那也是那一屆政府當中,真心想反腐。劉志華被舉報的事情已經多年了,因為他管著城建口,而且劉志華先生是非常的粗魯和囂張。而且完全在我們沒有任何參與的情況下,就把盤古當時的項目呢,就給所謂地收歸國有。事實上,他依法收,實際是假的,背後操縱,操縱就給了他的情人——通過了當時叫首創吧,劉小光先生,給了他。他也跟多家地產商商量過,包括當時搜狐的潘石屹。潘石屹一看到這有甜頭了,就衝上來了,也很想把這個項目給拿走。後來聽說啊,潘石屹先生的老婆張欣,很有正義感,這位女士很有水平,阻止了潘石屹幹這件事。要不然,這件事可能不是劉小光拿走,就是給了潘石屹了。
 
那麼後來劉小光接到劉志華的任務以後呢,找過我們當時的總裁,就是原來公安部一局的局長林強先生,找他說過,說這個劉志華副市長叫我們來接這個項目,希望你和文貴不要跟我為敵,我是沒辦法,我是接受命令。後來我們知道這個事情沒那麼簡單了,因為這個事情是個搶劫嘛。我就開始到處投訴,特別到中紀委,到中央。這個時候中紀委的領導跟我接觸的時候,已經很明確,他們查劉志華已經兩年了。而且說你這個事是有幫助的,那你就提供材料吧。就像我們第一集說的一樣,我提供了照片、文字。但是領導說不夠,要視頻。我被逼得沒辦法。實際上大家沒有注意到這些細節。關於這個事情啊,我希望真的明鏡有時間可以專錄一集,因為中間確實很多很多的事情,發生很多,又是暗殺哪,又是車禍哪,很多的事情威脅。那麼兩年的時間,我在北京花了兩年的時間,才找到了劉志華先生有關的視頻。這個視頻肯定是他被雙規的關鍵證據,我一點不會掩。但是沒有這個視頻,他一定也會被雙規。
 
所謂的“戰神”也好,什麼也好,也是向劉志華先生報仇的其中的一個手段。特別是吧,您提到這一段的時候,大家好好看一看。劉志華先生被雙規是6月6號,我記得。我對時間數字從來沒有什麼概念啊,但願我沒有記錯。剛才關於吳征先生那個2015年12月是錯的,是2015年1月12號,不是12月。那麼時間有時候我會搞錯,希望別介意,各位網友。那麼當時劉志華先生是6月6號被雙規的,我沒有記錯的話,是個星期天或者星期六。就是劉志華先生,再有24小時或者48小時,已經被任命為北京市紀委書記了。這是中央的反腐當中,一個慎重的決策和部署。文貴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不是關鍵的。因為文貴做什麼事情,就把劉志華先生抓起來嗎,那是不可能的。就像今天我們要反腐一樣,不會因為文貴你說啥,人家中央領導就查去,或者說就把那給雙規了,不可能,這不現實。我們只是提供了一個我們手中有的證據,可能會作為參考,也可能不會。所以呢,這個名不符,其不實。
 
博訊的官司
 
陳:下一個是關於博訊的。這個問題,我要為網友問一個問題,就是說,你是代表國安來摧毀海外民運的嗎?因為博訊支持民運。博訊的官司,你覺得你在美國能打贏嗎?
 
郭:這個事情非常有意思。這個網友問得非常好,也很公正。您問得非常好。首先我想告訴您,博訊絕對不是支持民運的,它是民運的殺手,這是肯定的。從它無意間叫溫雲超先生私自地播放了——叫他上網去播放了當時傅政華先生的那個視頻,你可以看出來,它是不反傅政華的。而且呢,是借刀殺人,把溫雲超先生置於死地,他的家人被抓,他本人也遭受這麼大的挫折。它肯定不是支持民運的,如果支持,第一時間它就應該在它網上公開貼出來。而且這個事情可以看出來,傅政華先生跟它錯綜複雜的關係。今天第二集當中,剛才第一波沒有播放的證據當中就有這一段,就是傅政華和老三談到怎麼攻擊博訊,包括明鏡。他都很清楚,聽話,你就聽話,不聽話就採取措施,這是很事實的。他,溫雲超先生,證明了這一點。
 
更重要的就是高瑜女士的這件事情,就絕對可以證明了。他是偷偷地錄像,拿著個相機。而且這個錄像的結果是什麼呢?把一個個人的談話,很卑鄙地傳給了有關部門。這有關部門的人,拿著這些東西,直接捅到了中央。實際上中央領導真不知道這個事情,也不可能把這當事情。這個事實是很可怕的。對民運的打擊,對異議人士和積極力量,那是滅頂的打擊。
 
第三個,大家可以看到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銅鑼灣事件發生以後啊,非常清楚的,和當時高瑜事件它有個相輔相成。明鏡承擔了所謂的高瑜事件,至今在那塊兒又抽臉,又跺腳,好像很懊悔。博訊從來不站出來說,這實際上是我搞的事,而且迅速把博訊網和韋石先生偷錄的東西給刪除,嫁禍了明鏡。可是銅鑼灣事件也是這樣,好像是,銅鑼灣事情就是那幾個人搞的,香港的幾個書生搞的,誰寫的這個書啊?是博訊韋石老闆,是西諾寫的書。這個書當中,寫的我們習總書記,那百分之百都是假的啊,我不是拍習總書記馬屁,那百分之百都是假的啊,這個寫的這個東西是很可怕的啊。
 
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下,非常簡單,就是說,博訊不是民運力量,是臥底在西方社會上、對民運最大的敵對力量,而且非常之危險。我想問網友一個問題,博訊的錢哪裡來的,它怎麼支持的?為什麼博訊的員工們都在海外,而不在美國?博訊為什麼在海外有帳號?為什麼以上的事情發生,沒人說?包括這些有關的報導當中,為什麼就沒有人敢提出來這話?因為很簡單,任何人敢說實話,你的網站就會被癱瘓掉,因為它是一個實實在在地服務這些人的打手,它是已經成了這樣了。這是一個關鍵,這是一個事實。
 
《北大方正幕後的腐敗常委擁有千億資產——明鏡電視專訪郭文貴第二集》連載19,《內幕》第63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