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接下來揭發的常委絕對對習總書記欺上瞞下

 

MAIN201211151208108702563185237
 
陳小平、郭文貴
 
陳:郭先生,你剛才說了很多啊,你也放了很多的視頻,文字資料,以及聲音資料。你一再提到,這些針對你的行動,有一個政治陰謀,對不對?你也提到,是有一些人在後面搞你,好像有這個意思。那麼我們觀眾肯定非常想知道,你認為這個政治陰謀是誰在操縱?你能夠給大家解釋一下?
 
郭:很多網友也問我這種問題,這恰恰是我們第三集第四集第五集第六集的爆料,我的計劃,我已經在推特上公布過。郭文貴的推特上啊,我得做廣告,多上我的推特。明鏡比較膽小,我說一下。我很清楚,我覺得在16個月以內吧,我們會逐集推出。咱們現在這個信息量已經很大了,這是一個。第二個,你們也必須得理解,我的家人都在國內,員工都在國內,現在都回不來,連離京都不行。那麼同時呢,這也需要中央領導人有一個過程的認識,對這個信息,我的揭發舉報。這是個國家,這是個重大的國家機器,那不會因為文貴你說兩句,人家領導來看不看都不知道,你就關注了,就查誰了,這不可能的。它需要一個過程,需要一個時間。我們操之過急,反而適得其反,讓小人得了逞。他們希望我們犯錯誤,希望我們做瘋狂的行動。就像頭一段韋石做的那麼多瘋狂的行動,恰恰證明了他的慌張和恐懼。那我們不能這麼做。
 
我接下來呢,就會揭發所有這些人背後,一集一集地說。因為其中最重要的一個政治局委員啊,是這些事的重要黑手,這個人權力之大,這是了不得的,那麼牽扯的事情,那也是無法想像的。再往下呢,就是到了常委了。這個常委現在呢,和這個政治局委員,絕對對我們習總書記、王書記、孟書記絕對是欺上瞞下的。我再一次地說,希望網友們別罵我,這個我是說心裡話,我絕對支持習總書記、王書記、孟書記的反腐。為什麼呢?只有他們反腐,這些人才能被查。靠我們揭發材料,那誰去查他們呢?誰能去查呀?按照過去來講,這些人永遠不會被查的。只有習總書記、王書記、孟書記這三人,有這個膽量,有這個勇氣,有這個魄力,所以說他們三個反腐,咱們支持,就是支持自己。同時我們要揭發的是什麼?他們怎麼騙他們的,他們怎麼在這個事當中,指揮著下面的人欺上瞞下的,那麼現在經過了兩年啊,逐漸露出水面。
 
我們現在給北京的機關一些時間,同時我們對中國現在積極的走向依法治國,一定要有信心,我們還要支持,這是我們最現實的。咱們中國現在搞什麼都有點不現實,但我覺得依法治國必須是現實的,我就在這個當中,我們扮演一個比較冷靜的、別那麼自私、和比較配合性的決策。比如說,原來我就很自私地在利用李友的事情,操之過急,導致了剛才看到的這中間很多的局面,被人家利用,很多當事人也被害。
 
你比如說,李源潮先生在東京的房子,那純粹是胡扯的事情,有關聯,但不是他的,未來我們可以說。那麼同時呢,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有些人已經被抓起來了,那都是造假的。包括馬健副部長的事情,那很多都是造假的。包括財新,都是處心積慮地講的這些人,證明現在肯定是假的。我們都是被利用的工具。但這事能是人家習書記、王書記、孟書記叫人做的嗎?那肯定不是,就是下面人的,整個的,跟這些壞人的一個共同的操作,一個陰謀。我們接下來呢,會把這一一地剝開。那麼小平先生,你也別急,網友們也別急。
 
陳:我代表網友們表示他們的一些意願。
 
郭:你有什麼意願,你可以繼續說。
 
陳:這個針對你的陰謀,我想很多人想知道答案。剛才你還提到李源潮的事情的時候,你說這個關聯性啊,我倒想問你一個關於關聯性的問題。就說,在你1月26號接受明鏡電視的那次專訪之後呢,那個肖建華先生馬上就給弄回去了,你覺得這兩個事件有關聯嗎?
 
郭:我覺得啊,沒什麼太大關聯性,但是這是必然的。我跟肖建華先生有合作,我跟肖建華先生是老鄉,曾經我們也有過很密切的交道,我對這個,本人還是比較瞭解的。肖建華先生比我稍微年輕一點,但是真實年齡實際上比我大,那是假的年齡,這個我找他本人當時就核實過,他沒有否認。我說你這個15歲上北大是胡扯的事,你比我還大。他也基本上認了。
 
肖建華先生這個事情呢,它是個必然現象。我再次說,大家在過去幾年啊,你們看一看,習書記、王書記、孟書記的反腐啊,它是一個周密的計劃。從我十八大開完以後,我就從各個方面上判斷,我認為跟我的判斷沒有什麼錯誤,而且我驚訝的是,肖建華先生是這麼晚被帶回去了。他是早晚的事情,因為他不是一個企業家,他是一個今天所說的影子銀行,影子金融。
 
什麼叫影子金融?影子金融就是合法地詐騙牌照。他跟李友之間是有相同之處的。李友也搞了十幾個金融牌照,肖建華也搞了幾十個金融牌照。什麼叫金融牌照呢?金融牌照就是說,A借給B,B借給D,就是之間的一個金融鏈。
 
肖建華先生當我的面說過,文貴你搞不大,因為你的金融鏈子不夠長,你要想搞大,必須有幾十家,然後誰也搞不清楚,看上去完全獨立,實際上都是你的。說他有三千多家公司,他說我都記得帳號,我的牆上三千家公司的帳都在那記著呢。他實際上是一個合法地詐騙牌照的金融公司,這是任何國家不容忍的。我還真不認為他有多大的政治背景關係,說實在話,如果國家反腐不查肖建華先生,這是......對不起啊,肖建華知道了別罵我,那是不現實的。因為他控制的王國呀,十幾萬億人民幣。然後呢,他一個實體也沒有。你像我裕達,我盤古,我政泉,還有我的海外基金,是我一分一秒,每天工作18個小時,那盤古證券都是我一磚一瓦蓋起來的。很多中國的企業家都很不容易,都是這麼辛苦的。像肖建華先生從來不幹這事,天天打電話,帶著一幫女保鏢,那這個不是實業家。這個影子銀行,這個對國家的傷害,那是很大的。
 
所以說我認為呢,即使他是,不管習書記還是哪書記,都會查他。這沒有太大政治背景,但是確確實實,他跟很多的官員、家屬有著巨大的聯繫,因為他炫耀嘛。肖建華先生不像你們說的,那麼嚴謹,生活中他很孩子氣,見面就是講,哪個領導的孩子,領導的家屬。然後比如說——蘇榮已經被抓了,我敢說兩句——他到江西去和李友pk,李友已經搞定了,拿江西的信託牌照,江西商行牌照。然後快簽約了,肖建華出現了,找了蘇榮的老婆和蘇榮。那馬上,幾小時改變,成了他肖建華的了。他沒有什麼太深的城府,或者是替哪個官員保護。他炫耀,他到哪都炫耀。然後呢,全社會都知道他是幹啥的。由於他說這麼些話,很多人也怕他,很多人跟他有了關係,也苦於說,別出事,保護了他,這都存在。包括現在我要揭發的下面的幾個目標的關係呢,都有很深厚的經濟利益。
 
這也是為什麼我覺得,我希望我的揭發材料呢,和揭發的證據和人物呢,能配合好習總書記、王書記和孟書記的反腐。而不是說,我是反反腐,我不是反反腐,我是支持反腐的。而且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呢,中國的反腐有了巨大的的成效,我希望我能成為正面的力量。包括肖建華先生曾經對我說過的,他本人最佩服的人之一就是習總書記,他很佩服。他也很佩服王書記。他很害怕王書記。再一個他覺得中國政法界出來一個孟建柱書記,他認為公檢法的風氣,近些年有重大改變。他說他待在香港、海外,其中的重要原因,主要是害怕這幾個領導確實來真的,幹真事。在被抓之前呢,他實際上是要離開香港的,由於他有幾個大家都知道的新的上市公司他要操作,他想操作完再離開。那麼,最後他是被帶回去了。
 
事實上,我沒有評價的權利,我跟肖建華個人的感情,我感到很惋惜。但是,他所經營的事業,他即使是我親哥,我也說,國家把他帶回去,這是必然的,對社會的金融和穩定是有好處的。希望肖建華先生的團隊和家人別罵我。如果我郭文貴幹這種事兒了,在哪兒都應該那我抓回去。不抓回去,是國家的問題。因為你犯法了,因為你犯罪了,那個金融,我太清楚了,那都是假的麼。像李友這人被抓了,為什麼呀?他從來不賺錢啊,他沒有實業呀,他全都是,說白了,就是拿著國家執照的詐騙的人物,經濟犯罪。只是李友又一次逃脫了,想要換新肝,但是接下來李友他一定會伏法。我深信中國人啊,在我們的法制上,確實需要建設,但是事實上中國在法制上,在過去的歷史也證明了,可能晚一點,早一點,只要你犯了罪了,早晚一天一定會被抓起來,誰都別有僥倖心理。這一點我還是有信心的。
 
《北大方正幕後的腐敗常委擁有千億資產——明鏡電視專訪郭文貴第二集》連載14,《內幕》第63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