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政華親自帶隊到博雅酒店去抓李友

 

 
李友和郭文貴合照。
 
陳小平、郭文貴
 
關鍵證據的六個錄音筆
 
陳:好,導播請繼續放。
 
(音頻六/吳征錄音1:16:33~1:17:26)
 
【吳征:老兄你提供了最重要的材料,謝謝你。對,不摻和對了。按住一切,按住一切,媒體呀各方面的行動,等待組織上中央統一部署、統一處理,千萬,謝謝。
 
吳征:你了解他們任何假護照和其他名字的身分證嗎?你把他能夠有的假護照和其他名字的身分證,任何的信息馬上都給我,兄弟,快。
 
吳征:以前也在北大XX嗎?令的親戚是誰?從那得到的,有名字嗎?
 
吳征:流程他們沒有搞清楚,他媽的。
 
吳征:保安,保安,下邊的保安,打通保管看他們怎麼說。他們屬於歸北大管,要有領導批示,這個時候北大去了一個領導協調,就在那個擋的檔口,有二三十分鐘半個小時,他熟悉地形,不知從哪兒跑了。他現在人不在那兒,不在那兒,那沒有,現在那個最新團隊,說不放人就不行,叫把人交出來。】
 
郭:這個地方停下。
 
陳:好,先停下。
 
郭:大家看到,說的北大這個保安呢,說這個事情的時候呢,事實上是吳征隨時在告訴我去抓李友,到北大抓人。那天晚上很熱鬧,傅政華先生親自帶隊,帶著上百個特警,到博雅酒店去抓李友。李友那天跑了。那麼這個過程當中呢,很戲劇化,因為這個當中呢,吳征是代表這一撥的,傅政華先生是代表另外一撥的,其實是我找的不同的人當中的兩撥人。那麼,我瞭解整個現場的情況,然後呢,李友先生跑了,然後他的女秘書,怎麼著。因為我們本來準備好的有現場的錄音,為什麼有錄音呢?這是傅政華先生給我的。這個錄音當中呢,涉及到很多很多上層領導的信息。這些錄音呢,是挺可怕的,現在我就不在這兒播了。這證明了什麼呢?就是抓李友這個事情,是這幾幫人給我的一個承諾,這個事實是存在的,而且這個事實之間,事實上都是一回事。同時也暴露了李友和他背後的這些老闆之間,和這些人的背後的政治鬥爭,這是很有意思的。未來呢,我相信網友們逐漸地會把過去發生的事實和時間點,跟我提供的這些語音和信息,都會連在一起。那麼,由於咱們第一段今天不能播,跟他的連接性沒有,我必須在這兒給大家說明。這個時候所謂的北大保安跑了,都是當時實況地讓我知道的信息。同時最後呢,在李友被抓的房間裡面,大概有六個錄音筆,這六個錄音筆的語音,我們這都有。中間李友怎麼跑的,然後什麼人被抓的,抓了以後是什麼表現,都說了什麼,我們這都有。以後的時間我們會公布,我相信網友聽了那些,大家都沒有任何防範的這些錄音哪,可以把這些關係連在一起。請繼續。
 
陳:好,請繼續。
 
(音頻七/吳征錄音1:19:35~1:21:50)
 
【吳征:魏瑋人在哪裡?你有他的電話嗎。他怎麼可能跑得掉?你放心吧。
 
郭文貴:我有他的電話,我馬上發給你,馬上發給你。
 
吳征:知道了,知道了。
 
吳征:你認為什麼原因,我覺得他們的幾篇文章對他的打擊很大的,幸虧都被處理了。
 
吳征:我認為他們做的壞事他們肯定知道,他的關鍵證據,他肯定知道。這證明你厲害,你找到他的核心,他不一定知道,你知道。你知道吧?所以呢,這個不一定是跟你,你的內部有人給他弄,因為連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所以呢,你的內部是不是有人跟他們通信?領導不知道具體細節的事兒,所以不可能在領導周圍有人,領導周圍不可能有問題。
 
吳征:谷和張是從現場跑的?還是什麼地方跑的?他們是從博雅現場跑的嗎?
 
吳征:兩天後行動,兄弟,過完節,你把視頻準備好。
 
吳征:時機快到了,兄弟。
 
吳征:過去兩週是L。明天全面安排,你再給我發一遍,這個過來是空的,明天全面……
 
聖誕一過,全面安排。
 
吳征:哟,博訊網已經登出來了,你看看焦點頭條。】
 
編者註:下面是郭文貴在明鏡電視展示的李友的照片和個人資料。
 
 
1) 港澳通行證:T1330380
 
2) 香港護照:K90660730 (PSPT G37855086 DOB 1964-7-28 EFF 2019-9-14), K90425972
 
3) 香港身份證:9863074
 
4) 中國護照:G37855086
 
5) 外交護照(均失效):P00480386.20 2008年3月31號發; P00481171. 2008年4月1號發;P5950748. 2003年11月19日發。
 
6) 中國身份證:441621196407283036, 410105196407281000
 
7) 日本身份證:K90258564】
 
為了利益心情難受
 
陳:好,你剛才要的文字文件已經播報完畢。
 
郭:好,謝謝小平先生。我每次看的時候,我也是看一次激動一次,因為這些經歷,實際上每一刻都決定著我和家人、很多人的生命,這不是一個電影,也不是小說。我們有時候可能看的時候,有人會忘掉了這個角色,這每個字都牽扯著背後很多的政治人物,而且現在已經發生的事實,跟國家的很多重大事件,都連在一起的。我想,說到這個的時候呢,我想再次重申一遍,這個吳征先生的身分哪,這個是大家一定要關注的;博訊呢,它的角色也是大家一定要關注的。我看到了海外的很多推友們,在我郭文貴的推特當中呢,提到了很多事實,事實上跟博訊都是有巨大的關聯的。這就是為什麼我不是對著韋石先生和博訊來的。你們明鏡呢,也不要老是因為你們要迴避這種所謂的競爭,不讓談這個事情。這跟你們媒體界沒關係,這不是媒體的問題,不是假新聞和真新聞的問題。它事實上是一個政治事件,這個政治操縱,它決定了很多人的命運。你可以看一看,中國的幾大事件,這些年,不就是這幾件事嗎,不都跟它有關係的嗎?哪件事跟你博訊沒關係呢?哪件事都是有關係呀!這些有關係決定了很多人的命運哪,就像那個,很多人因為這個被抓了呀!
 
我在這裡不能一一列舉,太多了,我知道的事實。現在因為有很多文件我都不能帶出去,都是帶著很多紅頭文件的章,我一出去就被人抓住,抓住了說我什麼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是不是?我都不能說,我只能說一些跟我有關係的。那麼這些事實呢,都是影響了很多人的命運。而且這個不是個媒體報導,這是一個被政治上絕對操縱的、置人於死地的這麼一個工具。這是比法制還嚴厲的行動——法治還講程序呢,這不講程序,直接就把人給滅了。
 
今天所有的當事人,我為什麼今天要講這個事呢,作為當事人,過去兩年的經歷,我現在想起來很多,我這很後悔的。我很難受,因為我的家人呢,在裡面關著,我的員工在裡面關著。我們其中的員工,傳出話來告訴律師,告訴郭先生,我們在裡面雖然很受苦,但是呢我們沒有害人,我們沒有犯法,我在裡面待著,沒問題,好好學習。但是,什麼話我都聽進去了,沒有害人這句話呢,我很慚愧,我非常慚愧。今天為什麼在這個節目裡我要說呢,因為我現在發現我過去做的事情,由於我個人的私心私利,害了很多人。這是發自內心的,今天我要講的,小平先生。
 
我現在在看這麼多信息的時候,因為我要上這個節目往回看,每次看的時候,每個字、每句話,我都很慚愧,有很多。比如說,當時我就為了跟李友的這個戰爭的勝利,我就人家讓我幹啥就幹啥。這個幹啥的時候,就是為了要贏,要贏的結果實際傷害了無辜。傷害無辜的這個代價,這個痛苦,只有當事人知道。特別是我的家人、我的員工遭受這樣的待遇之後,你去想想,人家這些家人,人家不痛苦嗎?人家也痛苦啊!因為這個操縱者是吳征先生、韋石先生,和財新的胡舒立女士,這幾個人連在一起,就是導演了一齣齣的大戲呀。這些有的是真的,但有的是假的呀。
 
吳征的錄音和通話和內容視頻截圖。
 
《北大方正幕後的腐敗常委擁有千億資產——明鏡電視專訪郭文貴第二集》連載11,《內幕》第63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