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俊波捲入摩根大通“子女項目”

 

dbpix chase1 articleLarge
2012年,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兼董事長傑米•戴蒙參加參議院某小組委員會的會議。
 
《中國密報》特約記者  劉斌
 
 名聲臭到華爾街
 
早在2014年2月,《紐約時報》曾報導稱,項俊波直接寫信要求摩根大通執行長為朋友的女兒提供職位。項俊波提出這項要求後,摩根大通在2012年6月面試了這名求職者。
 
之後幾個月,摩根大通的確與大陸達成了幾項商業協議,更有多家大陸保險公司成為摩根大通的客戶。
 
後來,東窗事發。在聯邦當局對該行“子女項目”的招聘行為進行調查的過程中,摩根大通將幾份文檔交給了聯邦當局,一封此前未見報導的“幫忙”郵件便是其中之一。相關採訪及這封郵件顯示,2012年6月,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傑米•戴蒙(Jamie Dimon)見到了這名求職者。當時,戴蒙與中國保監會主席項俊波在紐約舉行會談,這名求職者充當了這名監管者的翻譯。
 
當時,摩根大通正尋求從中國保險公司獲取利潤可觀的業務。項俊波曾在銀行業工作,對那些保險公司有很大的影響力。會談之前的那個月,項俊波一直試圖為這位的年輕世交在摩根大通謀得一個職位。
 
相關採訪和機密郵件顯示,會談接近尾聲時,項俊波把話題轉向了自己的年輕翻譯。他把她引薦給戴蒙,稱其是自己一位密友的女兒,還可能會成為摩根大通的員工。項俊波列舉了雇傭這名求職者的種種好處,這名求職者頗為尷尬地進行了翻譯。
 
對瞭解會談情況的人進行的採訪顯示,戴蒙事先並不知道那名年輕的求職者會列席會談。在回應項俊波的請求時,戴蒙告訴他,銀行會“盡我們所能”。
 
摩根大通的“子女項目”始於2006年,也就是戴蒙擔任公司首席執行官較早的階段。
 
前述機密郵件是在會談之後發出的,摩根大通駐香港的一名銀行家在郵件裡記述了項俊波如何請求戴蒙“幫個忙,讓那名求職者留在美國團隊裡”。負責中國保險公司業務的這名銀行家強調了“這一關係的重要性以及保險業的特殊性”,並補充說,“我們可能很快便會找到安排她的辦法”。
 
熟悉當時情況的人士稱,摩根大通徵得了該行合規部門的同意,並通過多次面試對該求職者進行了考核,之後就為這名求職者設立了一個特殊的實習崗位。前述人士稱,2013年年初,摩根大通將她派往該行紐約總部的一個團隊,該團隊的業務重點是保險業。後來,她在該銀行獲得了一份全職工作。
 
“我們的首席執行官完全沒有參與這一雇傭決定,沒有從中干涉,也沒有追蹤後續事宜,”該銀行的發言人約瑟夫•伊凡吉利斯蒂(Joseph Evangelisti)在一份聲明中說,“他的常規作法就是將推薦來的人轉給負責招聘工作的人,不附加任何建議。”
 
公開的備案文件顯示,會談後的幾個月裡,摩根大通和項俊波監管之下的中國保險公司達成了至少四項商業協議。之後有五家總部位於中國內地或香港的頂級保險公司成為了摩根大通的客戶。
 
這些文件曝光之時,美國監管部門正在加強調查。據瞭解此案的人士透露,儘管雇傭和私營企業有關係的員工通常不違反《反海外腐敗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監管部門依然展開了調查,意在查明中國國有企業是否間接持有其中一些私營企業的股份。《反海外腐敗法》規定,賄賂案成立的一個先決條件是政府官員的參與。如果這些私企實際上是政府的旁系企業,前述聯邦法律就適用於這件案子。
 
和戴蒙見面的前述求職者受過良好的教育,擁有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的碩士學位。供職摩根大通期間,她獲得了表現優異的評估。
 
摩根大通的發言人伊凡吉利斯蒂說,在列席戴蒙和項俊波的會談之前,這名求職者“有過譯員經歷”。
 
文章還提到中國保險巨頭泰康上市的例子。在《紐約時報》審閱過的2011年的一封電子郵件中,一名摩根大通高管將這筆交易稱為“其規模讓人饞涎欲滴”。
 
為了提高參與泰康交易的幾率,摩根大通當時想出了一個辦法:聘請“董事長的親侄女”。
 
在2011年的另一封郵件中,還有一名高管寫道,“這與上市交易緊密相關。”
 
2016年11月,摩根大通與美國執法部門達成和解協議,為項俊波這起涉及違反美國《反海外腐敗行為法》的案件支付2億多美元的罰款。
 
(《“跨界人才”項俊波這次跨進去了》連載2,《中國密報》第57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