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feed

歷史台
2018-10-19
  时间: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10月19日上午10点 (北京时间10月19日晚10点)主持人:高伐林 《历史明镜》主持人嘉宾:罗小朋 前农村发展研究所宏观经济室主任 徐友渔 前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 阮铭 前中共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副主任 程晓农博士 前中国体改所综合研究室主任  
华尔街电视新闻|香港证监会发10大“通缉令”,鼓励大众协助追查(20181019)
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FC),简称证监会,今天主席换血,唐家成...

全球新闻连报|缓兵,刘鹤称中美正接触;高歌忧孟宏伟已死;鲁炜一审认贪3200万(20181019-2)
《中国新闻》1.一天处置“贪腐五虎”,#鲁炜 艾文礼全在列 2.贸易战挫...

明镜之声|政治凌驾专业?逾千亿港珠澳大桥在香港引发的五大争议;中美国防部长新加坡会谈,中国政府低调处理;中国GDP增长率近十年最慢(20181019-4)
1.中美国防部长新加坡会谈,中国政府低调处理 0:12美国和 #中国 ...

今日华尔街|刘鹤喊话沪指小涨;中国第3季GDP成长6.5%;华融系一片惨绿;人民币兑美元贬破6.93(20181019-2)
《华尔街电视新闻》00:161.#刘鹤 信心喊话加持,#沪指 回涨收报2...

全球新闻连报|鲁炜一审认贪3200万;刘鹤称中美正接触;高歌忧孟宏伟已死;传胡舒立撤告郭文贵(20181019-2)
《中国新闻》1.一天处置“贪腐五虎”,鲁炜艾文礼全在列 2.贸易战挫信心...

世界新闻|《纽时》:沙国已选定杀记者替罪羊;边境移民又来!川普扬言派军;塞拉利昂取消中国建机场计划;中马泰 20日起联合军演(20181019)
世界新闻1.川普相信哈绍吉已死,《纽时》:沙国已选定替罪羊2.太花钱不符...
内幕
2018-10-16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文章為7月6日《中國研究院》第50次研討會,此次會議由陳小平主持,主題為中美貿易戰的走向,與會嘉賓有程曉農博士、經濟學者張艾枚、經濟學家呂樸、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講座教授謝田、自媒體主持人秦偉平、歷史學家劉仲敬。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美國不怕中國崛起?   陳:好,謝謝呂樸先生!你給中國領導人提建議,不知道他聽不聽。我們的節目,他們也看,希望他們能聽進去。他們會看的,而且很喜歡看。下一個我們請謝田教授。 謝:剛才我們已經提到了,就說新冷戰,我想所有的專家都有一個共識,就說冷戰已經開始,新冷戰是針對共產主義的冷戰,也是一個剪羊毛之爭。但是對於中共來說呢,我覺得它已經到了這個生死存亡的時候;對美國來說,這實際上是在結束里根總統當年開啟的對共產主義圍剿的最後一步。 你看我們那個川普總統,實際上他的經濟理念,比方說保守主義和共和黨的理念,實際上都是從里根那邊一脈相承的。甚至他那個讓美國再度強大的口號,也是從里根那裡來的。川普當年跟里根又多次地會面,就是面提心授,他得到了很多東西。所以我們現在說他是里根第二,是吧? 實際上就是說,中共現在所說的所有的事情,就是為了生存,就是為了它這個中共共產黨集團、專制集團生存。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才能真正理解中共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要囤積外匯?為什麼要限制中國老百姓匯兌,不讓中國老百姓從外貿中得到利益?為什麼要調控匯率?為什麼要補貼,甚至就是在不賺錢的情況下也要補貼,也要賺這個外匯,並且外匯要控制在自己的手中?那這正好是這個中美貿易戰的真正的衝突的根源,表面上經濟的根源就是從這個貿易逆差開始的。那美國要解決這個問題呢,不免涉及到中共的經濟利益,這個中共存亡的問題。 剛才你說到剪羊毛的話,我覺得確實在剪羊毛,是在剪羊毛,但是在殺羊,就殺雞宰羊,但中共這隻羊呢,它不是個綿羊,它是個披著羊皮的狼,所以這是一個問題。 那你說新冷戰會體現在什麼方面?中國製造2025、一帶一路,和什麼經濟,台灣、南海、西藏、人權,這些都是美國的突破口,且美國已經非常有效地利用了所有的角度。比方說2025,像現在中共現在基本上跟那個,什麼“厲害了我的國”之類的東西,可以下架了。而中國製造2025已經被冷藏了,原因在於它不是一個真正通過國家來研發,去產生新的知識,新的技能,新的技術,它不是一個正當的過程,它是要靠偷竊、剽竊,偷竊,然後用市場換取,強迫的方式來進行。 美國害不害怕中國崛起呢?美國根本不害怕。這是一個謊言。美國根本不在乎,也不怕中國會崛起。中國崛起了呢,人均下來,也是一個貧窮落後的發展中國家。美國的技術領先中國呢,實際上不只是一代兩代,是幾十年的差距。 我記得美國有一個政治家說過,美國根本不怕中國偷取美國的技術,因為美國每時每刻都在產生新的技術。你現在看到什麼蘋果5G也好,iPhone7也好,或者什麼通訊也好,互聯網3.0,這些都是已經現實化、商品化了的科技的成果。在這之後呢,還有更多的。比如說現在呢,你的GPS也好,美國在後一代的、下一代的那個技術,已經在進行之中。已經在那些2000所大學裡邊的研究室裡面,各種各樣的私人的民間的研究機構裡面,都已經在進行。就說下一步呢,中國能剽竊,能剽竊到最後終端的商業化的那些技術,那你趕不上,因為你拿到了以後,你也不知道它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為什麼這樣做出來,那下一步還是沒用。 那中國這個2025,你靠偷竊,你是永遠趕不上西方國家的。亞洲國家能夠趕上西方,做得稍微成功一點的,是韓國、台灣和日本,它們可以說成趕上了西方,但是通過自己的努力,踏踏實實做研發做起來的。 一帶一路,根本就是一個非常拙劣的,一個轉移自己產能的,一個一廂情願的計劃。你把你那種高負債,就是說國家支持,借助過度槓桿,這樣一些東西,推到別的國家去,還強迫人家用你自己的人民幣。人家不會!這些國家已經現在明確表示,它不會接受的,並且不願意為了中國人來建一些水利、公路、機場什麼的,讓我自己背上嚴重的債務。並且一帶一路的資金,資金鏈現在已經斷裂了。中國是靠著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對世界的貿易順差,來用這個外匯存體,來進行一帶一路的。現在這個存體沒有了的話,一帶一路也根本進行不下去了。 台灣、南海這些,美國的要求的話呢,就是它承認你是一個中國,但是你要和平解決。中共就是想單方面改變這個,用武力威脅,這個是做不到的。南海也是。如果美國只是要求你維持現狀,保證可以共同開發,但是你要保持海域暢通,美國正是在利用所有的機會。但中共在每一個問題上面,實際上都是站不住腳,從國際法,從道德理念上,都是站不住腳的。中國的領土問題,中共在江澤民時代,出賣給蘇聯多少領土?相當於幾百個、幾千個台灣,中國人民都,現在還沒有去追究這個問題,是吧? 所以回到下一個問題,習近平和川普是不是都有一個內政和世界秩序的重構計劃?是有的。對於川普來說,實際上是在師承里根的很多保守主義傳統的理念,他在帶領美國重回、回歸道德,回歸傳統,並且消除所有經濟上、貿易上對美國不公平、不公正的做法,在全世界剷除共產主義、恐怖主義。他在邁阿密的時候,針對古巴發表的演講裡面,非常明確地講了這句話。他在羅馬、在波蘭,講到推翻共產主義的時候,也非常明確地表明了他的政治主張。(《中美貿易戰:剪羊毛經濟戰還是大國對峙新冷戰?》連載10,未完待續,《內幕》第79期)
内幕
2018-10-15
中國製造是美國打擊靶子 那麼在中國方面呢?中國方面有很多專家,也是僅就貿易問題談貿易,但是有另外一些專家學者和智囊指出,這不只是貿易問題那麼簡單。像這個李若谷,他原來是進出口銀行的董事長,他就說了一次。他就說,中美這次爭端,實際上是關於中國發展權的爭議。他是這麼講的。發展權是什麼呢?在他們看來,發展權就是指中國未來關於高科技,以及如何占領高科技領域這些問題。當然中國有兩個底線,一個是主權,一個是發展權。發展權就是剛才所說到的,關於高科技問題的未來發展問題。那主權呢,就是關於香港、台灣這些方面的問題。 陳小平先生提出來的第二個問題,是中美大國對峙新冷戰體現在什麼方面呢?這個具體而言,就是在中國製造2025上。這場非常有意思的新冷戰的這個特點,其實美中雙方有類似的這種看法,美中雙方都極端看重對未來高科技產業的主導權,而且都把這個主導權的爭奪,與本國的國家和經濟安全緊密相連,而且都把對方看作是唯一的、最重要的競爭對手。中國製造2025很有意思的就是,最近中國官方已經在低調處理這個問題,甚至有些官媒說:“這只是中國學術界的計劃”,企圖推卸中國政府在裡面的起的一些作用和中國政府的這個謀略。 那麼冷戰呢,它最有意思的是,在這個中國製造2025裡頭提到了人工智能、量子計算和新一代無線網絡等發展,最火熱的就是目前美中兩國爭奪最激烈的,就是5G,就是互聯網,就移動技術第5代的研發和研製。中國華為已經斥資幾十億了,然後它提出來,就是發展的一種芯片,它跟中興又不一樣,是直接對美國的高通產業生產的芯片提出挑戰。這個也就是為什麼美國方面引起了非常警覺和反彈。它的能源部、國防部,還有其他一些部門,都發表了多份報告,這些報告都顯示,它們對中國不斷增長的這種科技能力提出警告,而且這種警告,在美國就受到了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共同的支持。 我們知道,中國對於高科技發展的源頭,很早就開始了,但是在習近平上台以後,加速了這一個研發的進程。2013年6月,也就是習近平上台半年之久,中國《經濟週刊》刊發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就叫做“美國八大金剛滲透中國大起底”,裡面就說的是美國的八大高科技企業對中國的信息基礎的這個設施的滲透非常強、非常深。那這八大金剛呢,就包括思科、蘋果、谷歌、IBM、英特爾、微軟,還加高通,等等,所以從那時候開始,中國就開始了明顯的做了一些事情,他們稱之為叫做“去思科化”。 就我自己個人估計,“去思科化”有兩大手段,第一個就是要求美國在中國企業,如果要建立合資企業,必須轉讓自己的技術、技術知識產權;手段第二,就是大規模地走出去,收購美國的高科技產業。整個這個進程就是“去思科化”的後果,這將直接有利於像中興、華為等企業的生產。美國是一直認為自己是處於高科技的最高的領導地位,但是中國來勢兇猛,且手段、野心,還有它的目標,都讓美國十分地擔心,所以這一次中國製造2025,成了美國強力打擊的靶子。 陳:謝謝張艾枚女士。她扣住了我私下裡給他們這些嘉賓發的幾個問題。那這幾個問題我給大家回顧一下。等下一個階段,下一個階段的討論,希望嘉賓圍繞這幾個問題。第一個就是,貿易戰只是中美經濟較量,還是經濟戰掩蓋的大國政治對峙的新冷戰?第二個問題,如果你認為這是一次新冷戰,中美大國對峙的新冷戰,會體現在什麼地方?第三個,川普與習近平是不是都有一個內政與世界秩序的重構計劃?中美大國對峙和新冷戰是不是這種重構計劃的必然結果?最後一個就是,貿易戰是否能夠重塑中國內政外交的走向? 剛才張艾枚女士她就認為,貿易戰並不只是一個貿易戰。她聯繫到《美國國家安全報告》,認為這個是中國和美國之間的一個全面競爭,因為在那個報告裡頭,中國和美國的全面競爭的關係,被川普先生進行了制度、意識形態、全方位的一個描述。第二個,她認為中美之間這種全面競爭關係是一種新冷戰。這個新冷戰和美國跟日本、美國跟蘇聯的這種冷戰不同,她冠以新冷戰。那麼跟日本是一種盟友之間的關係,它跟蘇聯並不是全面對峙,而跟當今的中國是一種全面的對峙。那麼最後一個,就是競爭的領域在哪兒呢?她談到就是中美之間對中國製造2025的一個競爭,核心問題是高科技主導產業的問題。 我們現在的討論進入第二波,希望大家觀點集中一下,因為這只有五分鐘。那麼我先第一個機會還是給呂樸先生。 中國和美國現在是全面競爭關係。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内幕
2018-10-04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文章為7月6日《中國研究院》第50次研討會,此次會議由陳小平主持,主題為中美貿易戰的走向,與會嘉賓有程曉農博士、經濟學者張艾枚、經濟學家呂樸、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講座教授謝田、自媒體主持人秦偉平、歷史學家劉仲敬。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貿易戰是新冷戰的前哨戰 但是現在的中共體制,已經就算是不像是光緒朝的滿洲貴族,至少也是像是乾隆朝的滿洲貴族,他們不再具備當年拿著蘇聯武器,殺進山海關的那種能力。而且他們自身,跟本地的,跟民國那些科舉士大夫,也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已經不大可能做出當年土改和三反、五反時,那些斬盡殺絕的事,做法和能力了。儘管醇親王一天到晚恐嚇袁世凱和他的同道,但是現在的共產黨,例如王岐山所領導的人員,或者目前公安部掃黃打黑那些人員,從他們的所作所為看起來的話,確實是更接近於醇親王整袁世凱那種做法,而不大像是毛澤東搞土改那種做法,所以它很可能會在更短的時間內,直接就面臨著土豪系統從內部的挑戰。 陳:謝謝劉仲敬先生!劉仲敬剛才講的東西比較多,我試圖追蹤他的一些想法。第一個就是說,這個美國人,他是羅馬人的地位,但是他沒有享受羅馬人這個地位的這種待遇,因此他心中憤憤不平。貿易戰只是說他發洩這種、表示這種不滿的一個機會,因此貿易戰是,並不是僅僅針對中國的一個戰,而是美國對這種不滿的一種戰,中國只是這個貿易體系中的一部分。而且他說到了,中國是在通過貿易這種關係,跟世界發生聯繫的唯一的一個渠道,在其他方面,中國跟世界仍然是敵對的。這是劉仲敬先生關鍵的意思。 由於中國通過貿易戰的形式,通過貿易的方式,和世界發生聯繫,西方出現了一個擁抱熊貓派。擁抱熊貓派喜歡把中國這個黑五類帶入國際社會,讓這個黑五類,中國這個黑五類,變得文明一些。第二個,事實上就是現在這個東西是錯的,而屠龍派被證明是正確的。 第三個,有一個觀點就是說,這個貿易戰會讓征服者失去看家本領,那就是技術和美元。中國因為是前有來自於共產主義體系的蘇聯幫助,後有來自西方體系的美國的幫助,因此它積累了技術和美元。它對全世界進行征服。那麼這個貿易戰可能導致它的技術和美元全部失去,那最後一個結果就是,這個貿易戰有可能導致中國被擠出西方世界。 這是我大概總結的一個意思。如果沒準確的話,劉仲敬先生可以一會兒再補充。現在我們再還有今天的最後一位嘉賓,張艾枚女士,請她來講。 張:謝謝小平先生!今天凌晨12點整,美國對中國正式開始貿易戰,增收340億的關稅。中共方面早就聲稱,絕不打第一槍,所以當美方打完第一槍以後,中國方面立刻予以報復,也增收價值340億的美國產品。 貿易戰正式開響,但是從美國的股市來看,從中國方面的一些反應來看,並不像大家原來想像的那麼可怕,可怕的是開始之後的升級。美國方面的報紙已經一再也提到了這個問題,怕的是一個接一個的升級。美國川普總統早就說,340億之後,我們還要加增160億的中國產品,那將在2個星期之內。如果中國方面仍然報復,那我們再加增到1000億、2000億、3000億,甚至5000億。到那個時候全球的反應,加上美國的股市,就不能夠再像今天的反應那樣,那麼理性、那麼冷靜了。 我現在就要直接了當地回答陳小平先生提出的問題。貿易戰只是中美經濟較量,還是經濟戰掩蓋的大國政治對峙的新冷戰?我的看法是,貿易戰不只是經濟較量,而是美中兩國全面對峙的新冷戰的前哨戰。我的這種說法呢,還要從去年年底的中外媒體的一場異鬥說起。西方的一些著名的報刊,像《金融時報》、《經濟學人》、《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德國之聲》,還有法廣,還加上BBC等,都是不約而同地發表了一系列的文章,就指中國手伸得太長,在西方搞中國滲透,向世界推銷其專制模式。那中國方面的反應呢,加上中國的外交部、新華社、《環球時報》,都說,還有海外的一些親中媒體,也一致地說,西方的這些指控是捕風捉影、惡意誇張。 如果你仔細閱讀這個美中,西方和中國的各類的這種相關的報導,就會覺得,在中國和西方之間,一場滲透、反滲透,這個推銷、反推銷的,這麼一場冷戰,已經拉開了序幕。但是當時還只是嘴上而已。而到了今年的3月和4月,具有實質意義的中美貿易爭端的關稅,由美國總統川普正式推出。我認為這場貿易戰,就成為了中西冷戰或者是中美新冷戰的一場前哨戰。 那這場新冷戰的特點,就和美日當年,80年代搞的新冷戰,和美蘇之間的新冷戰不一樣,那是舊冷戰,貿易戰和它們的冷戰是不一樣的。美日的關係呢,是當時的日本在經濟上咄咄逼人,但是在政治上和軍事上是美國的盟友,所以日本總的來說,仍然還是美國的,以它的盟友自居,它做了一些退讓。那美國和蘇聯呢,蘇聯是在政治上和軍事上,毫無疑問,蘇聯在當時是美國的頭號競爭對手,但是在經濟上乏善可陳,所以美國並沒有把蘇聯看成是全面競爭對手。 但這次和中國是不一樣了。中國無論是從經濟上,還是軍事上,還是政治上,以及全面意義的全方位的競爭,美國都把中國給當作競爭對手。剛才是秦偉平先生提到了,去年12月18日,在川普政府任內,推出了第一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這個戰略報告直指中國和俄羅斯是美國的全面競爭對手。而在這個戰略報告當中,如果仔細閱讀的話,我們就發現,川普總統把中國的對美國的經濟安全問題等同於國家安全問題,就是說,在川普政府的眼裡,這不只是經濟問題,而是隱含著更多的其他方面的競爭這個問題了。他的用詞我們就可以看出,他是這麼講的:“中國和俄羅斯決心讓經濟變得更加不自由、不公平,它們發展軍隊,控制信息和數據,以便壓制社會,並擴大它們的影響力。”美國在剛開始就沒有把中美之間的貿易爭端,僅僅看作是貿易爭端,這是我的看法。(《中美貿易戰:剪羊毛經濟戰還是大國對峙新冷戰?》連載8,未完待續,《內幕》第79期) 川普把中國對美國的經濟安全問題視同國家安全問題。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