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feed

新聞台
2018-06-25
時間:美國東部時間2018年6月25日上午7點(北京時間6月25日晚上7點) 1.召回中國全體駐外大使,聽習近平“外交指導” 2.江蘇老兵示威遭毆各地聲援,傳當局將出動解放軍鎮壓3.老兵維權抗爭,胡錫進:抗議很正常但軍隊不能保一輩子4.海南省怎麼了?政策發布又撤下,書記也神隱5.煙台叉車瘋狂撞車致1死,失控駕駛被警方當場擊斃6.只要錢送上門就幫忙?茅台原副總譚定華涉嫌收賄送辦7.緊咬北京往死裡打,專家:川普是殘忍的戰略家8.讓非法移民不好過?川普:須立即遣返不需程序9.世紀川金會開銷1200萬美元,低於星國預期10.馬來西亞首相扭轉反中資形象?中國證實馬哈迪即將訪中11.馬來西亞東鐵計劃重新磋商,財長:若降低成本可興建12.埃爾多安勝選連任土耳其總統,反對派:國營媒體操控選舉13.威廉王子展開中東訪問之旅,約旦王儲特來接機14.尼日利亞農牧民爆流血衝突,至少86人死亡15.疑為甲醛超標,中國高鐵“復興號”乘客喉嚨痛又咳嗽16.劍指“中國製造2025”,美國擬祭緊急法雙殺中資與科技出口17.海南對外國人放開臉書YouTube,超國民待遇引發網民反彈18.50歲廈門公安局長林銳升任公安部部長助理19.一個華裔青年驚悚的朝鮮之旅20.習近平與達賴喇嘛會相見?西藏問題的希望在哪裡—《中國研究院》第49次研討會 *節目中嘉賓所述由其個人負責,不代表明鏡立場* 激賞明鏡:https://www.paypal.me/huopai  明鏡火拍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ingjinghuopai/ 
中國密報
2018-06-24
陳小平 草庵居士 【《中國密報》編者按:在2018年2月5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07期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嘉賓草庵居士討論幾任中國前領導人的改革,到胡錦濤時代,因胡溫因政令不出中南海,擊鼓傳花給習近平。習近平必須要領導一切,先獨裁,再改革。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江繼續掌軍權 江澤民時期呢,你這個評價看樣子不低呀,政治問題經濟解決這樣一個思路。那麼我們下面再談,就是說,最沒有一個作為的階段,就是胡溫時期的胡錦濤,在這個時期的政治改革是不是停掉了呢,或者是說有什麼新的動向? 草庵:其實說實話,我對胡錦濤,本來他應該是我的老上級,因為我也是共青團系統出來的,給工作很多年,從提拔、發展,都是從共青團系統出來的,本來對胡錦濤應該是非常尊重,應該誇獎的,但是說實話,如果說我們有一個公平的看法的話,胡錦濤這個時代是中國的一個非常糟糕的時代。在當年,江澤民把這個,去決定不讓曾慶紅來接班,然後讓胡錦濤來接班的時候,曾慶紅曾經有七次和胡錦濤的私下交心的談話,實際上是把人馬跟構思都跟胡錦濤交談過。也就是說,實際上在胡錦濤上位之前,他們達成了一個私下的協議,就是江澤民、曾慶紅、胡錦濤、溫家寶達成一個私下的協定。這個協議是什麼呢?就是胡錦濤繼續推動江澤民他們想實行的政改的路線,江澤民執掌軍權,執掌一段時間的軍權,為胡錦濤背書,保證他的一個安全,就是執行這個。 當然對外界的解讀,很多人的解讀就是一個非常截然不同的,就說,很多人認為江澤民是把住軍權不放,而不給胡錦濤全面交權。但實際上,在以我個人所瞭解的情況,我現在可以透露一點,就是當時我曾經跟他們這些當事的領導人,有過當面的交談,私下的交談。當時我還帶了一些他們的書面的東西,回到,我跟伍凡先生,我們看到一些書面他們的一些想法。當然這是他們有個他們的想法,但是胡錦濤內心是否真的接受這個江澤民跟曾慶紅這種安排、這種構思,不知道。或許他們會認為,這是江澤民故意地要給他們一個,架空他,但是至少從表面上,胡錦濤是認為這一種保持軍委主席、保駕護航、扶上馬送一程的做法,他認為非常合適的。 江澤民和胡錦濤。 建立國風網 在那時候,我們就出現一個秘密,這個秘密可能是沒有人在公開對外講過,就是胡錦濤利用當時接過曾慶紅的人脈和勢力,開始了政治改革的一個準備。就是當時我們可能注意到,就是海內外有一片胡溫新政的呼籲,這個呼籲呢,不是空穴來風,實際上是有計劃的。在理論界跟一些反對派勢力當中,他們知道,都寫了很多文章,包括一些呼籲,包括一些建議。其實最實質的工作是什麼呢?是當時在海外,在紐約有一位胡安寧,大家可能有些,很多人可能是清楚的。胡安寧應該算是中共的紅二代的在海外流亡的一個代表。 陳:他是一個畫家,是吧? 草庵:畫家,是個畫家,對!他不光是在政界,尤其在中國的紅二代軍界裡頭,他是非常知名的,所以當時這個是胡安寧。所以胡安寧當時是在私下裡頭,跟海外的一些反對派見面,達成了一些協議,然後作為一個代表回到國內去,跟國內,直接跟曾慶紅也好,跟更高的人,講白了,是跟當時的總理級的人物見面談。當時達成了一個協定,協定是什麼?先建立一個國風網,國內並不,完全不封鎖,讓海外的反對派跟國內的一些改良派在進行內部的溝通,進行公開的一個交流,實行一個政治上的合作。 陳:這個網我聽說過,後來打架了。 草庵:是,所以當時呢,這個當然,這個資金的來源是由中共那邊過來的。在這個方面,首先大家可能有知道,網上一個著名的人物叫吳迪,當時提出來的,就是以那些中間或者中間偏右的人士,來作為這個網上的主要的一個觀點。當然這些觀點是為了打掩護,打掩護的目的是讓海外的反對派、流亡的反對派和國內的體制內,在網路上進行一些交流,進行公開的一些互動。所以當時這是有這麼一個過程,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還是遭到了海外激進派的一個反對。 當時有一些激進派認為這是投共。也有一些認為,這是中共的派的一個間諜,為了打入海外民運組織,進行間諜活動。當然國內的那些保守派得到這個消息,也認為胡錦濤是試圖顛覆共產黨,這種公開的交流。所以當時就出現一個事情,就是中共的保守派和海外的流亡反對派中的激進派,聯手打壓這次中共的胡溫新政,可以算是中共跟海外流亡的國共合作。這一次合作是首次,是89年以來第一次,這個試探,這個政治試探,遭到了中共保守派和海外流亡中激進派的聯合打壓。當時徐水良算是中共流亡反對派中的,也是一位知名人士了,他擔任過中國民聯的主席,親自到FBI去舉報,胡安寧接受中共的錢,來跟從事反對美國政府的活動。 陳:如果是中共出錢的話,他應該到司法部去舉報。作為外國代理人要登記的,是這樣,胡安寧要登記的。 草庵:是,所以當時徐水良去舉報,後來之後確實是FBI在調查這個事情。後來胡安寧被迫就逃亡,就拿了美國護照跑回去了,逃回中國去了。這個後來之後呢,當然中國內部,大家可能表面上看,這個網站出現了很多糾紛,表面的糾紛,好像是這個這樣那樣的。實際上真正的本質是由於體制內的一些保守派在搗亂,不希望出現這種事情。另一方面就是海外的激進派也不贊成這個事情,所以在這個時期,胡溫新政就開始出現了問題了。 徐水良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中國密報
2018-06-23
陳小平 草庵居士 【《中國密報》編者按:在2018年2月5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07期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嘉賓草庵居士討論幾任中國前領導人的改革,到胡錦濤時代,因胡溫因政令不出中南海,擊鼓傳花給習近平。習近平必須要領導一切,先獨裁,再改革。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引入美國勢力來到逼改革 所以在那種情況下,江澤民和曾慶紅實際上受到了黨內很大的壓力之後呢,推出個三個代表,但是他們遇到了壓力,他們沒有辦法繼續推動下去,所以在這個時候,他們就出現了一個方式,就是WTO,中國進入WTO。所以在那個時候,江澤民和黨內一些人就形成一個共識,對這個保守勢力反對的一個共識,就是我們採取倒逼機制,所以那時候中國出現了一個口號,叫倒逼機制。這個倒逼機制,就是用經濟手段和外部的壓力來推動中國政治改革。所以這也就是當時中國政府在江澤民默許之下,朱鎔基力推的這個,不惜一切代價,做出多大讓步,我們都要進入WTO,用美國來推動中國的政治改革。所以這是當時內部的一個想法。 大家可能都會覺得,中共不應該進行政治改革,這些人,其實我個人的觀點,從上到下,其實中國的所有官員都知道體制上有問題,尤其他們在真正執行政策時,推動管理、治理中國時,都會遇到不同的問題,而且非常棘手的問題。他們也知道問題在哪裡。黨內有各種利益集團,尤其的官僚體系形成的利益集團,非常緊密,造成他們都是出現自己的想法沒法實行,而這些人上臺之後,最主要的問題就是保證自己的位置的穩定,所以他們要在保住位置的前提下,能夠推動中國的一些改革變化,所以這是他們首要的想法。所以當他們遇到阻力的時候,他們並不是說每一個領導人都有膽量去大刀闊斧地去執行、推動這個事情,而且他們採取什麼呢,都是採取迂回政策,應用一些政治上、理論上尋找一些空間,拓展一個空間,然後聯合一些力量,利用外部的藉口來進行改革,所以這就是當時中國政治的現狀。 2001年,中國進入WTO。 所以在這個中國進入WTO之後,這是到2001年的時候,李鵬是反對中國加入WTO的,所以怎麼辦呢?為了讓人大批准,李鵬那裡通過,所以朱鎔基跟錢其琛就說,聽說李鵬說你們那麼多文件,我人大要批准,你要先給我看,結果朱鎔基跟錢其琛就說,跟龍永圖就說,你們把所有的文件都跟我送上去。所以那個字啊,他們以前都是用,我們是講的小四號的字,他說這個字呢,你們就用三號字。領導人的眼睛都不太好,你要版面都印成三號字的大小,把所有的文件,用卡車給我一份不落地送過去。所以當時他們有一部分中文的記錄、文件、談判技要,但更多的是英文的東西,所以整個給李鵬送去審閱的時候,他們是用了兩個相當於130卡車,就類似於解放大卡車,兩卡車文件,通通給搬到李鵬那兒去了。 所以當時李鵬跟他的秘書看到這種情況下,就覺得非常吃驚,怎麼把這些東西都搬來了,一整箱一整箱,我什麼時候能看完哪!他們說這就是所有WTO的文件,這是我們這些年工作的成績。所以當時這種情況,就把李鵬氣得血壓都高了!所以他們那個秘書,組織秘書,知道他們是國務院在刁難李鵬,所以明知道是朱鎔基跟錢其琛,包括龍永圖,在刁難李鵬,所以他們就沒有辦法,就是給他要看的文件嘛!最後逼著李鵬把WTO簽字。而那時候,龍永圖跟那個也很清楚,他在這個體制內,這個國務院,混不下去了。所以後來我在德州時開會,跟錢其琛、龍永圖見面的時候,龍永圖就告訴我,他要到博鼇論壇去,找一個非民間的,他說否則的話,我要被他們整死的。所以這是當時體制內的那種,出現了那種情況。 所以當時我對這個WTO問題呢,我是一個反對派。所謂的反對派,就是我反對他出讓中國的司法利益、司法權益,為了達到這個目的。而且我認為WTO可能對中國的倒逼上,可能效果不大,因為中國擅於搞江湖,所以把這個事情跟老美耍手段的話,這個WTO最終實現不了中國的政治體制上的一個倒逼的方式。所以我當時寫了100多篇文章,就講這個WTO跟中國政治體制上的一些問題在哪裡。結果海外是沒有什麼很多人看,但是真正對海外反對派是沒有多大影響的,相反是黨內把我的文章,以內參的各種研究的方式,就發到黨內。所以在當時國內有個口號,就說如果沒看過草庵的經濟文章的國務院官員,那就不是國務院的幹部!是有這個,當時所以他們就把變相的一種出口轉內銷的方式,來跟國內的一些官員們灌輸這個倒逼機制政治上的一個作為、一個目的。 陳:你的觀點,你並不贊成加入WTO啊,可是。 草庵:但是我不贊成他,但我講的是WTO對中國政治上的一個變化、改革,主要是有政治的一個關係,所以國內是拿它當做一個出口轉內銷的海外的觀點,來倒灌給國內的。 所以在這個WTO整個過程當中,實際上在江澤民時代,我們可以看到,就說他進行了兩大改革。一個是,就是把共產黨的性質改變了,就是三個代表,其二就是利用WTO,倒逼著整個政治制度上改革。所以在這一點上,如果說中國政治改革的話,我覺得江澤民並沒有停下腳步來,只是跟我們的想像,跟我們的期望有差距,但實際上他也是在一步一步地推進這個政治上的改革。所以這是當時江澤民時代的整個的過程。而且我們現在反過頭來看,實際上江澤民時代對政治上的寬鬆程度要比胡錦濤時代要更高一點。 曾慶紅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中國密報
2018-06-21
陳小平 草庵居士 【《中國密報》編者按:在2018年2月5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07期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嘉賓草庵居士討論幾任中國前領導人的改革,到胡錦濤時代,因胡溫因政令不出中南海,擊鼓傳花給習近平。習近平必須要領導一切,先獨裁,再改革。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鄧小平和陳雲的鬥爭 陳:但是我記得你談到趙紫陽的那種政治改革的想法,社會力量並未意識到,這是,我們都是89年經歷過來的人,趙紫陽在那場運動中,他扮演的角色,真的是,就是說,從社會力量來說,明確地感覺到,就是趙紫陽是一個政治改革派,這個問題,我覺得在社會力量,很難認識到這樣一種高度。另外就是說,您認為趙紫陽的改革最終的失敗是被激進派給干擾的,是不是你有這麼一個看法?你怎麼會認為這個激進派能夠干擾到趙紫陽的這種改革?是不是指的1989年? 草庵:是,我是在認為,在1989年的出現這個問題上,當然我們也親身經歷,小平兄也親身經歷了,在這個過程當中,在整個政治改革當中,儘管黨內當時出現了激烈鬥爭,但是並不是趙紫陽一定要下臺的,要妥協要下臺的,他是受到了威脅。鄧小平在那個時候是沒人可選的。鄧小平也很清楚地知道,如果趙紫陽下臺,保守派就會上臺,他是沒有退路的。他在相對選擇的時候,他寧可選擇趙紫陽,而不願意選擇保持派,這是他跟陳雲兩邊的鬥爭的一個選擇。 所以在那個時候,我們必須要承認,就是說,陳一諮他們所率領的一批青年,青壯派、少壯派的學者,有激進的,同時社會上的力量,包括民間的力量,也有激進的。大家回憶89年的時候,其實最開始的時候,是李鵬挑起來的。李鵬率先要追究趙紫陽打高爾夫球,趙大軍、趙二軍他們在海南倒彩電的事情,之後由於年輕的知識分子開始反彈,這時候才把矛頭轉到了李鵬身上,才開始轉到鄧小平身上。其實真正轉到鄧小平身上的時候,是有一些激進派,在利用這個,把矛頭要轉到鄧小平,並不是鮑彤和陳一諮他們要轉到鄧小平身上。他們很清楚地知道,鄧小平是趙紫陽的保護傘。所以在這時候,一些激進派,想儘快要促進中國變革的人,包括有別有用心的人,開始挑動這個事情,最後把學生的力量介入進來,在學生當中就激進起來,造成整個的改革,趙紫陽的溫和的轉型,一下子變成了一個激進的街頭運動了。 所以在這一方面,我一直認為,當然我當時作為體制內的一個官員,在參與這些事情,並不瞭解學生這些,當時的一些內部情況。只是在到美國之後,逐漸才清楚一些事情。但是我一直認為,體制內那種溫和的改革,那種借機行事的改革,打著紅旗反紅旗的改革,在當時如果能順利進行下去的話,它可能要遠比現在這種狀況要好得多。而實際上,在整個改革的過程當中,在社會上激進力量的一些,尤其體制外的一些力量的介入,造成了整個89年的這個轉型出現了問題,造成了保守派有了一個藉口,而這個藉口最終就逼迫鄧小平把趙紫陽換掉,整個體制內重新換血,這樣的話,實際上延緩了整個中國的改革的進程。 六四民運是李鵬挑起來的。 進入到江澤民時期 陳:好,現在我們開始進入到江澤民時期。有一種看法,就是江澤民時期,政治改革是欠帳的。那也有說呢,他的三個代表是政治改革,所以我想請你談談江澤民時期的政治改革問題。 草庵:其實江澤民上臺,大家都知道是有,非常有突然性的,就是鄧小平、陳雲、李先念他們一個協調的結果,把江澤民推了出來。所以江澤民當時也是心懷忐忑的,不知未來結果是好是壞的一個情況。但是我們從這個看,江澤民實際上跟趙紫陽的經濟改革路線上,是沒有什麼太大區別的,而且在某些方面,可以說,江澤民推進了起來,實際上比較趙紫陽更大一些。 大家我們可以看到,私有化,在當時趙紫陽這個時代時,討論過私有化,但是都是非常小心翼翼,而且沒有真正形成一個文件,如何推進私有化,而是當時只是讓個體戶和私人合法化。到了江澤民時代,經濟改革就是,完全就是把私有化推到了日程。這實際上,從理論上講,生產力決定了生產關係,而生產力改變了生產關係,是整個把中共的經濟、社會上的經濟形態進行了徹底的改變。所以從這點上來說,從經濟改革來說,江澤民的經濟改革超越了趙紫陽。儘管他在政治上,他沒有放開,但是他為下一步的政治改革打下一個非常好的基礎。 這個路線呢,實際上我個人,就我個人的瞭解和觀點,其實是曾慶紅的一個思路。就是曾慶紅的這種政治跟經濟上的改革的思路,實際上已經超越了趙紫陽的想法,這就是年輕一代更勝於老一代的一種想法。而且曾慶紅曾經講過,就是說我們現在,就中國目前的狀況,落後了這麼多,我們就是可以不顧一切,照搬美國模式。先當然試試,不要搞以前那種洋為中用,大清朝的洋為中用害了大清朝,我們就直接用,直接用上去,用到10年、20年,不行,我們再退出來,而不是先用的時候就混合起來。所以這是當時少壯派,比趙紫陽更年輕一代的改革官員、改革者的一個想法,所以當時在江澤民地位穩定之後,曾慶紅就推薦了王滬寧。 在1995年的時候,大家可能不記得,就是海外的反對派有一批人開始回流到中國去了。中國大陸開始對海外的反對派,就是開放,小範圍的開放,就是當時就有很多人都開始進入大陸,返回到大陸。 陳:通過上海回去的。 草庵:對,通過上海回去。你記得這個事?都是通過上海。當時,這是曾慶紅開始的一條路子。所以在這個時候,就是開始他內部的一個摸底。當時中國的經濟狀況還不是很好,社會環境還不是很好,所以當時江澤民、曾慶紅就採取一個方式,就是說,用經濟壓倒政治,不提政治的事情,以經濟為主,所以在出現了很多問題,就是政治問題經濟解決。所以這一個,也就是講當時江澤民說悶聲發大財,從那時候就開始了。 江澤民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