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feed

美國
2019-02-23
  白宫新闻秘书办公室供立即发布 2019年2月22日 椭圆形办公室 东岸标准时间下午2:31 特朗普总统:非常谢谢你们。很荣幸与中国的副总理见面,他在中国备受敬重。我们在进行贸易谈判,贸易协议谈判。我们有很多来自中国的代表以及—你们知道,你们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他们是谁—数字来自美国的代表。 我认为我们相处得很好。最终,我认为最大的决定和甚至一些比较小的决定将由习主席和我本人决定。我们预计在不远的将来会面。 我只能说会谈进行得很好,但是我们要看之后怎么样。我认为有些点是这个团队不会达成一致的,因为或许他们就不该达成一致,不被允许达成一致。我想习主席和我会敲定最后的点,可能会,可能不会。 所以我只想说,刘副总理,非常荣幸和你见面。 特朗普总统:非常感谢你。非常好。告诉他:非常感谢你。请你转达我最诚挚的问候。 我们的会谈进行得非常好。有机会发生令人非常振奋的事。这个协议将由我来签署。我已经和国会在联系。我已经在把近况告诉许多国会里的人。我们现在正在对价值500亿的进口商品征收百分之25的关税—大部分是科技和高科技商品。 我们现正对价值2000亿的商品征收百分之10的关税。三月一日开始这百分之10就要上调。加到百分之25。所以我们可就2500亿的商品征收百分之25的关税。而且还有大约2670亿的商品是未征收关税,还没触及的,我们以后再讨论。 但如果我们可以达成协议,那就根本不需要那些讨论。所以我们就看怎么样吧。但我们已经有非常好的会谈。你们知道,莱特希泽先生目前做得非常好。但是要说做得非常好,鲍伯,是要把它谈成,才算数,对吧? 莱特希泽大使:是的,阁下。 特朗普总统:而且协议要是对双方都好的协议。 莱特希泽大使:是的,阁下。 特朗普总统:还有,斯蒂芬,太好了。但你要谈成才是非常好。 威尔伯,桑尼—桑尼不在意,他只想要他们从农场主那里购买大量产品。对吧,桑尼?那是你在乎的。桑尼最关心的就是农场主,超出任何其他方面。 但赖瑞·库德洛,大使先生—是国家任职时间最长的州长,你们知道。他现在是驻华大使。但他之前任衣阿华州州长24年,对吗? 布兰斯塔德大使:二十…嗯,我本来会是,但是你任命我做大使。(笑声) 特朗普总统:好,但你还是任职最久…. 布兰斯塔德大使:二十二年又四个月,是的。 特朗普总统:是我国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州长,我相信— 布兰斯塔德大使:没错。没错。 特朗普总统:(听不清)从那时候。而你作为州长工作出色,作为驻华大使工作出色。 而且我还可以说个故事,大使是个来自艾奥瓦的年轻人的时候,他去了中国。他在中国和在艾奥瓦与中国人打交道。他遇见当时的一个年轻人,现在这个人是中国的领导—习主席。然后他跟他的夫人说-他回到家的时候—这是几年前的事,大使先生? 布兰斯塔德大使:嗯,1970年—他是1985年来奥艾瓦州的。 特朗普总统:对,但是— 布兰斯塔德大使:1985年。 特朗普总统:—你大概是1978年认识他的,对吧? 布兰斯塔德大使:我1984年去中国,然后他1985年来艾奥瓦。 特朗普总统:所以他们结识,他回家跟夫人说:我刚认识了中国的以后的主席。然后他们说:你怎么知道?他说:因为这位男士有极大的才干,我相信他会成为中国以后的主席。数年后,他成为中国以后的主席。而且他们喜欢对方。 所以要选驻华大使的时候,我就说:”我想我有个正确的人选。他正好是伟大的衣阿华州的州长”。而你的工作非常卓越。但我觉得那个故事太厉害了。 所以,多年前,你说你知道中国日后的主席是谁。我觉得—我觉得这个故事太棒了。他的夫人也完全确认,所以很好。 所以我只想要谢谢各位出席。我们现在就要开始讨论。我们在谈。再一次地,我想我们正在取得很多进展。我觉得非常非常有机会可以达成协议。我们某个时间点会与习主席会面—前提是我们如果能向前,鲍伯。你能不能就会面的可能性说两句—我们会不会….(听不清) 莱特希泽大使:在一些非常重要的结构性问题上我们取得了进展,采购上取得了一些进展。我们依然面临少数几个非常非常大的障碍,但如果取得-如果我们继续取得进展,那就会是非常好的成果,我想刘副总理同意这点。 特朗普总统:取得很好的进展。我认为我们取得很好的进展。斯蒂芬·马努钦,你怎么说? 马努钦部长:我只想要补充,副总理和他的团队已经同意多待两天,所以我们明天将整天开会,一直延续到周日,可以继续非常重要的—这是—大使在谈多份谅解备忘录谈得非常好,这些备忘录即将是有约束力且可强力执行的,覆盖所有不同类型的行业。 如果我们可以谈成,这对美国公司是非常好的,让中国终于对美国公司开放。 特朗普总统:为什么你们要用意向书的形式,或是你想把它管做什么?对我来说,那是浪费时间。 马努钦部长:嗯,我们想要确定。这些问题非常重要。我们在处理几百个问题—从金融服务到货币,到强制技术转让,到飞机,到快递运送,到不同的行业。所以这些是非常复杂的问题,大使— 特朗普总统:货币操纵-非常重要的话题,很多人没想到这有关系。 马努钦部长:是的。那是其中一个领域,总统先生,我们其实谈好并达成一个协议—就货币最强而有力的协议之一。但我们未来两天在很多议题上有很多任务作要做。 特朗普总统:货币你们谈了,达成最终协议了吗? 莱特希泽大使:货币有了,但我们未来两天在很多议题上有很多任务作要做。 特朗普总统:稳定货币。 好,威尔伯·罗斯。 罗斯部长:对现况我感到非常振奋。我认为关税的状况是很重要的,如果我们可以填补更多空白,这可以作为一个好的替代。但还有很多任务作要做,大家都说了。所以要喝香槟庆祝还言之过早。 特朗普总统:还没,我同意。部长,你说,对农场主,(听不清)。 珀杜部长:我认为现在双方在做的工作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当然很高兴听到有进展。总统先生,我认为每个人都了解这个协议—如果有协议的话—最终将会由你和习主席完成。我们了解这点。 很明显地,你这方有些很棒的谈判代表,副总理也有。有很多细节要理顺,但最终你和习主席将会需要真正完成这个协议。 特朗普总统:我觉得在农场主和向我们的农场主购买产品方面,做得很非常好。他们已经做了巨大的承诺要做到这点。但这将会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笔的农业协议。这会是史上最大的农业协议,你想想看。我不认为任何其他的能比得上,因为这是中国。所以希望,如果我们达成协议,他们会购买大量各种种类的农产品。 大使先生,你希望的话,要发言吗? 布兰斯塔德大使:嗯,我想这可能是非常历史性的时期。这是世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如果这些困难的结构性问题可以解决,我想不只对于中美两国,对全世界的经济都会带来巨大利益。 所以我知道大家都非常努力工作。我们已经展开了多场会谈,在北京,在这里。我们赞赏各位的努力工作,孜孜不倦。 特朗普总统:谢谢。是,进行得很好。 特朗普总统:我认为这个关系非常好。这是我最想说的。至于我们会不会达成协议,谁知道呢?但我认为有机会。但我认为这个关系是很棒的。我认为我们现在和中国的关系比过去都好。而这个是-你知道,这是很重大的发言。我们的关系,主席—习主席和我的关系—我认为是有史以来最强劲的。 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件事是芬太尼。习主席已经同意将芬太尼的销售刑罚化。现在,它不是刑事犯罪商品,因为,我想他们把它称作“工业”还是什么的。但是它不是一个犯罪商品。中国的法律比我们国家严得多,所以中国的毒品问题不大。他们有个叫做死刑的东西。 而中国的法律比我们严格许多。但他们同意要将芬太尼的销售刑罚化,包括芬太尼往美国的销售。这是很重大的一件事,因为,你们知道,就算不是全部,大部分的芬太尼是中国来的。这在我们向毒品宣战当中,是很重大的一件事。 所以,我非常赞赏这点。希望这是我们会中将敲定的另外一件事。 所以,取决于我们谈的如何—我们现在就开会—但取决于谈得如何,我们至少会再开一个会。然后,最后,我和习主席会见面,讨论最终的条款和没有谈成的事。但我觉得已经谈成很多,但他们要他和我同意最后的形式。但芬太尼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芬太尼的刑罚化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我们很赞赏。 我想要谢谢大家出席。副总理先生,非常感谢你。正如斯蒂芬所说的,他们已经延长出访时间。他们要延长两天,临时决定的,因为他们正在取得重大进展。所以他们要多待两天。 所以会是哪几天?周日和周一?还是— 莱特希泽大使:周六和周日整天。 特朗普总统:周日整天。所以他们周日晚上,周一上午离开。 所以,正在取得重大进展。我们看看会怎么样。非常谢谢你们。感谢。 问:总统先生,因为有进展,你预计要延后期限吗?还是会坚持三月一日呢? 特朗普总统:嗯,我把期限定在三月一日,现在是百分之10。而我认为如果—我是指,你可以告诉习主席–我认为–如果我看到进展,重大的进展,延后期限就不会是不恰当的-保持在百分之10,而不提高到百分之25。而我会偏向要这么做。我甚至还没跟我的人谈。大部分的人假设它就会自动开始—百分之25。但那是我说的,我觉得是合理的时间期限。 但我们在谈我们都没想到会谈的事。我们在深入地谈贸易,以及很多许多人想谈但没人想得到我们可以开始谈的事项。但我们有单独一次的机会,达成对两国都好的协议。我们将会把握这个机会。 所以取决于我们谈得怎样。如果我们谈得好—杰夫,如果我们谈判谈得非常好,可能可以延长。而且我不认为是长时间的延长,因为我可以想象如果要,斯蒂芬,大约再一个月或不满一个月— 马努钦部长:是,我认为我们预计是很快地完成。如果我们未来几天到了取得进展的时候,提议你和习主席三月会面。 特朗普总统:是。所以取决于他们未来几天谈得如何,我一定会加以考虑的。好吗? 问:技术转让—回到贸易协议—我们听说你们在技术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 特朗普总统:你想要谈谈转让吗?技术— 问:那还必须是协议的一部分吗— 特朗普总统:好,我让鲍伯回答,你说吧,鲍伯。 问:谢谢。 莱特希泽大使:答案是,是的。那是结构性问题的其中之一。必须要处理好。我是指,我们已经取得很多进展。所以告诉你我们没有进展的人,他是胡说。 问:总统先生,你想要什么时候和习主席会面?预计在海湖庄园会面吗? 特朗普总统:或许会在海湖庄园。或许很快就见,三月。鲍伯,你有个日期吗?斯蒂芬,你有个日期吗? 马努钦部长:我们在根据你的日程安排做规划,总统先生。 特朗普总统:好,就这样—我们有两个日程安排。我们会根据日程安排做规划。 问:华为和中兴的现况如何?你还是会考虑禁止中国技术吗? 特朗普总统:嗯,中兴缴了一大笔罚款,12亿,以前从来没人听说过的。我们要大家来竞争。我猜想这将会是我们这里谈的一个话题,鲍伯。我们将会谈论它。我们可能也可能不把它包含在这个协议里。 问:包含什么? 问:你会撤销刑事指控吗? 特朗普总统:华为和中兴。 问:你会撤销对华为的刑事指控以作为协议的一部分吗? 特朗普总统:这些我们未来几周全都会讨论。而且我们会和联邦检察官谈。我们会和司法部长谈。我们会再做该决定。现在,那不是我们在讨论的事。 但这是一个问题:他们会达成协议吗?不会吗?我觉得我们很有机会达成协议。但是双方都想要让它成为一个有意义的协议。我们不想要协议—我可以代表副总理说,我可以代表习主席说,我可以代表我自己说:双方都想要有实实在在的协议,我们想要让它成为有意义的协议,而非谈成了一个协议,但却没有任何意义。 我们想让这个协议持续许多,许多年,一个对两国都好的协议。但我们想要让它有意义。 这样,虽然如此,中国的优势是多年的巨大成功,牺牲了美国,所以他们了解这点。而我从来不因此怪罪中国,我怪罪我们过去的领导。我们的领导在贸易上工作做得很差劲。我国去年整体贸易上损失了8000亿。八千亿元。 所以副总理了解这点。所以这个协议应当在20年前就达成了,而不是现在。因为,20年来,美国真的一直被占便宜。我不是在怪罪中国,我们应该对他们做一样的事。但我们却没那么做。我们的总统未尽职责。你想要知道事实吗?我们的总统未尽职责。  
明镜要报 | 崔永元失踪了;网游暗语诅咒习近平;防火长城有裂缝;习总掌控,“监”商发大财(20190224)
#崔永元失踪#诅咒习近平#明镜要报 *** 00:20《明镜焦点》崔永元...

明镜焦点 | 崔永元失踪了,律师分析“王林清案”:令人费解(20190223)
#崔永元#王林清#明镜焦点 *** 去年12月,中国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曾...

中国新闻 | 网络游戏诅咒习近平;中国“监”商发大财;中国防火墙开缝了(20190223-2)
#网络游戏#习近平#中国新闻 *** 00:13习总掌控中国,4大“监”...

文革史记 | 丁凯文:王秉璋-为中国航天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林彪死党”(20190223 第71期)
#王秉璋 #文革 #林彪 ***王秉璋将军曾经是中共航天事业发展过程中的...

点点今天事 | 川普大转弯,习近平大让步,刘鶴笑开颜,什么人很失望;华为被国人轻看,孟晚舟自由有望,加拿大自动解套,总统干预司法的边界(20190223)
#川普#贸易战#点点今天事 *** 川普赢得了订单,习近平赢得了时间,这...

新闻时时报 | 马杜罗封锁边境大桥,委内瑞拉军警开枪阻挡人道救援(20190223)
#马杜罗#委内瑞拉#瓜伊多 *** 2月23日委内瑞拉民众手持“我们要工...
内幕
2018-10-16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文章為7月6日《中國研究院》第50次研討會,此次會議由陳小平主持,主題為中美貿易戰的走向,與會嘉賓有程曉農博士、經濟學者張艾枚、經濟學家呂樸、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講座教授謝田、自媒體主持人秦偉平、歷史學家劉仲敬。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美國不怕中國崛起?   陳:好,謝謝呂樸先生!你給中國領導人提建議,不知道他聽不聽。我們的節目,他們也看,希望他們能聽進去。他們會看的,而且很喜歡看。下一個我們請謝田教授。 謝:剛才我們已經提到了,就說新冷戰,我想所有的專家都有一個共識,就說冷戰已經開始,新冷戰是針對共產主義的冷戰,也是一個剪羊毛之爭。但是對於中共來說呢,我覺得它已經到了這個生死存亡的時候;對美國來說,這實際上是在結束里根總統當年開啟的對共產主義圍剿的最後一步。 你看我們那個川普總統,實際上他的經濟理念,比方說保守主義和共和黨的理念,實際上都是從里根那邊一脈相承的。甚至他那個讓美國再度強大的口號,也是從里根那裡來的。川普當年跟里根又多次地會面,就是面提心授,他得到了很多東西。所以我們現在說他是里根第二,是吧? 實際上就是說,中共現在所說的所有的事情,就是為了生存,就是為了它這個中共共產黨集團、專制集團生存。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才能真正理解中共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要囤積外匯?為什麼要限制中國老百姓匯兌,不讓中國老百姓從外貿中得到利益?為什麼要調控匯率?為什麼要補貼,甚至就是在不賺錢的情況下也要補貼,也要賺這個外匯,並且外匯要控制在自己的手中?那這正好是這個中美貿易戰的真正的衝突的根源,表面上經濟的根源就是從這個貿易逆差開始的。那美國要解決這個問題呢,不免涉及到中共的經濟利益,這個中共存亡的問題。 剛才你說到剪羊毛的話,我覺得確實在剪羊毛,是在剪羊毛,但是在殺羊,就殺雞宰羊,但中共這隻羊呢,它不是個綿羊,它是個披著羊皮的狼,所以這是一個問題。 那你說新冷戰會體現在什麼方面?中國製造2025、一帶一路,和什麼經濟,台灣、南海、西藏、人權,這些都是美國的突破口,且美國已經非常有效地利用了所有的角度。比方說2025,像現在中共現在基本上跟那個,什麼“厲害了我的國”之類的東西,可以下架了。而中國製造2025已經被冷藏了,原因在於它不是一個真正通過國家來研發,去產生新的知識,新的技能,新的技術,它不是一個正當的過程,它是要靠偷竊、剽竊,偷竊,然後用市場換取,強迫的方式來進行。 美國害不害怕中國崛起呢?美國根本不害怕。這是一個謊言。美國根本不在乎,也不怕中國會崛起。中國崛起了呢,人均下來,也是一個貧窮落後的發展中國家。美國的技術領先中國呢,實際上不只是一代兩代,是幾十年的差距。 我記得美國有一個政治家說過,美國根本不怕中國偷取美國的技術,因為美國每時每刻都在產生新的技術。你現在看到什麼蘋果5G也好,iPhone7也好,或者什麼通訊也好,互聯網3.0,這些都是已經現實化、商品化了的科技的成果。在這之後呢,還有更多的。比如說現在呢,你的GPS也好,美國在後一代的、下一代的那個技術,已經在進行之中。已經在那些2000所大學裡邊的研究室裡面,各種各樣的私人的民間的研究機構裡面,都已經在進行。就說下一步呢,中國能剽竊,能剽竊到最後終端的商業化的那些技術,那你趕不上,因為你拿到了以後,你也不知道它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為什麼這樣做出來,那下一步還是沒用。 那中國這個2025,你靠偷竊,你是永遠趕不上西方國家的。亞洲國家能夠趕上西方,做得稍微成功一點的,是韓國、台灣和日本,它們可以說成趕上了西方,但是通過自己的努力,踏踏實實做研發做起來的。 一帶一路,根本就是一個非常拙劣的,一個轉移自己產能的,一個一廂情願的計劃。你把你那種高負債,就是說國家支持,借助過度槓桿,這樣一些東西,推到別的國家去,還強迫人家用你自己的人民幣。人家不會!這些國家已經現在明確表示,它不會接受的,並且不願意為了中國人來建一些水利、公路、機場什麼的,讓我自己背上嚴重的債務。並且一帶一路的資金,資金鏈現在已經斷裂了。中國是靠著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對世界的貿易順差,來用這個外匯存體,來進行一帶一路的。現在這個存體沒有了的話,一帶一路也根本進行不下去了。 台灣、南海這些,美國的要求的話呢,就是它承認你是一個中國,但是你要和平解決。中共就是想單方面改變這個,用武力威脅,這個是做不到的。南海也是。如果美國只是要求你維持現狀,保證可以共同開發,但是你要保持海域暢通,美國正是在利用所有的機會。但中共在每一個問題上面,實際上都是站不住腳,從國際法,從道德理念上,都是站不住腳的。中國的領土問題,中共在江澤民時代,出賣給蘇聯多少領土?相當於幾百個、幾千個台灣,中國人民都,現在還沒有去追究這個問題,是吧? 所以回到下一個問題,習近平和川普是不是都有一個內政和世界秩序的重構計劃?是有的。對於川普來說,實際上是在師承里根的很多保守主義傳統的理念,他在帶領美國重回、回歸道德,回歸傳統,並且消除所有經濟上、貿易上對美國不公平、不公正的做法,在全世界剷除共產主義、恐怖主義。他在邁阿密的時候,針對古巴發表的演講裡面,非常明確地講了這句話。他在羅馬、在波蘭,講到推翻共產主義的時候,也非常明確地表明了他的政治主張。(《中美貿易戰:剪羊毛經濟戰還是大國對峙新冷戰?》連載10,未完待續,《內幕》第79期)
内幕
2018-10-16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文章為7月6日《中國研究院》第50次研討會,此次會議由陳小平主持,主題為中美貿易戰的走向,與會嘉賓有程曉農博士、經濟學者張艾枚、經濟學家呂樸、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講座教授謝田、自媒體主持人秦偉平、歷史學家劉仲敬。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美國不怕中國崛起?   陳:好,謝謝呂樸先生!你給中國領導人提建議,不知道他聽不聽。我們的節目,他們也看,希望他們能聽進去。他們會看的,而且很喜歡看。下一個我們請謝田教授。 謝:剛才我們已經提到了,就說新冷戰,我想所有的專家都有一個共識,就說冷戰已經開始,新冷戰是針對共產主義的冷戰,也是一個剪羊毛之爭。但是對於中共來說呢,我覺得它已經到了這個生死存亡的時候;對美國來說,這實際上是在結束里根總統當年開啟的對共產主義圍剿的最後一步。 你看我們那個川普總統,實際上他的經濟理念,比方說保守主義和共和黨的理念,實際上都是從里根那邊一脈相承的。甚至他那個讓美國再度強大的口號,也是從里根那裡來的。川普當年跟里根又多次地會面,就是面提心授,他得到了很多東西。所以我們現在說他是里根第二,是吧? 實際上就是說,中共現在所說的所有的事情,就是為了生存,就是為了它這個中共共產黨集團、專制集團生存。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才能真正理解中共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要囤積外匯?為什麼要限制中國老百姓匯兌,不讓中國老百姓從外貿中得到利益?為什麼要調控匯率?為什麼要補貼,甚至就是在不賺錢的情況下也要補貼,也要賺這個外匯,並且外匯要控制在自己的手中?那這正好是這個中美貿易戰的真正的衝突的根源,表面上經濟的根源就是從這個貿易逆差開始的。那美國要解決這個問題呢,不免涉及到中共的經濟利益,這個中共存亡的問題。 剛才你說到剪羊毛的話,我覺得確實在剪羊毛,是在剪羊毛,但是在殺羊,就殺雞宰羊,但中共這隻羊呢,它不是個綿羊,它是個披著羊皮的狼,所以這是一個問題。 那你說新冷戰會體現在什麼方面?中國製造2025、一帶一路,和什麼經濟,台灣、南海、西藏、人權,這些都是美國的突破口,且美國已經非常有效地利用了所有的角度。比方說2025,像現在中共現在基本上跟那個,什麼“厲害了我的國”之類的東西,可以下架了。而中國製造2025已經被冷藏了,原因在於它不是一個真正通過國家來研發,去產生新的知識,新的技能,新的技術,它不是一個正當的過程,它是要靠偷竊、剽竊,偷竊,然後用市場換取,強迫的方式來進行。 美國害不害怕中國崛起呢?美國根本不害怕。這是一個謊言。美國根本不在乎,也不怕中國會崛起。中國崛起了呢,人均下來,也是一個貧窮落後的發展中國家。美國的技術領先中國呢,實際上不只是一代兩代,是幾十年的差距。 我記得美國有一個政治家說過,美國根本不怕中國偷取美國的技術,因為美國每時每刻都在產生新的技術。你現在看到什麼蘋果5G也好,iPhone7也好,或者什麼通訊也好,互聯網3.0,這些都是已經現實化、商品化了的科技的成果。在這之後呢,還有更多的。比如說現在呢,你的GPS也好,美國在後一代的、下一代的那個技術,已經在進行之中。已經在那些2000所大學裡邊的研究室裡面,各種各樣的私人的民間的研究機構裡面,都已經在進行。就說下一步呢,中國能剽竊,能剽竊到最後終端的商業化的那些技術,那你趕不上,因為你拿到了以後,你也不知道它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為什麼這樣做出來,那下一步還是沒用。 那中國這個2025,你靠偷竊,你是永遠趕不上西方國家的。亞洲國家能夠趕上西方,做得稍微成功一點的,是韓國、台灣和日本,它們可以說成趕上了西方,但是通過自己的努力,踏踏實實做研發做起來的。 一帶一路,根本就是一個非常拙劣的,一個轉移自己產能的,一個一廂情願的計劃。你把你那種高負債,就是說國家支持,借助過度槓桿,這樣一些東西,推到別的國家去,還強迫人家用你自己的人民幣。人家不會!這些國家已經現在明確表示,它不會接受的,並且不願意為了中國人來建一些水利、公路、機場什麼的,讓我自己背上嚴重的債務。並且一帶一路的資金,資金鏈現在已經斷裂了。中國是靠著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對世界的貿易順差,來用這個外匯存體,來進行一帶一路的。現在這個存體沒有了的話,一帶一路也根本進行不下去了。 台灣、南海這些,美國的要求的話呢,就是它承認你是一個中國,但是你要和平解決。中共就是想單方面改變這個,用武力威脅,這個是做不到的。南海也是。如果美國只是要求你維持現狀,保證可以共同開發,但是你要保持海域暢通,美國正是在利用所有的機會。但中共在每一個問題上面,實際上都是站不住腳,從國際法,從道德理念上,都是站不住腳的。中國的領土問題,中共在江澤民時代,出賣給蘇聯多少領土?相當於幾百個、幾千個台灣,中國人民都,現在還沒有去追究這個問題,是吧? 所以回到下一個問題,習近平和川普是不是都有一個內政和世界秩序的重構計劃?是有的。對於川普來說,實際上是在師承里根的很多保守主義傳統的理念,他在帶領美國重回、回歸道德,回歸傳統,並且消除所有經濟上、貿易上對美國不公平、不公正的做法,在全世界剷除共產主義、恐怖主義。他在邁阿密的時候,針對古巴發表的演講裡面,非常明確地講了這句話。他在羅馬、在波蘭,講到推翻共產主義的時候,也非常明確地表明了他的政治主張。(《中美貿易戰:剪羊毛經濟戰還是大國對峙新冷戰?》連載10,未完待續,《內幕》第79期)
内幕
2018-10-16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文章為7月6日《中國研究院》第50次研討會,此次會議由陳小平主持,主題為中美貿易戰的走向,與會嘉賓有程曉農博士、經濟學者張艾枚、經濟學家呂樸、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講座教授謝田、自媒體主持人秦偉平、歷史學家劉仲敬。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美國不怕中國崛起?   陳:好,謝謝呂樸先生!你給中國領導人提建議,不知道他聽不聽。我們的節目,他們也看,希望他們能聽進去。他們會看的,而且很喜歡看。下一個我們請謝田教授。 謝:剛才我們已經提到了,就說新冷戰,我想所有的專家都有一個共識,就說冷戰已經開始,新冷戰是針對共產主義的冷戰,也是一個剪羊毛之爭。但是對於中共來說呢,我覺得它已經到了這個生死存亡的時候;對美國來說,這實際上是在結束里根總統當年開啟的對共產主義圍剿的最後一步。 你看我們那個川普總統,實際上他的經濟理念,比方說保守主義和共和黨的理念,實際上都是從里根那邊一脈相承的。甚至他那個讓美國再度強大的口號,也是從里根那裡來的。川普當年跟里根又多次地會面,就是面提心授,他得到了很多東西。所以我們現在說他是里根第二,是吧? 實際上就是說,中共現在所說的所有的事情,就是為了生存,就是為了它這個中共共產黨集團、專制集團生存。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才能真正理解中共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要囤積外匯?為什麼要限制中國老百姓匯兌,不讓中國老百姓從外貿中得到利益?為什麼要調控匯率?為什麼要補貼,甚至就是在不賺錢的情況下也要補貼,也要賺這個外匯,並且外匯要控制在自己的手中?那這正好是這個中美貿易戰的真正的衝突的根源,表面上經濟的根源就是從這個貿易逆差開始的。那美國要解決這個問題呢,不免涉及到中共的經濟利益,這個中共存亡的問題。 剛才你說到剪羊毛的話,我覺得確實在剪羊毛,是在剪羊毛,但是在殺羊,就殺雞宰羊,但中共這隻羊呢,它不是個綿羊,它是個披著羊皮的狼,所以這是一個問題。 那你說新冷戰會體現在什麼方面?中國製造2025、一帶一路,和什麼經濟,台灣、南海、西藏、人權,這些都是美國的突破口,且美國已經非常有效地利用了所有的角度。比方說2025,像現在中共現在基本上跟那個,什麼“厲害了我的國”之類的東西,可以下架了。而中國製造2025已經被冷藏了,原因在於它不是一個真正通過國家來研發,去產生新的知識,新的技能,新的技術,它不是一個正當的過程,它是要靠偷竊、剽竊,偷竊,然後用市場換取,強迫的方式來進行。 美國害不害怕中國崛起呢?美國根本不害怕。這是一個謊言。美國根本不在乎,也不怕中國會崛起。中國崛起了呢,人均下來,也是一個貧窮落後的發展中國家。美國的技術領先中國呢,實際上不只是一代兩代,是幾十年的差距。 我記得美國有一個政治家說過,美國根本不怕中國偷取美國的技術,因為美國每時每刻都在產生新的技術。你現在看到什麼蘋果5G也好,iPhone7也好,或者什麼通訊也好,互聯網3.0,這些都是已經現實化、商品化了的科技的成果。在這之後呢,還有更多的。比如說現在呢,你的GPS也好,美國在後一代的、下一代的那個技術,已經在進行之中。已經在那些2000所大學裡邊的研究室裡面,各種各樣的私人的民間的研究機構裡面,都已經在進行。就說下一步呢,中國能剽竊,能剽竊到最後終端的商業化的那些技術,那你趕不上,因為你拿到了以後,你也不知道它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為什麼這樣做出來,那下一步還是沒用。 那中國這個2025,你靠偷竊,你是永遠趕不上西方國家的。亞洲國家能夠趕上西方,做得稍微成功一點的,是韓國、台灣和日本,它們可以說成趕上了西方,但是通過自己的努力,踏踏實實做研發做起來的。 一帶一路,根本就是一個非常拙劣的,一個轉移自己產能的,一個一廂情願的計劃。你把你那種高負債,就是說國家支持,借助過度槓桿,這樣一些東西,推到別的國家去,還強迫人家用你自己的人民幣。人家不會!這些國家已經現在明確表示,它不會接受的,並且不願意為了中國人來建一些水利、公路、機場什麼的,讓我自己背上嚴重的債務。並且一帶一路的資金,資金鏈現在已經斷裂了。中國是靠著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對世界的貿易順差,來用這個外匯存體,來進行一帶一路的。現在這個存體沒有了的話,一帶一路也根本進行不下去了。 台灣、南海這些,美國的要求的話呢,就是它承認你是一個中國,但是你要和平解決。中共就是想單方面改變這個,用武力威脅,這個是做不到的。南海也是。如果美國只是要求你維持現狀,保證可以共同開發,但是你要保持海域暢通,美國正是在利用所有的機會。但中共在每一個問題上面,實際上都是站不住腳,從國際法,從道德理念上,都是站不住腳的。中國的領土問題,中共在江澤民時代,出賣給蘇聯多少領土?相當於幾百個、幾千個台灣,中國人民都,現在還沒有去追究這個問題,是吧? 所以回到下一個問題,習近平和川普是不是都有一個內政和世界秩序的重構計劃?是有的。對於川普來說,實際上是在師承里根的很多保守主義傳統的理念,他在帶領美國重回、回歸道德,回歸傳統,並且消除所有經濟上、貿易上對美國不公平、不公正的做法,在全世界剷除共產主義、恐怖主義。他在邁阿密的時候,針對古巴發表的演講裡面,非常明確地講了這句話。他在羅馬、在波蘭,講到推翻共產主義的時候,也非常明確地表明了他的政治主張。(《中美貿易戰:剪羊毛經濟戰還是大國對峙新冷戰?》連載10,未完待續,《內幕》第79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