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feed

人物台
2017-06-28
明鏡電視得到確認消息,中國政府已經拒絕了劉曉波與劉霞夫婦出國治病的申請;理由有兩個,一是劉曉波一直拒絕認罪,二是劉曉波的病情急劇惡化,腫瘤在過去十幾天已經增長率一倍,高燒不退,因此不適合長途旅行。
明镜电视台

节目表 (美国东部时间)
12:21
播放中
直播:明鏡專訪郭文貴第三期(高清完整版)(《法治與社會》第45期)
16:31直播:全球化——西方敵不過中國?(中國研究院第38次會議)
18:24直播:中國首善黃如論證實被查,背後的靠山何日落網?(《網言網事》)
19:25直播:習王棋局變了,明鏡專訪郭文貴引發的後果(《明鏡編輯部》第129 期)
20:30劉霞哭泣劉曉波病況和鮑彤談劉曉波
20:36直播: 我們認識的劉曉波(《明鏡編輯部》第132期)
22:51直播:“黨天下”——中共絕對不許觸碰的要害(《歷史明鏡》第46期)
23:55劉曉波的選擇:出不出國?(《點點今天事》)
00:07海外之音聯播(2017年6月27日,早報)
00:38明鏡之聲聯播(2017年6月27日)
01:01直播: 我知道的劉曉波和劉霞(《明鏡編輯部》第133期)
02:03直播: 我對郭文貴的理解(《明鏡編輯部》第134期)
03:19王岐山背後的勢力,江澤民是老領導(《點點今天事》)
04:00直播:我的同學李克強與郭文貴現象分析(《明鏡專訪》)
04:57姚監復露面,出現在文強將軍紀念會上
04:57五台山求卦未成,賈慶林命運卻定(《點點今天事》)
05:20林豆豆出現在文強將軍纪念會上
05:28民主化之後:台灣的活力反而減弱了?(《點點今天事》)
05:39北京民眾在盤古樓前喊:支持郭文貴
05:41乒乓兵變:利益與權力之戰(《點點今天事》)
05:58夾邊溝:不允許紀念的右派死亡營(《歷史明鏡》第45期)
07:07習近平大張旗鼓赴香港:陣腳穩定(《點點今天事》)
07:22在美國當農夫容易,就是作物不易找到買主(《美的美國》)
07:28劉曉波,我希望你不是和平奬得主(《點點今天事》)
08:01直播: 劉仲敬 - 何謂中國(《明鏡專訪》)
09:11直播: 柴玲想用官司拖垮我(《人生之中》)
10:25直播: 北京隱瞞劉曉波肝癌病情,這是謀殺(《明鏡編輯部》第131期)
11:32直播:十九大破局 -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的顛覆(《明鏡編輯部》第130期)
12:44直播:袁世凱曾孫如何成了畫家(《歷史明鏡》第44期)
13:49郭文貴爆料嚴重衝擊習近平十九大布局(《明鏡書刊》)
13:58王岐山露面,孟建柱訪加,郭文貴出訪,王健林股跌(《點點今天事》)
海外聯播台

节目表 (美国东部时间)
12:05
播放中
直播: 柴玲想用官司拖垮我(《人生之中》)
13:19直播: 北京隱瞞劉曉波肝癌病情,這是謀殺(《明鏡編輯部》第131期)
14:27直播:明鏡專訪郭文貴第三期(高清完整版)(《法治與社會》第45期)
18:37王岐山背後的勢力,江澤民是老領導(《點點今天事》)
19:18直播:我的同學李克強與郭文貴現象分析(《明鏡專訪》)
20:15直播:十九大破局 -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的顛覆(《明鏡編輯部》第130期)
21:27直播:全球化——西方敵不過中國?(中國研究院第38次會議)
23:20直播:郭文貴爆料是憲政轉型催化劑(《明鏡編輯部》第128期)
00:28查證:王岐山專機和殺20萬人保20年之說(《點點今天事》)
01:03直播:中國首善黃如論證實被查,背後的靠山何日落網?(《網言網事》)
02:04劉霞哭泣劉曉波病況和鮑彤談劉曉波
02:10直播: 我們認識的劉曉波(《明鏡編輯部》第132期)
04:25直播:“黨天下”——中共絕對不許觸碰的要害(《歷史明鏡》第46期)
05:29劉曉波的選擇:出不出國?(《點點今天事》)
05:41海外之音聯播(2017年6月27日,早報)
06:12明鏡之聲聯播(2017年6月27日)
06:35直播: 我知道的劉曉波和劉霞(《明鏡編輯部》第133期)
07:37直播: 我對郭文貴的理解(《明鏡編輯部》第134期)
08:53时事大家谈 完整版(2017年6月27日)
09:52美国观察 2017年6月27日
10:52王岐山會被立案調查嗎?(《點點今天事》)
11:28王岐山六四時鼓吹殺20萬人保20年(《點點今天事》)
11:55姚監復露面,出現在文強將軍紀念會上
11:56五台山求卦未成,賈慶林命運卻定(《點點今天事》)
12:18林豆豆出現在文強將軍纪念會上
12:26北京民眾在盤古樓前喊:支持郭文貴
12:28乒乓兵變:利益與權力之戰(《點點今天事》)
12:45夾邊溝:不允許紀念的右派死亡營(《歷史明鏡》第45期)
13:54習近平大張旗鼓赴香港:陣腳穩定(《點點今天事》)
14:09在美國當農夫容易,就是作物不易找到買主(《美的美國》)
14:15劉曉波,我希望你不是和平奬得主(《點點今天事》)
14:48直播: 劉仲敬 - 何謂中國(《明鏡專訪》)
中國密報
2017-06-27
    項俊波(左)“出事”前三天仍出席了保監會與中國地震局合作項目的簽約儀式。   《中國密報》特約記者  劉斌   沒什麼是保險的   保監會主席項俊波的落馬極具諷刺性的證明了中國官場上的一個真理:現在沒什麼是保險的。   身為中央委員的項俊波也成了一行三會(央行、證監會、保監會、銀監管會)歷史上首個接受審查的正職主席,也是中國金融界官場“首虎”。   說來項俊波要出事的傳聞也是早就有了。幾年前,明鏡新聞集團旗下的幾份雜誌都指出項俊波已經被調查,存在保養情婦、涉嫌貪腐等問題。   在項俊波落馬前幾個月,2017年2月10日,明鏡廣播電臺再次爆料稱,項俊波已被內部調查,很可能在2017年兩會前後被雙規。爆料稱稱其涉貪“極為嚴重”,數額巨大非以前的貪官所能比的,其量刑可能超過過去幾年所抓的官員。   知情者對《中國密報》說,項俊波涉嫌的罪行的確“極為嚴重”對他的處理可能比過去幾年落馬的官員還要嚴重,“貪腐金額屬於被槍斃十遍都不過分的那種”。針對項俊波的有關貪腐傳聞流傳已久,之所以拖至今天才被調查,主要是因為2017年北京當局重點清查金融界貪腐案,項因此成為第一個被查的高官。   知情者,幾年前,項俊波曾遭女人舉報,逼迫他不得不與情婦結婚。但婚後,項俊波的貪腐行為更加嚴重。   不過也有媒體稱,他和妻子離婚後又復婚,他的原配和孩子長期在美國生活。目前項俊波的妻子在國內,已經被“邊控”。   消息來源對《中國密報》說,落馬前項俊波一直在惶惶不可終日的狀態中掙扎,監控他的專案組觀察到他夜不能寐、精神已在崩潰邊緣。在4月9日接受中紀委審查之後,項俊波貪生怕死、自知罪行嚴重,倒也是一吐為快、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連夜將向他索賄行賄的上下級官員、保險業金融大鱷的名單、證據交待出來(後文會具體展開)。   博聞社曾援引消息人士的說法稱,項俊波好色成性,項俊波共有21個固定情人,有六個私生子,經鑒定六個私生子只有一個是他親生,其餘五個均給他戴了巨大的綠帽子。項還經常在辦公室和下屬發生性關係。項俊波喜歡有夫之妻,審計署、央行、農業銀行、保監會漂亮的有夫之婦均和他有過性關係,無一幸免。據查實,和他有過性關係的有夫之婦共計123人。   不過知情者對《中國密報》說,這些數字無法確認,但項俊波個性專橫獨霸、作風糜爛、生活奢靡在金融界是有目共睹的。   不利傳聞引發海內外公眾廣泛關注時,《財經》記者恰在保監會採訪。彼時,保監會辦公大樓裡一切如常,一些工作人員通過公眾平台才從外部得知該傳聞。   《財經》記者從保監會有關人士獲悉,當日項俊波仍在辦公中,並未如海外個別媒體所言“被帶走”。   但很明顯,明鏡的報導被有意無意“誤讀”,明鏡的報導明明寫的是“‘兩會’前後”雙規,但後來就被傳成明鏡說“‘兩會’前”雙規。   在本次項俊波被中紀委坐實接受審查之前,一位接近項俊波的知情人士透露,二個月前項俊波確實曾被紀律檢查部門調查,但當時紀檢部門暫未給出結論。     2017年4月9日14點30分,項俊波的人生走到了“下坡”的當口。   山雨欲來風滿樓   2015年夏、秋之際中國大陸發生嚴重股災後,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王建國曾連發微博稱,中共內部的貪腐利益集團正在試圖發動一場驚天的“金融政變”,以搞垮國家的經濟引發政治危機來對習近平進行“逼宮”。   之後,北京當局先後抓捕、清理了中共證監會和中信證券等金融機構中的高管“內鬼”和徐翔等中共權貴的“白手套”。   2016年12月3日,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基金業協會第二屆會員代表大會上突然“脫稿”發表“妖精論”,直指用“來路不當”的錢從事槓桿收購的“野蠻人”。市場和公眾則將該言論的指向解讀為正在資本市場攪風起浪的前海人壽、恒大人壽等險企。   “妖精論”頗令保監會被動。同一天,保監會緊急召集各保險公司主要負責人及各機關正處級以上的幹部,就保險資金運用問題開專題會議。   時任保監會主席的項俊波在會上強調,不能讓保險機構成為“野蠻人”,也不能讓保險資金成為資本市場的“泥石流”;保險資金不做短期資金炒作者,不做敵意收購控制者。   隨後,除了頻頻發文收緊業務和投資等保險監管政策,亦對前海人壽和恒大人壽頻下罰單。   2017年伊始,保險業整肅風暴驟至。中國人保集團總裁王銀成被中紀委帶走審查,擁有眾多保險牌照的明天系實際控制人肖建華被“請回”內地,明天系保險公司眾高管亦被帶走調查。   有海外媒體援引知情人士對外放風稱,肖建華回到中國大陸後,被關押在上海松江,由正規軍隊看守,並由專業的醫療團隊護理。肖很積極地配合北京當局的調查,在他在交代出的金融大鱷名單中,至少包括十名高官鉅賈,項俊波和陽光保險集團的總裁張維功也名列其中。   該消息人士宣稱,雖然肖建華為當局清理中國金融大鱷提供了“聯絡圖”,不過,專案組中“無間道”的情況非常嚴重,因此調查工作遇到的阻力“無法想像”,屢屢在關鍵問題上“卡殼”,不少貪腐案的清查即使得到了“尚方劍”,最後也不得不“大事化小”。   該報導又稱,由於金融大鰐們已經影響到中國的經濟安全,“甚至到了左右中央決策的地步”,所以儘管阻力很大,北京當局清理這些金融大鱷的決心也很大。   2017年3月18日,中紀委副書記兼監察部部長楊曉渡,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辦的“政商關係與反腐敗”論壇上發言時曾宣稱,一些商人在掌握經濟權力之後就希望謀取政治權力,“這是十分危險的”。他並放話說,當局將致力於“嚴厲防範權力與金錢勾結,斬斷官商勾結的利益鏈條”。   當局對金融界的問題已經上綱上線——山雨欲來風滿樓。   這期間,項俊波的公務動向成為業內外關注的焦點。2月22日,項俊波率三位副主席參加了國新辦例行新聞發布會。在傳聞後的首次公開露面,被外界解讀為變相“闢謠”。項俊波就在新聞發布會上說,保監會堅持“保險業姓保、保監會姓監”,“對個別渾水摸魚、火中取栗且不收斂、不收手的機構”將出手嚴管,“絕不能把保險辦成富豪俱樂部,更不容許保險被金融大鱷所借道和藏身。”   不過有媒體注意到,鏡頭中項俊波頗顯憔悴。   2017年全國“兩會”前,項俊波還曾展現“鐵齒鋼牙”,對保險行業中的一些違規行為宣戰:“絕不能把保險辦成富豪俱樂部,更不容許保險被金融大鱷所借道和藏身。”   “兩會”前夕和會議期間,項俊波偶有公開露面鏡頭,並在部長通道受訪。   就在落馬前三天,項俊波還公開露面參加活動。4月6日,中國保監會與中國地震局簽訂戰略合作協議,項俊波和中國地震局局長鄭國光在簽約儀式上致辭並為中國地震風險與保險實驗室揭牌,成為其作為保監會主席的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據瞭解,此前項俊波一直多方求助,得到了某些可能已安全“落地”的信號。“可能他自己以為暫時不給結論應該是沒事了,至少這半年職務上不會有變化。”據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當天下午公告出來後,保監會迅速召開了黨委會議,向保監會黨組成員通報了黨中央對項俊波涉嫌嚴重違紀進行組織審查的決定。次日,又連開兩場會議,分別向保監會機關各部門、會管單位主要負責人和各保監局通報了該決定,要求堅決擁護和服從黨中央決定,貫徹黨中央、國務院的重大決策部署,維護保險業改革發展穩定大局——切割速度不可謂不快。   保監會官網除了10日發布的關於項俊波接受組織審查的通報公告和一些由其簽發的政策文件外,其他信息已悉數刪除,項俊波作為保監會主席的生涯宣告終結。   (《“跨界人才”項俊波這次跨進去了》連載,《中國密報》第57期)    
内幕
2017-06-27
  裕達國貿。   陳小平、郭文貴   胡舒立封我“戰神”   陳:好,這個還是關於賀國強的。賀國強犯的事,主要是利用他掌管的中紀委幹了什麼事,有更猛的料嗎?   郭:本來有,今天我已經說過了,我就……因為不能說,大家可以問問其他問題。   陳:好,這個問題是,你被認為是“戰神”,戰鬥的戰,神秘的神,戰神,你為什麼那麼牛?有人說你是習王的槍手,你如何解釋?   郭:這個,首先,我要能成為習王孟書記的槍手,本文貴......我相信我說話,很多人罵我……我將非常榮幸,非常榮幸。我誓死去幹這件事去。因為我太恨腐敗了。但是呢,文貴沒有這個榮幸。   實際上,說“戰神”這個名字,是誰呀,是胡舒立女士給我說出來的。胡舒立女士啊,到現在我沒讀懂這個字,什麼發跡於什麼母啊,就是我是連狗都不如的窮人。還有一個就是挖我家祖墳。然後說我是一個權力的獵手。但我是權力的獵物啊。這個都是胡舒立女士給我封的“戰神”。什麼叫“戰神”呢?當時大家都以為,“戰神”是挑戰國家公權力,挑戰中紀委,挑戰習書記、王書記、孟書記,這不就是置我於死地嗎?嫁禍於我嗎?然後呢,就是新的白虎堂事件,就讓你誤入白虎堂。然後又是權力的獵手,把我一下子推向了所有權力的對面去。胡舒立女士這個水平之高,陰險之極,超出想像。   但是呢,大家說我是習王孟書記的刀手啊。大家去想一想,你看看博訊在報導我,和財新在報導我的時候,郭文貴和郭伯雄——這個很搞笑的,郭伯雄,郭文貴和周永康,郭文貴和令計劃,郭文貴和誰誰誰,幾乎就差了沒有郭文貴和毛主席有什麼事了!這個郭文貴幾乎跟所有人都有關係。   那我想必須要問一下,戰神!?為什麼在2013年抓王有傑這個事情,先把郭文貴用上百個武警給從機場帶走,帶到武警招待所,吊到牆上去打,鼻口喘血,沒查出郭文貴任何腐敗來?戰神,沒查出腐敗,最後還再用郭文貴的呢,還用了那麼長的時間?   後來又跟劉志華戰,跟劉志華戰是我願意的嗎?幾乎全家滅亡。那劉志華的事件證明了什麼?劉志華是壞人,他是腐敗分子,他被抓了,我沒被抓呀!但是所有談到劉志華事件的時候,都認為郭文貴是個壞蛋,我比劉志華同志還壞,這個是很搞笑的事情。郭文貴就是老百姓,窮人,不能和官方鬥。老百姓不應該......叫“胳膊拗不過大腿”,這是歷史性的哲學,郭文貴怎麼幹這事兒呢!我有選擇嗎?我有選擇我會這麼做嗎?所以這個“戰神”呢,實際上是以劉志華事件為藉口,完全是本末顛倒,邪惡和正義的顛倒,把我推向權力的對方,實際上讓我無法生存。     環時已刪掉博訊和郭文貴相關文章。   戰神封號是對我的扼殺   還有一個“戰神”更陰險在哪裡呢?讓習書記、王書記,還有孟書記覺得我是個壞蛋!你看看這個所有的網上的報導當中,幾乎所有的腐敗高官都跟我郭文貴要牽扯在一起。是誰能控制著媒體?包括我說的三天前,搜狐網上就爆出來,哇塞,好長好長一篇文章,是搜狐網的,郭文貴的什麼裕達的黃金帝國。然後環球(時)報本末顛倒,顛倒黑白,替博訊、說話。還有,你見過一篇關於郭文貴的正面報導嗎?   郭文貴在北京蓋了200萬平方米的房子,沒有貸款,沒有貸款的,沒有人貸給我款,因為劉志華事件。我裕達國貿,我是1991年,我文貴才20歲的小夥子,我在那花了3億多美元豎起了到今天為止最高的樓,而且裕達國貿現在我養了千名員工,我每年賠一兩個億,而且在河南這個地方,我是豎起了標竿。可是這20年來,我每年賠一兩個億,河南省委省政府,鄭州市委市政府,給過我一分錢的優惠政策嗎?有過貸款嗎?我在河南的發展都是抬高加利,五分錢和10%的利息,後來我都一一還了。   在這次查我們的案子當中,我的侄女兒,我的財務總監,還有我的老總,還在開封被關著。而且是政法委書記、公安廳長是專案組組長,對我公司的摧殘無法想像。我一直想把裕達關了,把盤古關了,因為我擔心員工壓迫太大,把這個弄著火了就麻煩大了,但是呢有關部門都不同意。實際上我也不負責任,按照專案組的意見,把這兩公司關了不就完了嗎?幾千個員工下崗,我也不用往裡賠錢了。但是,我深信這個反腐會給帶來希望,帶來希望也可以讓我們把這個事情解決。   那麼“戰神”這個外號呢,是對我的扼殺。通過一系列的行為看出,文貴不是什麼“戰神”。一個老百姓,我能做什麼呢?我都是被逼無奈。很多人被逼死了,他沒有說話的機會,我只是斗膽在這裡說說話。所以說,中國需要真正的依法反腐,依法治國,這是很關鍵的。這也是我站出來,我希望給我家人帶來的風險,和我所有資產帶來的風險,和我本人帶來的這種生命危險,能真正起到一點積極的作用。文貴不是“戰神”。我希望實實在在的在反腐當中,能使中國的依法反腐和依法治國能有一點進步。     《北大方正幕後的腐敗常委擁有千億資產——明鏡電視專訪郭文貴第二集》連載18,《內幕》第63期)    
外参月刊
2017-06-27
  何頻 因為東方海外當時一艘船到了上海,他們叫海上大學吧,好像這個海上大學後來火燒燒掉了。然後旁邊另外一個女性,就是董建華的辦公室的同事,是代表中國政府去管理這筆錢的,或者是去監督這筆錢使用的,所以對董建華的私人生活,對董建華的政治來歷……天底下當時候全世界沒有哪一個記者有我這麼幸運了!我記得董建華先生被選為特首的那一天,我在法拉盛的“鹿鳴春”吃飯,吃飯的人是誰呢,董建華先生的妹妹!你說我這種運氣哪裡這麼好啊! 所以在1997年,我當時在香港,講到這個回歸,一個是商人,一個是黑社會,一個是其他的媒體。我在媒體,那個時候我在《中國時報》,整天中共都請我們吃飯聊天,而且吃的都是很不錯,海鮮大餐!有一次還跟胡錦濤先生的秘書一起吃飯,那個人後來是台辦的副主任,叫葉克冬——胡錦濤真正的秘書。以前有人說令計劃是個秘書,實際上是葉克東。葉克東,中山大學畢業的,現在已經也早就退休了。那個時候非常溫文爾雅,非常好,長得跟台灣的陸委會那個副主任焦仁和一樣的,那個時候青年才俊呀。就是反正1997年前後,那種統戰的色彩非常濃厚,各個系統打交道都是不錯;不像現在,中共的這種各級官員有了幾個錢以後,簡直是氣壯如牛,不像那個時候。 那個時候陶駟駒先生說,黑社會也是愛國的!所以馬上就傳出來說,什麼鄧小平到美國來也是有黑社會的護航,什麼中央領導到泰國,到什麼國家也是黑社會護航,有很多傳說出來。但是那句講話,其實就暗示了一個人的命運,這個人就是林強先生。林強先生當時候的一個主要的任務,就是跟港澳系統的黑社會打交道;交道打多了,有人就對他微詞也多了;加上陶駟駒一離開公安部退休,就有人不斷地給他穿小鞋,所以他最後面就在公安部的權力鬥爭中被排斥出去了。排斥出來以後,還是掛了一個協會的一個名字,協會會長還是秘書長,繼續還是在扮演中共的某一種特殊的角色;但是不知道日子好像過得越來越不順心,還是被郭文貴先生感召了,就到了郭文貴先生的公司,或者是他們有合作,但是現在被抓起來了,然後聽說是身體非常地不好。 不滿公共而洩密 而他的哥哥呢,叫林地,是在國安部工作——國安部,在五局還是二局都工作過,好像是做情報的綜合處理,情報的綜合處理有時候是一個很關鍵性的一種角色。那麼林地為什麼被抓呢?就是因為他是馬健的得力部下。你看,一切關係我一步一步串過來了!又跟馬健扯上關係,所以馬健被抓,林地也被抓了。林地是他(林強)的哥哥,那麼也屬於一個業務骨幹,是一個局長,跟他弟的級別差不多,是一個局長。那麼他被抓了以後,現在情況不妙,那麼他的妻子,聽說是身體也不好。他的妻子是誰呢?叫蔡小慧呀,還是叫什麼,我忘了。蔡小慧的哥是誰呢?就是蔡小洪。蔡小洪是誰呢?又回到香港了,是香港中聯辦的秘書長。 蔡小洪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