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現在處於危險中,大家對他期望太高了

zNieybT
希望中國有天真能見證自由法治的到來。
王允,郭寶勝,何頻
 王:好。那我最後還想問一個問題,這實際上是網友非常關心的一個問題,就是這兩次爆料,郭文貴都不斷在說,他後面還有很多東西再說,但是他又一直沒有說出來!只是零零星星點到了。所以有很多網友在問,郭文貴到底有沒有核心的證據?何頻先生,你的感覺呢?
何:我毫無懷疑他有非常猛的一個證據,而且我相信有一些證據,他最後是會提出來一個中共高層,所以他第二次的時候,只是對很多事情點到為止。我所以講,我說郭先生現在處於某一種危險之中,是因為他本來是一個很平常的商人,是一個正常的人物,現在他不正常了,因為大家現在對他的期望實在太高了!但是大家要理解一點,他的家人現在在什麼地方,大家要理解一點,他的企業在什麼地方,對吧?所以有些事情要設身處地為別人去想一想,那麼我們對很多人的期待就會降低。我們能夠看到這麼一個民間的企業家,這麼一個以前我們認為是一個惡魔似的人物,現在呈現給大家,他把他的故事講給大家聽,他的痛苦傾訴給大家聽,他的反省呈現給大家聽,這就是我們應該非常感謝的,今天的科學技術給我們提供了這麼一個直播的新的一個平台,我們應該感謝郭文貴先生如此的勇氣。
至於他具體怎麼講的一些事實,具體裡面點到的一些人,是不是不顧事實,是不是這些人最終受不受到懲罰,這不是郭文貴先生能夠掌握的,不是明鏡能夠掌握的。這需要靠我們每一個人努力,去推動中國把更多的黑幕揭露出來,更多的事實呈現出來。而掌握這些事實的人,絕對不是郭文貴先生一個人,是很多人,但是缺乏郭文貴先生這樣一種勇氣。所以你們看到的三個小時,滔滔不絕,你們不知道的是,三個小時之前他承受了多麼大的壓力!而對於我們這個節目來講,幾乎每分每秒都會被掐斷,每分每秒都可能做不下去,但是最終勇敢地完成了這一次的呈現。我覺得有了這一點,我希望......郭文貴先生老是喜歡講一句,“一切才剛剛開始”,我要告訴大家的是,我們已經開始了,我們需要繼續。
我們已經開始了
王:okay,好,謝謝,非常感謝。那實際上我能看出,我們的郭寶勝先生和何先生都對郭文貴是有一個很充分的肯定。那我們今天的節目也差不多是這個時間,已經很長了,然後你們兩位各用一分鐘的時間總結一下你們的發言。郭先生先請。
郭:郭文貴說,一切都是剛剛開始——已經開始了20%,他還有80%的料還在壓著,所以我們希望呢,他對中國的這個體制不要再抱幻想,在以後的第三集,第四集,第五集,把這個壓的80%多的料給爆出來。當然他自己會受到一些傷害,包括他的家人,但是他自己也已經說好了,“我已經做好了一個犧牲的準備”。
郭文貴自己呢,他以前也犯過很多錯,他說他為了自己的私利,聯合傅政華來對付李友,也傷害了人家的家人啦這些,他有一些悔罪的、很多的深刻的反省。他昨天講的那個是很感動的,就是他認識到自己的局限性,他從這個信仰的角度來反思自己,這個是值得肯定的。然後希望他能加入這個民主自由的大潮,加入扒糞運動,把中國的扒糞運動能夠進行下去!
王:okay,非常好。何先生,您請。
何:我覺得如果是郭先生的家人,或者他的公司,能夠得到根本上的改變,他的家人能夠得到實際上的自由,那麼他如果不願意做第三集了,我完全能夠理解。但如我所講的,中國的遭遇,中國現在的這個處境,現在艱難的狀況,現在處於一個複雜的博弈過程中間;不僅是郭文貴先生一個人,是我們每個人都是這樣,包括習近平先生,包括現在在監獄裡面的薄熙來先生,包括周永康先生,包括我們所有的,我們都是這個體制的製造者,我們都是這個體制的受害者;而這個體制是個完全莫名其妙的體制,我們不知道它的皇帝在什麼地方,我們也不知道它的民主在什麼地方,然後它又出現了一個人大,出現了一個政協,然後我們剛才花了很多時間議論一個完全不應該議論的話題,這是中國的一個悲劇。中國需要解決最根本的問題,這最根本的問題不是要郭文貴先生成為黃繼光,成為邱少雲,或者成為一個民主運動的領袖,成為一個......我不有這樣一種期望。我期望的是我們每個人都要知道,要維護自己的權利;如果每個人都知道維護自己的這個權利,這個暴政就沒有生存的基礎。今天的暴政之所以能夠生存,這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我們每個人都有義務,不能把一切的希望寄託在一個人身上。
王:好了,非常感謝何頻先生還有郭寶勝先生,最後把我們的話題都落著在了體制和我們每個人作為公民的責任,這也是我們這個節目最終想要傳達的信息。而且同時呢,好像兩位也都表達了,還想聽另外的80%。那麼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何:謝謝!
王:謝謝各位!謝謝兩位!(RFA)
  (《郭文貴爆料第二集,道出了怎樣的權力遊戲?》連載完,《中國密報》第56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