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能事件是“明天系”肖建華進入大眾視野的開始

2007年1月8日出版的第1期《財經》雜誌,以“封面故事”的顯著版面,發表《誰的魯能》

《內幕》特約記者 張合和

魯能事件:肖建華第一次逃亡

2006年下半年,中國最大的幾家電力公司之一、全國電力系統最大職工持股企業魯能集團悄然改制,完成私有化。2007年1月8日出版的第1期《財經》雜誌,以“封面故事”的顯著版面,發表重頭報導《誰的魯能》。報導說,兩家被稱為“絕密中的絕密”的公司以37.3億元的價格收購了這家擁有總資產738.05億元的山東第一大企業。不過,也有報導說,魯能的實際價值高達1100億元甚至更高。



控股魯能集團的新股東國源聯合、首大能源註冊於北京。兩家名不見經傳的神秘公司均為私人企業。一個公司的董事長叫肖玉波,才24歲,另一個公司的董事長李彬才36歲,此外,這些公司股權頻繁變動,誰是真正財產的主人是個謎。這不能不讓人相信這兩家公司有幕後操盤手。

2006年12月,中國投資協會能源經濟研究中心副理事長、原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秘書長陳望祥具名上書國務院,反映魯能清退職工股並引進兩家私人企業股東的情況。這封信的內容經中國投資協會多位負責人集體討論,並由原國家計劃委員會副主任、投資協會會長陳光健遞交。信函請求國務院成立專門調查組,查清這一事件中可能涉及的“腐敗問題”。

《財經》雜誌揭露此事一年後,在中央的干預下,曾經以37.3億賣掉的魯能集團的股權,又被以85億元買了回來。這一買一賣,中間搞鬼的人賺了48億元。網上傳聞,魯能事件是曾慶紅子、俞正聲子、王樂泉子三公子所為。

《金融時報》稱,這宗交易實際上是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兒子曾偉,透過一系列空殼公司,收購山東魯能。其中多間空殼公司持有人便是肖建華。

魯能事件是“明天系”真正進入大眾視野的開始。

朱振和在《合法腐敗與腐敗的社會化》一文裡,提出了一個“合法腐敗”的概念。合法腐敗是更隱蔽,更嚴重的腐敗。只有位高權重的一把手才能做到。文章說:

【2007年1月8日出版的《財經》雜誌揭露了曾慶紅的兒子曾偉空手套白狼,攫取巨額財富的過程。最初曾偉從銀行貸款7000萬元,買下山西一煤礦。然後請評估公司將煤礦評估為7.5億元,按此價格把煤礦賣給山東魯能集團,還了7000萬元貸款以後曾偉就有了6.8億元。用同樣手法操作幾次,曾偉就有了33億元。山東魯能集團是大型國有企業,2006年實行“轉制”,曾偉和他的朋友趙士君,用37.3億元買下了魯能91.6 %的股權,而魯能的實際價值高達1100億元甚至更高。《財經》雜誌揭露此事一年後,在中央的干預下,以37億買掉的魯能集團,又以85億買回來。曾偉就這樣白賺了48億元。】

《紐約時報》的報導說,在收購魯能失敗之後,肖建華開始更加頻繁地前往美國和加拿大,並逗留很長時間。“他對中國的情況感到失望,”肖建華的發言人余蘭說。“環境不好。所以他去了國外。”

消息人士對《內幕》說,正是這次魯能事件,觸發了肖建華人生中的第一次逃亡。肖建華一生中一共經歷過兩次逃亡。第一次就是因為魯能事件。這一次,他逃到加拿大,很長時間住在加和美國。這個期間,他得到了一些東西。第一呢,是拿到了加拿大公民身分,第二,招了一批人才。在這個期間,他覺得要儲備一批人才,於是,他的名校情結發生了作用。肖建華的名校情結,是指他選擇女人和選擇商業人才,都偏向選擇諸如北大、清華、哈佛、耶魯這些學校的畢業生。

《常委布局逮回一批資本大鱷:第一號肖建華》連載8,《內幕》第6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