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如能通過正常程序達到目的,他不會來找明鏡

購買電子書或實體書

DX67RC7
 傅政華
 
郭文貴爆料第二集,道出了怎樣的權力遊戲?
 
王允,郭寶勝,何頻
 
 
做了一個扒糞者
 
王:何頻先生,我聽懂你的意思了,就是說,他可能真的是被迫跑出來的,是因為後面的權力鬥爭也非常的複雜。那郭先生,你怎麼看這個問題?
 
郭:郭文貴的這兩集,讓我想起美國的扒糞運動。就是20世紀初,美國很多記者跳出來,揭露國會議員、各級政界的這些醜聞,尤其像美孚石油公司這些大公司,怎麼樣官商勾結,搞很多腐敗黑暗的行為。那次行動對美國的政治是一個清洗。那郭文貴呢,他實際上也是做了一個扒糞者。第一集主要是扒糞人權惡棍傅政華。我們知道七O九大案,直接指揮者就是傅政華。還有對艾未未、高智晟、茉莉花事件的很多的鎮壓事件,都是傅政華親自操辦的,他是一個首惡。所以就是說,這個人權案件不能搞定他,但是通過貪腐和權鬥,可以搞定這樣一個人權的作惡者。就像王立軍,他本身有瑕疵,但是王立軍出來,他把更加邪惡的薄熙來、周永康,能夠搞定,這個也是一件好事。所以我們期盼的是,他把這些更加邪惡的人,通過扒糞運動,不斷地扒出來。還有,我要回答你一個問題,就是說,他為什麼不在國內的媒體爆?因為國內那些媒體是愚弄人民的,它為了穩定,它絕對不會爆料。所以國內的一些政商的高層,為了影響政局,或者自己的利益,以前都是在香港的媒體放料,現在呢,跑到海外的一些媒體來不斷地放料,給錢,發文章,給錢,刪文章。這個(爆料),把這個秘密給揭示了出來,郭文貴是有一大貢獻的。
 
王:因為你提到了扒糞運動,那其實何頻先生前面也提到了,各位網友他們看這個節目的心態,可能也是有某種扒糞的心態在裡面。但是我聽出了某種矛盾,就在郭文貴的言論裡面,一方面通過他的扒糞,就顯得中國的權力,從中央到地方,都是腐敗透頂,但另外一方面呢,郭文貴他又非常地信任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央,就是這種矛盾,我不太理解。你們認為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態,何頻先生?
 
何:我認為非常能夠理解,因為在現在中國的這種體制之下,如果你不依靠於某一位領導人,能夠解決問題,那你就如何你能把事情解決掉,對吧?很顯然,實際上他不是一個政治人士,並不是一個政治上的衝動者,他並不想參與到政治中間。如果沒有那些媒體對他的汙名化,沒有這些人去搞他,如果他能夠通過正常的程序達到目的,他是不會來找明鏡的。而且他同時發現,明鏡這個媒體平台,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新的媒體形式,也就是通過一個直播的方式,沒有人能夠剪輯,沒有這個膽量啊。(以下內容因為錄音質量問題無法整理)
 
沒有自由民主,哪有法制
 
王:那郭先生,你怎麼看這種矛盾?
 
郭:我跟何先生有些相似,我覺得郭文貴的處境現在情有可原。他盼望習書記、王書記、孟書記為他申冤,為他處理這些事,因為他必須要通過這個體制先來解決這些問題,將那些對他迫害的直接責任人,能夠繩之以法。再一個他的家人哪、親戚的關係啊、很多的產業還在國內,所以他肯定是要依法。包括他的視頻一出來,他就說,為什麼傅政華的料沒有爆,是因為有一位老同志打電話,就說我要配合反腐的正面的力量,來配合黨中央的這種依法(反腐),相信黨和政府來解決這個問題,所以他現在確實是覺得靠這個法制能夠解決。
 
實際上我們知道共產黨的法制,就是一個人治。郭文貴在他的視頻裡說,他認為自由民主對中國來說太奢侈了,是一個幻想,現在我們主要是要法制,但是沒有自由民主,哪有法制啊?沒有一個權力的制衡,建諸憲政,媒體的自由,哪有你這個法制?不然的話,就還是一個靠黨來制約的這樣一個問題。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的問題要想徹底解決的話,那必須是一個中國的民主化的問題。他現在還寄希望於習書記、孟書記、王書記給他解決,他現在還把那80%的料給按著,他的目的是,我們還是存在一個討價還價的關係,他還是在看。他這個人還是比較聰明,萬一你不給我解決,他還要不斷的爆料,不斷地扒糞出來。實際上他的這個手段呢,就跟當時他對付劉志華是一樣的。劉志華搞他的盤古,後來他就把劉志華的性愛視頻給搞出來了。現在是同樣一個道理,你如果不給我處理好問題,那我把傅政華的那些所有的真實的材料,就是傅政華,向他怎麼行賄呀,或者是罵中央一些領導人的話,他絕對可以披露出來。還有賀國強,這個那個,他全都給你披露出來。
 
王:所以郭文貴依靠的還是體制。
 
郭:對對對!他比較矛盾,他這個人是一個矛盾體。
 
MGSYH4k
 
劉志華
 
(《郭文貴爆料第二集,道出了怎樣的權力遊戲?》連載3,《中國密報》第56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