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銀行大地震震到了孫政才夫人頭上



孫政才夫人胡穎(左)。

《中國密報》特約記者 劉京威

值得一提的是,在民生銀行大地震、行長毛曉峰被查期間,民生銀行的官夫人俱樂部又被爆出,而孫政才的妻子也被牽扯進來。

所謂的民生銀行夫人俱樂部,也叫太太團,指的是該行多年來一直向高官夫人“發空餉”。



其實,毛曉峰最初失聯並非沒有徵兆。早在2015年1月初,民生銀行總行董事會辦公室包括一位處長級別在內的幾位員工被相關部門帶走,協助配合調查,調查的內容與民生銀行向神秘太太團“發空餉”有關,這幾位員工正是具體的經辦人員。

一位民生銀行高層曾對財經網證實,多年來,民生銀行內暗藏吃空餉的“太太團”,其中包括曾任中央統戰部部長令計劃的夫人谷麗萍、曾任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蘇榮夫人于麗芳等。財經網稱,隨著調查深入,這些腐敗行為或將逐漸浮出水面。

旨在關注財經領域大事件的騰訊財經原創深度報導欄目《棱鏡》,所挖出的友誼賓館裡的“政商友誼”這條線索,猶如打開一道門縫,讓外界看到政商在密室內勾結的勾當。

該文稱,毛曉峰被查,“民生系”齊聚而居的友誼賓館將不再平靜。除“民生系外”,令計劃之妻谷麗萍所創立的“瀛公益基金會”也在友誼賓館辦公。坊間傳言,毛曉峰被調查,恰與令計劃夫婦有關。本應處於陽光下的政商往來,一旦躲進密室,總會致人迷失沈淪。

坊間曾猜測,毛曉峰或因與令計劃之妻谷麗萍“走得近”,才引起相關部門注意。巧合的是,谷麗萍所創立的“瀛公益基金會”,其辦公地恰好也在友誼賓館大院內,距離嘉賓樓不足5分鍾步行距離。

友誼賓館是民生銀行董事會辦公室所在地,負責統籌規劃;總行其餘經營部門則分布在復興門民生銀行大廈、建國門民生金融中心及順義民生銀行總部基地。

據《棱鏡》描述,整個友誼賓館就像是民生系的“大本營”,裡面隨處可見“民生系”的影子。除了民生銀行外,民生金融租賃公司、民生加銀基金的辦公場所,均緊緊圍繞在嘉賓樓附近。甚至與民生銀行頗有淵源的中民投,也在友誼賓館院內辦公。

在友誼賓館內,民生銀行小心地經營著自己與政商兩界的友誼。2011年3月2日,毛曉峰與谷麗萍共同現身於團中央發起的“瀛公益基金會”成立儀式。彼時,谷麗萍及民生銀行時任董事長董文標均擔任該基金會副理事長職務。

有媒體披露,那個神秘的夫人俱樂部就設在民生銀行及其子公司民生金融租賃公司內部。而民生銀行的大本營和民生金融租賃公司就設在友誼賓館,甚至令計劃夫人谷麗萍所經營的“瀛公益基金會”也在同一個賓館。

至於友誼賓館裡的友誼最後發展到什麽程度,至於毛曉峰與谷麗萍個人之間的友誼又如何,外界還不得而知。


毛曉峰和谷麗萍。

孫政才夫人是要角

北京友誼賓館內的夫人俱樂部的秘室,只被打開一道縫,一條更吸引眼球的消息急劇擴散,網上一片嘩然。

與習慣於遮遮掩掩的中國媒體相比,海外媒體更喜歡直來直去,《明鏡郵報》更是如此。該報稱,除了公開揭露已落馬的大老虎的太太是民生銀行夫人俱樂部成員,中國媒體不敢披露更多尚未被抓的夫人名字。事實上,這些高官夫人在民生掛名一年拿幾百萬薪水還是小數字,更大的數字是他們私人的諸多開支在民生消化。

接下來的一段披露才是真正的猛料:《明鏡郵報》從民生銀行總部獲悉,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被認為是未來中國總理的孫政才的夫人胡穎,即是夫人俱樂部的一員。她是民生銀行監委,平時打著北京民生財富學院執行院長、民生文化國際交流中心總經理之名,不但獲取巨資,而且與另一批高官夫人進行串聯。例如,胡穎與谷麗萍每周便一同參加瑜珈活動。

這場由毛曉峰引發的民生銀行大地震,終於震到了“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頭上。身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孫政才,或許沒有想到,在他遠離中南海,成為繼薄熙來之後的新“西南王”之後,沒有跟他一起赴重慶的夫人,已捲入一場可能會摧毀他的總理之夢的金融腐敗大案。

51歲的胡穎,其個人簡歷並不太複雜:1986年至1993年任北京師範學院分院助教、講師,1993年至2004年任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2002年至2003年期間在美國倫斯勒理工大學做訪問學者;2005年至2011年任民生培訓學院副總經理。現任北京民生財富學院執行院長、民生文化國際交流中心總經理。

胡穎被踢爆是民生銀行夫人俱樂部的核心成員,立即被香港傳媒解讀成“令孫政才十九大入常機會蒙上陰影”。有評論稱,高官夫人俱樂部是民生銀行這些年在金融市場攻城拔寨的動力來源,也是中國最神秘的政商圈子。民生銀行的高管們憑藉這些夫人拉來大量政府與國企存款,還利用她們背後的特權,力壓民生銀行的大股東,將銀行的控制權牢牢掌握。隨著毛曉峰落網,這個神秘的政商圈開始露出真實面目,參與的高官夫人們淪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而孫政才則是中共重點培養的接班人選,他與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是目前政治局中僅有的兩位“60後”官員,具有非常強大的年齡優勢,外界預料十九大時,這兩人將同時晉升為政治局常委。現在看來,一切都有變數,如果胡穎無法甩脫“民生門”的負面影響,孫政才不僅仕途遇阻,搞不好還要落入法網。

雖然孫政才的仕途還算一帆風順,但也經歷多次險情。早在農業部部長任上,有海外人士爆料,孫在訪美期間搭乘美國轉基因公司孟山都的專機,去看望在康奈爾大學上學的女兒。當時有人質疑,孫政才是否接受美國公司的洋賄賂?並質問憑藉其夫妻的工資收入,如何負擔得起女兒每年七、八萬美元的學費及其他開支?這件事一度鬧得沸沸揚揚,後來無疾而終。此次民生夫人俱樂部來勢洶洶,人們一度觀望,孫政才能否再次逢凶化吉。

知情者表示,孫政才顯然沒有受到夫人吃空餉的影響。他十九大入常後,最可能接的職務是常務副總理、甚至是總理,是作為接班人來培養的。

然而,隨後有消息傳出,孫政才自身的問題是在多的不能讓最高領導放心。

如今巡視組殺氣騰騰的反饋意見橫空出世,這位一度的“王儲”十九大前翻船的可能性也越來越大起來。


《孫政才,最糟糕的可能是“進去”》連載15,《中國密報》第5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