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網紅郭文貴能不能避免一些陷阱值得擔憂

王允,郭寶勝,何頻
 
老領導到底是誰?
 
王:我們有一個網友,非常熟悉這個體制,提了個非常有趣的問題。他說,郭文貴在這一次的第二集的直播當中,提到有一位中國的老領導,我們都熟悉老領導這個詞在中國體制內的這種重要性,他說這個老領導到底是誰?何頻先生,你可以給我們分析一下嗎?據說您也認識這個老領導。
 
何:這個完全是個烏龍。為什麼是個烏龍呢?昨天美國之音也問了我這個問題,說我們認識這個共同的老領導,我沒辦法回答。為什麼呢?因為我不認識一個我們共同的老領導。因為郭文貴先生在節目裡面講的是我們共同認識的一個老朋友,但他在節目裡面同時也講到了,他有一個老領導給他產生影響,然後就套到我的頭上來了。那麼實際上我們所認識的一個共同的老朋友,是個媒體界的朋友。我本來不想披露他的身分,但是大家太烏龍了,你知道吧,就好像我們受制於某個老領導的領導一樣的,不是這樣的。
 
第二個是,我所理解的這個老領導呢,如果我沒有搞錯的話,它是一個伸縮性非常大的(概念)。可能一個公社書記也是你的老領導,對吧?可能是一個鄉長,也是你的老領導,或者是科長也是你的老領導。可能呢,江澤民是你的老領導,胡錦濤是你的老領導,對不對?都有可能性的。所以這個裡面給大家非常豐富的想像空間,但是呢,實際的情況也許沒有那麼複雜。也許是一個老部長,也許是一個老領導,因為根據我們對郭文貴先生的瞭解,這個人簡直是沒法想像、用一般的語言來形容的一個人物。因為他在中國的高層裡面認識的高層的程度之高,那我們這些媒體,我們整天在想登高,去拿那個消息嘛,那我們沒辦法跟他比。那同時呢,他在海外生活了幾十年,我們簡單說他是逃亡海外,不是那麼簡單的!他現在在歐美上層社會的關係,也是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等於說,他這種超級天才的、跟最頂級的階層打交道的能力,那是非同一般的。你可以說,這些商人,他在中國的那個體制之下,他們跟體制綁在一起,所以他有那個關係,不是的!人家現在是美國公民,人家主要是活躍在歐洲和美國,而且呢,他在節目裡面講了,他在美國的生活,他在美國的經營所產生的錢,並不是從中國偷出來的,而恰恰相反呢,是把海外所掙的錢運回到中國去了,所以很多人非常震驚,對郭先生是這麼一個人感到很震驚。
 
VBcHH9e
 郭文貴的北京盤古大樓。
 
郭文貴是一個天才
 
王:好的,何頻先生,你今天多次提到,郭文貴是一個超級天才,其實好多網友也同意這個說法,但是我們現在先不要管他是否是超級天才。那從他這兩次爆料來講,實際上我覺得已經能夠比較清楚地看清,就是看出來郭文貴大概是一個什麼情況。那麼我從當中也看到另外一個矛盾,就是說——其實是一個網友說的,他這個文章當中,他說,郭文貴他一方面是既得利益者,一方面他又是受害者,但是我們從他的這種講述當中,他的爆料當中,我們可以看到,他實際上只是說強調他是一個受害者,而把他作為既得利益者的這個層面已經掩藏起來了。郭先生,你覺得這種看法正確嗎?
 
郭:對,他早年呢,沒有什麼背景,他說他也是個草根,但是他進入社會比較早,估計他也沒有上過一些科班的大學之類的。進入社會早呢,對於80年代,那時候主要是憑一個膽大,你就在社會上能混,而且能很快地發財。你發了財之後,你才能接觸一些更高層的高官,一些人物啊,對吧?所以在這個過程中,他早年肯定是憑著自己的能力,敢闖敢幹,但是後來呢,他肯定是借助了一些權勢的力量。他確實是既得利益者,不是既得利益者的話,他的那些驚人的財富從哪裡來?這是一個問題。但是,就是這些既得利益者,就是這些超級的精英吧,他們的權利也應該受到保護,對付他們的話,也應該依法來辦事。不能就說一抓,所有的人、全家給搞得鬼哭狼嚎,刑訊逼供。而實際上他上次爆料呢,就暴露出來,不僅是維權人士,即使一般的經濟犯,它對比維權人士更加的殘酷,就是長期不見親屬啊,不見律師啊。這些就是在任何一個,共產黨,傅政華,他們搞一個人的話,都採用的流氓式的一種辦案。所以他就是說,這些人呢,也應該被公平地對待,讓他們的心裡獲得一個平衡,這是最關鍵的。
 
王:何頻先生,從這兩次直播來講,你都經歷了,那麼你是不是覺得他這種爆料,還是具有片面性?他真的是掩藏了他作為既得利益者這一面?
 
何:我認為這個評價是非常地不公平的,因為我們作為一個被告,站在法庭上面,我們當然要講我們受害的東西,對不對?我們不需要去講我們整體的東西。而且第二集裡面,如果你們仔細看一看,他後面的內容,那個很長時間的自白,中間他對自己的行為產生的一種自省。我覺得如果我們一個企業家,或者是我們一個文化人,或者是一個官員,甚至是一個老百姓,能夠有他如此坦蕩的一種胸懷,來去講述自己的一些痛苦,講述他自己的一些經歷,而且他願意把這個事情告訴大家,我覺得這一種勇氣,我就已經非常地欽佩了。
 
實際上在這個過程中間,也傷害了一些我一直想避免傷害的人,比如說,博訊,對吧?因為我覺得博訊報導了很多民主的消息,我跟韋石也認識,我跟郭文貴先生還不認識呢!但是很可惜,它還是發生了,而且當年也出現了很多令我很驚訝的他們幕後的一些故事。但是我作為一個人,作為一個朋友,我還是希望博訊能夠承受下來,韋石不要受到那麼大的傷害,但是很可惜,他們進行了一場對抗,而且這種對抗,在我看起來呢,真是非常遺憾的,最後面可能是很糟糕的一種結果。
 
我覺得郭文貴先生現在處於一個比較危險的狀況之中,因為危險的狀況之中呢,一方面他的這些所謂的爆料呢,幫助了中紀委部門找到某一些線索,查到某一些資料,但是另一方面呢,中共又擔心他的影響力夠大,成為威脅的某一種力量,這是他的異常危險性。第二個危險性是什麼呢?像我,像你,像我們很多的觀眾,對他抱有了無限的想像的期待,希望他是個聖人,希望他也能夠把自己反省,甚至希望他把他的錢借給我們用一用,我們就有錢了,對不對?哈哈!所以呢,這樣多重的一種期待,要視郭文貴先生能不能承載得了。他在未來這種巨大的聲望之下,他是超級網紅,能不能承受得了各種複雜的環境裡面,他能不能擋住某一些......利他不需要了,名的誘惑,對不對?他能不能避免其他的一些陷阱?這都是我現在為他擔心的。你理解我的意思了吧?
 
  (《郭文貴爆料第二集,道出了怎樣的權力遊戲?》連載4,《中國密報》第56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