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超級天才郭文貴所講的話要持一種謹慎評估態度

maxresdefault
 
王允,郭寶勝,何頻
 
郭成為超級明星
 
王:既然我們已經談到了媒體的問題,我就再從媒體的角度來談一個問題。也就是,我們也是經常碼字的,搞文字工作的,而且也經常做做電視節目,那從我作為一個媒體人,我看過郭文貴的這兩集爆料呢,我有一個想法。就是很多人都在讚賞他的口才很順,是一個超級天才,但我的看法恰恰有一些不同。就說,其實我作為媒體人,我非常對那些口才好的人保持一種警惕和懷疑,因為口才好的人,往往為了保持那種表面上的邏輯的通順,而犧牲了那種更深刻的邏輯和事實的依據,這是我的一個懷疑。那麼何先生,我想你也是一個媒體人,能跟我們談一下您的觀感嗎?
 
何:哈哈哈,你是在講懷疑奧巴馬嗎?奧巴馬不是口才一流嗎?
 
王:我懷疑所有這樣的人,好不好,呵呵!
 
何:對,這個啊,奧巴馬在美國是被挨批最多的,歸根結底因為他是總統,因為他有口才,因為他有思維。我完全同意你的觀察,就是說,郭文貴先生現在成為了一個超級明星,我們一方面要支持他去把他所掌握的真實情況披露出來,但是另一方面,我們要監督他,不能成為一個新的、不能控制的超級人物。他是一個超級天才,但是,如果他成為一個超級領導人的時候,我們同樣也要監督他,所以我們對他所講的話,也要持一種謹慎評估的態度。一方面你可以很感動,一方面你也覺得很欽佩這個人,但是另一方面呢,你要知道很多的事情,它是需要司法的程序來解決,很多的事情還需要時間來考驗,很多的事情,也需要我們這個社會能夠走向健康,走向一個互相監督的一個體系。所以在今天的這個節目裡面,你能夠去質疑郭文貴先生,或者是郭寶勝先生能夠去質疑這個博訊,或者是我能夠質疑我自己,那麼這個就是一個公開的平台。這個公開的平台已經開始了。
 
王:好,非常感謝何先生,我覺得你們明鏡一直是在努力做這樣的工作,也感謝你……
 
何:不不不,我必須打斷!我們的錯誤是非常嚴重的。我最不滿意的媒體,最不滿意的媒體,我最痛心的媒體,錯誤問題最多的媒體,就是明鏡。
 
郭:這是謙虛。何頻先生很謙虛。
 
王:我是說你們一直在努力,一直在努力,我非常讚賞這種態度,而且你現在表達了一種非常謹慎和冷靜的態度。那郭先生你給我們談一下你這方面的看法。
 
扒糞要靠高官
 
郭:好。郭文貴的話,他很早到社會上來,所以他這個social skill,就是情商啊,是很發達的。說話辦事啊,你看非常利落,比我們這個強多了!這是因為他從小在社會中磨練的,他對人際的交往,人際的本事啊,這個是非常厲害的。而且呢,他憑著自己的本事,爬到社會的一個高層。所以中國要興起一個扒糞運動,跟美國好像不一樣。美國的扒糞運動呢,主體是記者,但中國的記者,什麼都不知道的。中國的扒糞運動,就要靠這些高官,或者是很有財富的這些商人,像郭文貴這個級別的商人出來爆料,因為他們知道這個政治局常委,他們這個級別的這些內幕、權錢的交易,一般的記者哪裡知道啊!所以我們就希望郭文貴似的這些人物呢,多到海外來,多揭發,通過明鏡,通過其他的媒體,通過這個自由亞洲電台,通過美國之音,要把這些醜陋的事情全都給揭露出來。因為現在中國,你其實依法做,你很難做。他為什麼跑到海外來要爆料?郭文貴他也看出這個爆料的厲害性,所以他現在不斷地給中央,甚至給習近平他們,實際上在做交易的。所以說這個扒糞運動呢,一定要堅持下去,郭文貴這個人呢,我們要肯定他。所以我當時對博訊有意見就是,因為他那個第一集出來之後呢,那個時候大家就全力以赴,把傅政華給拉下來,就跟王立軍他到了美國領事館之後,我們就全力以赴把王立軍爆的這些黑材料的指定對像,薄熙來、周永康,給搞下來,這是應該的。當然,薄熙來搞定,還有另外的熙來,但是他們犯下的個人的罪惡,一定要懲處。
 
  (《郭文貴爆料第二集,道出了怎樣的權力遊戲?》連載6,《中國密報》第56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